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蕩政治娼妓
 
2000年9月8日發表
 
近日讀書,偶見柏揚先生文章中一則歷史故事。明朝皇帝朱元璋微服私訪,偶遇一鄉下農婦在屋檐下餵豬。皇帝佬見罷不由兩眼發直,心有所思。身邊隨從,見此情景,頓有所悟。於是當晚太監向朱皇帝稟告:「那個娘們兒已弄進宮內。」朱元璋不明白其中奧妙: 「哪個娘們兒?」太監答到:「就是您早上看上的那個餵豬的女子。」 朱元璋連忙說:「非也,非也!」太監大惑不解:「怎麼會非也?您早上一直對她目不轉睛,一味微笑。」朱皇帝這時才恍然大悟:「我不是看她漂亮而笑,而是看她餵豬的模樣,想到古人造字。檐下養豕,豈不是『家』乎?會意之處,故爾忍俊不住。」對於太監這類醜惡行徑,國人歷來痛恨,因此把心懷叵測,察言觀色以獻媚;品行不端,吮癰舔痔而取寵之人一律稱爲「佞人」,或「小人」。其實,國外亦是如此,正派人絕對不齒於與這等貨色打交道,也把這種人鄙夷地斥爲「政治娼妓」。

  「佞人」也好,「政治娼妓」也罷,都是譏諷他們靈魂卑鄙和行爲委瑣,原因是他們在政治生活中,放棄原則,曲意奉承,溜鬚拍馬,吹捧巴結。這些人所信奉的是:賣身才能投靠;獻媚才能邀寵,「有奶便是娘」的市儈哲學,所擅長的是:「理論聯繫實惠;密切聯繫領導;吹捧與自我吹捧」的庸俗作風。如果說社會生活中,那些不知羞恥的「三陪女」和婊子,是以賣笑和出賣自身肉體而賺錢獲利的話,那麼,在政治生活中這些毫無政治氣節的「佞人」、政治娼妓,則是靠出賣黨性原則和自身人格而鑽營投機,撈取一官半職的。這些年,一些地區、部門和單位腐敗猖獗、吏治不清、司法不公、官場昏暗與這幫政治娼妓推波助瀾有着很大的關係。

  記得去年曾有一則轟動全國的反腐報道———山西省絳縣「三盲院長」(文盲、法盲、流氓)姚曉紅案件。雖說姚本人早已鋃鐺入獄,但是圍繞姚曉紅所發生的怪事,至今耐人尋味,發人深思。

  報道說,姚曉紅當政上班時,「全院的法警列隊歡迎」,而且是天天如此。一個縣級法院副院長的日常辦公,其接待規模竟然不亞於外賓參觀領導視察。這還不算,姚曉紅到達後,還要受到全方位成系列地禮遇接待。車未停穩,便「有人走過來打開車門」,緊接着便有人將這位40歲的副院長大人「攙扶下車」。到了辦公室落座後,「馬上有人端茶倒水」,還有人伺候着領導寬衣解帶,舒舒服服地躺下,並「 端來洗腳水給他洗腳」,旁邊還有人爲院長大人「捶背」舒筋。(《三秦都市報》1999年10月3日)看過報道,筆者不禁糊塗起來,這哪裏還像號稱是「人民公僕」的共產黨幹部上班辦公,簡直就像黑社會老大回到自己的地盤碼頭,暴戾恣睢,爲所欲爲。

  姚曉紅這樣做可以講是其流氓本性使然,可那些圍在姚身邊,惟其馬首是瞻的人都在幹些什麼呢?姚曉紅要喝人奶補養身體,馬上有人狠心斷了自己親生孩子的母乳,把妻子的奶水「孝敬」給自己這位上司;姚曉紅稱自己患糖尿病,需要吃蟈蟈治療,便有30多名志願者爲其效力,脫鞋去襪跳「到農田裏抓蟈蟈」;姚曉紅不滿絳縣百姓到法院上訪,於是便衝出「一羣法警」對無辜百姓棍棒相加濫施酷刑;姚曉紅嫌惡上級法院的法官「擋了他的路」,於是便有人對這名法官大打出手,使其耳膜洞穿。更有甚者,當運城地區檢察院因此對姚曉紅實施逮捕時,有人竟將「消息當天就走漏了」,使姚曉紅連夜攜帶鉅款潛逃;更爲可笑可鄙的是,就在此時仍有人在山西省報上杜撰文章,大肆吹捧姚曉紅,將這個貪污公款、殘害百姓、私養情婦、十惡不赦的流氓說成是「14年如一日,以院爲家」,「見義勇爲,扶危濟困」, 「爲企業和個人挽回經濟損失800餘萬元的模範」。令人震驚的是,就連中央工作組抵達當地,決定對姚曉紅採取強制措施時,還有人「 通風報信非常及時」,使姚「奇蹟般地又一次潛逃了」。(《哈爾濱日報》1999年7月10日)由此可見,這些人的所作所爲已經沒有一點夠得上是正派人所爲,更不用說共產黨員,國家公務員的形象。

  說到底,人心目中已經把共產黨的組織看成江湖上的幫會,把依靠黨組織的原則,改變爲依附個人的黑社會幫規。事實說明,一旦淪爲政治娼妓,什麼黨性原則,組織紀律,國家法律,在這些人眼中統統就像「三陪女」賣淫的臉皮一樣,早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剩下的僅僅是無恥地利益交換和個人私慾的追求。

  反腐敗的經驗告訴我們,凡是佞人猖獗,小人得志,政治娼妓氾濫的地區、單位和部門必定是無信仰可言及;無原則可操守;無是非可分辯;無功過可賞罰。貪污腐敗分子如魚得水,歪風邪氣恣意氾濫盛行。

  腐敗分子胡長清被捕後曾感慨到:「除了自己意志薄弱,設防不嚴外,當初那腐敗的條件優越也是自己腐敗的主要原因。」胡長清的這番表白不無道理。倘若沒有一些甘願獻身取媚,賣身邀寵的政治娼妓,恐怕不大可能讓這些腐敗分子這麼容易得逞。試想,如果沒有那些喪失黨性,喪失氣節,喪失原則的政治娼妓,貪官成克傑何以能在土地批件、工程立項、銀行貸款以及緊俏物資指標方面一路綠燈?如果沒有那些曲意逢迎,趨炎附勢,爲虎作倀的政治娼妓,湛江、廈門市政府的一些高官何以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視海關、公安、邊防、工商、稅務等執法部門如無物,走私販私暢通無阻?

  在反腐敗過程中,人們往往注意的是腐敗分子,而對其周圍的政治娼妓缺乏警惕。要使反腐敗真正收到實效,剷除腐敗分子的「優越的腐敗條件」,確有必要掃蕩一下助紂爲虐的政治娼妓,以保證政治生活中有一個乾淨的環境。

 
分享:
 
人氣:9,63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