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瑞环新暗贬“三讲”批评“空话”
 
周锐鹏
 
2000-9-4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日前在政协会议闭幕
式上强调了邓小平的“讲协调、讲质量、讲效益”,却不提总书记江
泽民正在全党热热闹闹展开的“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教育。这
一举动,引人瞩目。

  66岁的李瑞环不仅提出新“三讲”,而且通篇讲话感叹过去“耽
误的时间实在太多了”,也借《邓小平文选》里的话,批评“形式主
义太多”,要“少说空话,不搞争论,腾出时间多办实事”。

  对采访中国新闻的大多数记者来说,李瑞环的讲话明显与中共中
央的宣传调子有别,也跟今年“两会”的主题“不太协调”。

  李瑞环这位中共排名第四的领导人是要同中央主流“保持距离”
?否则,为什么今年两会重点讨论的反腐败、西部大开发、国企改革
及两岸统一等问题李瑞环在讲话中都几乎略去不提,连呼应一下都没
有?

  一名要求匿名的退休干部指出,李瑞环暗贬“三讲”和批评“空
话”,其实反映了“三讲”的尴尬处境。

  当前中国人民看在眼里气在心里的问题首推贪污腐败。但是,中
国要防止贪污腐败,用以前那种“统一思想、提高觉悟、纪律约束、
自我修养”和“革命理想、高尚情操”,已经难以奏效。

  江泽民苦心孤诣在全国大范围展开“三讲”教育,本来是要巩固
共产党员的思想信念,重建“牺牲奉献、为民服务”精神,但是,看
来并不获民众关心。


“三讲”概括三问题


  一名受访官员给“三讲”概括出三个问题。

  首先,是“人人过关,混水摸鱼”。

  他说,参加“三讲”的范围,上自政治局常委,下至县、处级党
员、干部,人人有份。但是,先写“自我检查”,然后大伙评议,最
后却是逐个过关。结果,许多有违法违纪行为的人,都能蒙混过去。

  其次,是“评功摆好,吹嘘自己”。

  他说,一些官员在“三讲”中乘机罗列自己的种种“政绩”和“
优点”,对问题和过失则轻描淡写。一场“三讲”下来,反而成全了
这些官员的自吹自捧。

  第三,是“相互包庇,不了了之”。

  他说,官场关系,盘根错节,尽管有些人被揭发或暴露出问题,
但多数情况是涉及整个部门单位,于是,“能保护过关就保护过关”
,无法深究。

  正是出现了这种种情况,市井之间才流传说:“早讲、午讲、晚
讲;严格三讲的不多,消极抵制的极少,认认真真走过场的是大多数
。”

  “走过场”,也就是应付了事。

  李瑞环领导的是包含各党各派各行各业人才的政治协商会议,委
员有什么批评,李瑞环的耳朵是不能关起来的。

  不过,敏感的新闻界人士认为,李瑞环更可能是对自己长时间主
管“没有实权”的政协越来越感到“耽误的时间太多了”。

  李瑞环是1989年与江泽民同时进入政治局常委会的老资格领导人

  “木匠出身”、“工人阶级”,曾经是李瑞环在党内的一种“品
质保证”。但是,近年来,领导人的学历似乎越来越重要,李瑞环则
是越来越没有太多“紧迫的工作”可做。

  李瑞环爱强调“靠实践、靠群众”。分析人士认为,李瑞环大力
倡导“群众路线”,是因为他不大同意某些领导人过分重视“专家意
见”。

  木匠出身的李瑞环正是因为在“实践”中的劳动成就突出而被提
拔和重用的。当年的李瑞环在工人的岗位上干得十分出色。他在木工
领域有“重大创新”而成为全国劳动模范,“苦干加巧干”的事迹还
被改编成故事影片,在中国广为流传。讲“实践”正是他的招牌。

  1982年,李瑞环从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回到家乡天津先后任市
长、市委书记。他在任期内狠抓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名声大振。

  李瑞环曾大胆采用一位名气不大的建筑设计师的方案,在天津建
了一座“蝶”形立体高架桥,轰动一时,还吸引了改革开放“总设计
师”邓小平前往参观、照相。

  1987年,李瑞环在天津市委书记任上与当时的上海市委书记江泽
民一起被提拔进政治局。“六四”风波后,李瑞环晋级入中央政治局
常委,而江泽民则变成了中共最高领导人--中央总书记。

  90年代初期,李瑞环曾一度大权在握,主管意识形态和宣传工作
。但自1993年担任全国政协主席后,李瑞环就似乎停滞不前了。在
1998年的政府换届调整中,原本党内地位在李瑞环之下的朱(金容)
基成为中国第三号领导人。

  有人说,也许是看到自己在政治上再难有所作为,现在的李瑞环
索性“站在哲学的高度”来观察和评论政治--哲学家总是清正和清
高的。

  不过,细心的电视观众会注意到,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两会”
新闻,突然增加了“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系列报道。

  信息很明显:还是必须“讲政治”的。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