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是反人類罪犯的安樂窩 --- 論控訴李鵬
 
劉青
 
2000年9月8日發表
 
美國紐約南區聯邦法院,正式受理了對「六四」元兇李鵬的控告
。2000年8月31日清晨6點多鐘,手持法院送達令專門負責遞送案
卷的人,已將編號00CIV6446的起訴狀,遵照法院的要求送達李
鵬。至此,控告李鵬「六四」中反人類罪的起訴,已經完成全部
法律規定的程序,今後將進入法律的審理階段。這一案件,是中
國人權長期策劃和推動的,控告的一方有「六四」難屬代表、死
難者張向紅的哥哥張立明,以及「六四」後遭受逮捕迫害的學生
領袖周峯鎖、王丹、熊焱和劉剛,授權代表他們進行這場法律訴
訟的,是專門訴理嚴重侵犯人權的美國憲法權利中心。憲法權利
中心曾經進行過很多類似李鵬反人類罪的國際案件,包括起訴並
打贏了菲律賓獨裁者馬克斯的案件。波士尼亞塞族掌權者卡拉迪
茨1993年到聯合國開會時,也在旅館中收到了起訴狀,雖然他僱
請律師企圖尋求外交豁免權,但是被美國的各級法院一律駁回,
經過7年多的較量,卡拉迪茨將在2000年9月21日受到反人類罪的
審理。控訴李鵬反人類罪的立案,也將會象卡拉迪茨的案子一樣
,經過各種法律較量,犯罪者最終要被送上法庭接受審判。

爲什麼要對李鵬這類罪行在國際上起訴,尋求世界範圍內的審判
和公正呢?因爲「六四」是典型的反人類罪行。什麼叫反人類罪
行?大規模屠殺民衆的嚴重的反人權行爲,就是反人類罪行。「
六四」屠殺存有大量的證據,證實中共當局出動野戰部隊,用機
槍坦克屠殺和平民衆,包括大量旁觀的民衆。所以「六四」慘案
的製造者,不折不扣的犯下了嚴重的反人類罪行。而要通過國際
社會審判是根據聯合國這樣的法理意識:即這類罪行的反人性本
質及其殘暴性,決定了必須由享有普遍管轄權的機構審理判決。


再有,中國的現實情況逼迫受害者尋求中國以外的解決途徑。中
共當局對「六四」罪行至今沒有進行調查,沒有公開事實真相,
更沒有任何人因爲這一罪行收到追究,判罰刑事責任、民事責任
、行政責任和紀律責任。中共當局以這種方式擺明了它們的立場
和態度:那就是,政府殺民衆,殺了白殺。


死難者親屬和傷殘及受迫害羣體,當然不能接受中共的立場和態
度。早在一九九一年,李鵬聲稱死難者親屬不願公開姓名和情況
時,丁子霖等難屬就站出來戳穿李鵬謊言,講清中共當局從來沒
有了解和詢問過。十一年以來,難屬和傷殘者羣體用盡方式和心
力,期望能夠調查和解決「六四」問題。他們不斷要求與政府對
話、要求立法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六四」真相,向社會公開並
追究罪責,一九九九年並向中共最高檢察院遞交了控告狀。但是
中國政府對這些長期的要求,從來是不予理睬不聞不問,死難者
親屬和傷殘及受迫害羣體沒有任何渠道和辦法,不僅是得不到公
正解決和賠償,甚至不能夠知道事實真相。中國政府還通過警察
,剝奪國際國內對難屬的同情援救,對難屬和傷殘者羣體大肆騷
擾威脅。在中國已經完全沒有辦法依法依理解決「六四」血案。

所以,在目前的情況下,唯有在世界上尋求出路。當今世界對於
「六四」一類的反人類罪,有一些案例就是通過國際社會尋求解
決的,如前所述,憲法權利中心就曾經幫助打贏過這類案件。最
近智利皮諾切特受到法律追究,也是由國際社會開啓的法律追究
征程。聯合國也專門成立了國際臨時刑事法庭,追究在盧旺達南
斯拉夫發生的反人類罪,並且正在籌備成立正式的國際刑事法庭,
專門審理在全世界發生的反人類罪行。「六四」血案在國際範圍
尋求解決,是目前可以進行的解決方式之一。中國人權因此聯繫
了憲法權利中心和難屬及受迫害羣體,推動在國際範圍內解決十
一年前的「六四」血案。對於最嚴重的侵犯人權的反人類罪,絕
不能夠沉默忍耐姑息遷就,一定要運用當今世界一切可能的方式,
促使問題的調查公開和解決。中國人權知道起訴李鵬僅是這個案
件的開始,未來還有大量的困難和阻力,但是中國人權將竭盡全
力支持幫助將這場官司打到底。一定要通過國際人類大家庭的通
力合作,讓犯下反人類罪的屠夫們刻骨銘心的記住,我們今天的
世界不會是反人類罪犯的安樂窩,而只有李鵬這類反人類罪受到
法律追究,人們才能活在消除這類罪行的安全的世界上。

送交者: 江澤民接受CBS採訪 於 September 06, 2000 23:38:39:


在李鵬抵達紐約之前,中國人權組織部分「六四事件」的受害人在紐約對李
鵬提出了民事訴訟。訴方代表律師說,當年在天安門事件中被捕的4名前學
生領袖和一個喪命學生的兄長,於8月28日通過律師把起訴文件交給李鵬的
保安人員。

  這4名前學生領袖包括王丹,他兩年前在中國的監獄獲許「保外就
醫」,目前在美國流亡。

  訴方是根據美國法律——1992年的《受害人保護法》和1789年的《讓
渡侵權索償法》——提出訴訟。這兩項法律允許世界任何地方的虐待行爲
受害人和人權遭踐踏者在美國法庭索償。

此事可以說轟動了世界華人界,由於來的突然,中共絲毫沒有準備,中共
大使被問及此事,都不敢評論。

中國官方的反駁是:這是一場鬧劇,要求美國政府壓制這種反華行爲。政
府的代表者則在網上散發民運分子「做秀」的評論。

64屠殺事件是顯而易見的罪惡行爲,這是世界公認的。就連中共高層也互
相推委,想逃離歷史的審判,其對外的立場實在是不得已而爲之。美國是
個法制國家,白宮從官方途徑無法阻止事態的進一步演變。按有關人士分
析,李鵬不會出席審判會,這樣法院很可能就把李鵬判罪。估計李鵬不會
再來美國,美國也無法將其抓獲。但其意義遠比抓住李鵬正法要深遠,首
先,這將是對六四元兇進行審判的開端,以法律的名義向全世界表明,六
四事件是罪惡的反人類屠殺行爲;其次,對李鵬的審判將促使中共內部的
互相推卸激化,公開爲六四平反將會加快。

從江澤民接受CBS採訪中隊六四的表態,他在極力爲自己粉飾。而李鵬在近
幾年也不像以前那樣咬牙切齒地評論六四「暴徒」。所有中央領導在公共
場合被問及六四的定性時,都會表示那是中央的決定,並表示是不得已的
決定。幾乎沒有人想爲六四負責,這基本已經爲六四定性,即學生是正義
的。

目前,對六四還歌功頌德的,只有網上少數身份特殊的人員,散步一些奇
談怪論,其實他們的主子都間接表態了,何必還胡說八道?


 
分享:
 
人氣:9,84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