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毅: 也談法輪功現象
 
華毅
 
2000-9-4
 
在《從法輪功現象談起》一文中,胡平先生精闢地分析了法輪功的現象並探討了其歷史原因。文中對法輪功現象的許多描述,精確得使法輪功的修煉者都讚嘆不已。但是對法輪功現象的原因的探討卻讓人感到還未及其根源。也許是由於理性的原因使胡平先生不願去觸及,其實法輪功現象的根源很簡單,全在《轉法輪》中。《轉法輪》揭示了許多宇宙的法理,也系統地闡述了修煉的原理。如果這些都是真的,法輪功的現象不就清清楚楚了!如果法輪功沒有祛病健身淨化身體的神效,法輪功怎麼會發展得如此神速?如果大法沒有使人心回升的法力,怎麼能使那麼多各階層的修煉者在道德敗壞的大洪流中,修心性,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如果大法中沒有更高的法理,大法的修煉者怎麼能如此的堅定和理性?如果大法修煉者沒有親身體驗到更高的境界和大法的法力,他們怎麼會置生死於度外而前赴後繼?如果大法不是宇宙的大法,怎麼能在一個大國政府傾全國之力瘋狂鎮壓一年多後,仍然巍然屹立?這都是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超常的現象後面,一定有超常的理。

今天的科學和理性早已變質了。正如李洪志先生所說,科學就是宗教,而且是一個很完善的宗教。現代科學(其實何止是現代)只承認可重覆試驗的現象,不可重覆的,科學則根本不承認。這哪還有科學性呢?一個現象發生過了,那就是存在了。和能不能重覆是兩回事。怎麼能以不能重覆去否認客觀的存在呢?其實這個宇宙中不能重覆的現象多了,只要在科學能理解的範圍內就沒問題。但是一旦越出了科學能理解的範圍,則必須能重覆才得以存在了。科學也不承認只有一部分人可以觀察到的現象。這能算是理性嗎?為什麼人和人就非要一樣呢?試想一下,如果有更高級的生命或更高級的自然規律存在,那麼那些現象的顯現是受更高級生命或規律支配的。人類要想認識這個宇宙,就必須按照這個宇宙的存在方式去研究,而不能把在我們這個空間的可重覆性和非個人性強加給宇宙的存在方式。科學可以知難而退地,理性地不研究這類現象,但卻不能不知天高地厚地,非理性地否認這些現象。然而,科學的成就早已使人類像宗教似地信仰科學,因而使自己變成了井底之蛙。

理性和信仰之間的鴻溝,並不像那些哲學家說得那麼大。真正的理性是不應該抱有任何偏見和成見的。如果一個人真能以這樣的理性去觀察這個世界,他就會承認許多信仰界中所說的現象。比如人體的特異功能,元神的存在,和另外的物質空間。從古到今,人們記錄了許許多多這樣的現象及各時期比較客觀的科學家對這些現象所作的觀測和試驗。就像科學實驗會出錯一樣,這些記錄也有錯的和不可靠的。但是只要有一例是真的,就是一例客觀存在。可惜大多數科學家卻閉著眼睛否認這些現象的存在。在傳統的信仰所留下的文字中,的確很少論及高層次的理。那是因為當時的人連人類空間的理都知之不多,也沒有理性的概念,自然沒有必要談及高層次的理。理性不是信仰,但真正的理性卻可以承認並接受信仰。信仰也不是理性,但信仰卻可以是理性的。法輪功修煉人對大法如此堅定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因為他們對大法的信仰是理性的。

一個真正理性的人,在對待有無更高級生命的問題上,至少該是一個不可知論者。物理學家早就認識到了人類科學的侷限性。快超不過光速,小超不過普朗克常數。而現代科學距離這個極限還遠之又遠,更別說去研究更龐大更微觀的天體了。那麼在科學不能認識的世界中,有沒有更高級的生命存在呢?有沒有更高的理存在呢?真正理性的人很可能會認為存在的可能性大一些。物理學家相信宇宙本來是對稱的(對稱性和守恒性是等價的),任何不對稱都是有原因的。這實際上也是一種信仰,所以物理學家管它叫做原理。科學能接受這樣的假說是因為它符合科學所要求的可重覆性和非個人性。修煉界則在另一個境界中相信宇宙是公平的或者說生命是平等的(對稱性),所以人的元神不滅,帶著他的德和業輪回轉世,自己承擔自己所做的一切(守恒性)。這和物理學家的對稱性原理有什麼不一樣呢?所不同的就是它不符合可重覆性和非個人性。其實高層次的理在高層次中,很可能也是可重覆和非個人的。只不過在常人這個空間中,我們看不見原因的全部,所以呈現不出可重覆性。人類能想象得出的最普遍的宇宙的理,莫過於對稱性了。如果我們真相信這個理,真正理性的推論則只能是人類所了解的宇宙受著更高的宇宙的理或生命的制約。

一個真正理性的人,面對這浩瀚無際的宇宙,真能相信人類是宇宙史上唯一的高級智慧生命嗎?真能相信歷史是永遠進步的嗎?相比之下,成、住、壞的規律要可信得多。我們只不過是這宇宙的無限循環中的一環而已。其實,就在地球上說,人類發現的化石記錄已經揭示了歷史發展的循環性。說穿了,現代的科學性和理性,不過是反映了人類想自己做上帝的欲望。以至於在科學上根本站不住腳的進化論,卻仍然在科學的殿堂上首席高坐。而真正的理性距信仰(相信高級生命和理的存在)卻只有一步之遙。探討更高級的理,不正是更高級的科學和理性嗎?

法輪功在被鎮壓的過程中,受到了全世界善良的和維護人權的人們的支持。但是法輪功遵循大法的法理卻不能介入到維護人權的運動中去。這不是說法輪功的修煉者只關心自己的人權。其實,他們連自己的人權都不關心,他們維護的只是大法。支持法輪功的人們雖然多出於維護人權之心,但實際上也幫助了法輪功維護大法,而這樣的幫助卻是無限的更為珍貴的。雖然法輪功不能在人間的事業上給予支持法輪功的人們同樣的支持,但是用大法的理來說,宇宙的法理是公平的,每一個生命都在用自己的行為擺放著自己的未來。

華毅
二零零零年九月三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