賣我疆土:江澤民承認了三百多年來中俄之間一切不平等條約!
 
鄭義
 
2001-1-1
 
【人民報訊】最近,江澤民與俄國簽訂了《中俄邊界新約》。據媒體分析,這等於承認了三百多年來中俄之間一切不平等條約,三百四十四萬平方公里之中國國土,自此法定地納入俄國版圖。

來自中國大陸的壞消息,莫過於此。令人痛徹心腑,浩嘆無言!

看來我應該向我的同胞提供某種解讀了。

近年來,我潛心研究中國生態環境,結論極其悲觀。僅從人口、資源與生態環境角度看,21世紀絕不會是「中國崛起的世紀」,而可能是中國生存基礎大崩潰的世紀。這是一本大書的內容,無法細談。這裏僅就《中俄邊界新約》談有效生存空間。

對於一個人地比例極小的國家,生態環境問題實際上就是一個有效生存空間問題。

百多年前,美國耶魯大學經濟學和歷史學教授弗·沃爾克最早提出了人口重心及其移動的理論。前些年,中國學者李儀俊、張善余等對中國的情況作了研究,發現中國的人口重心點一直以年均0.43公里的速度向東南作直線運動,經過了長達一千四百年的漫長跋涉,從黃河中遊轉移到長江下游附近。從生態環境學角度的解釋是:由於人口增加、過度開發和環境惡化等因素交相作用,中國人口與文明的重心逐步向生存環境較好的東南部轉移。其後,由於東南部開發基本完成、明朝遷都北京、清末以來開發新疆、中共定都北京及後來的「三線建設」等國家干預因素,中國人口重心又向西北方向作幅度微小回彈,但漢文明逃離發祥之地的格局已無法挽回。這一困境,也體現在地理學上著名的「愛輝~騰沖線」上:從黑龍江省的愛輝到雲南省的騰沖劃一條東北~西南走向的直線,把中國分為兩半:西北面積為全國64%,人口僅占5.6%;東南面積為36%,人口卻占94.4%;文明重心傾斜於東南已無可置疑。近半世紀來,中國人口重心點始終在東南靠海的一個百余平方公里的狹小地域內徘徊。——背後是太平洋,已退無可退了!

該算算我們的生存空間了。大賬如下:

原始荒漠及徹底荒漠化的國土(冰川、石山、高寒荒漠、沙漠、戈壁等),面積約為300多萬平方公里,約占國土總面積的1/3(33%);

嚴重水土流失、正在走向荒漠化定級階段的國土,面積約為360萬平方公里,約占國土總面積的1/3強(38%);

生存條件較好的國土,面積約為300萬平方公里,約占國土總面積的1/3弱(29%);

——我們中國的好地方已縮小到小於1/3了。

近半個世紀來,因荒漠化及嚴重水土流失(各翻了約一番半),我們等於丟失了大約350萬平方公里;再加上人口翻了一番多,算下來,我們的人均有效生存空間已被壓縮為中共建政之初的1/4。

——簡言之,生存空間已成吾人生死存亡之所系。

中華民族已退到沿海一弧、沿(長)江一線。背後已是大海。說白了,中國人現在要做的,並非自我麻醉的強國夢,而是拯救危亡的背水一戰。人口還在繼續增加,土地還在繼續減少,環境還在繼續破壞,而離突破國土承載力極限15~16億人口,時間只有十幾二十年。

從生態環境惡化之勢頭看,從資源與環境容量存底看,做任何事情都可能來不及了。

我常站在書房牆上大幅中國掛圖前想:有朝一日,中俄尼布楚條約後被沙俄侵占的土地能還回來就好了。看看地圖吧:西邊不能去,是高原;西北是荒漠;正北是草原和沙漠;東南是大海;唯一可去之處只有東北——越過黑龍江,那片原來屬我們祖先的肥沃土地和原始森林。

簽署《中俄邊界新約》消息,像一把刀插進我心裡。

江澤民斷了我中華民族之後路。

把話往絕了說:洗錢儘管洗去,殺人儘管殺去,天塌地陷就天塌地陷,你萬不能斷我十幾億人及子孫的後路!

什麼叫德國侵歐、日本侵華?生存空間之爭奪也。

什麼叫阿以世仇?亦生存空間之爭奪也。

我不是一個「民族主義」者。我熱愛自由的俄羅斯,當然我更熱愛不自由的中國。因為那土地是我先祖所傳,那是我永遠的祖國。

我反對戰爭。但遍覽歷史,我知道某些事的發生決非人力可控制。當十幾億人真正活不下去之際,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也許,江澤民為我們的兒孫輩開啟了戰爭之門。

從民族生存的角度而言,此一事件之意義,絕非「八九」、「文革」、「反右」、甚至中共建政可比。(儘管它們之間有因果可循。)

中國之劫之難之兇之險,百年以降,唯此為大。

——同胞們,請明白,並記住。

摘自(大紀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