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江总书记的公开信
 
2000-9-3
 
【人民报编辑】:我们收到许多封信,信中希望【人民报】能如实反映人民的冤屈。我们商量再三还是隐去了作者的姓名,以免江泽民政府的进一步迫害。望广大读者和作者们谅解。同时,人民报编辑们衷心感谢广大读者的信赖和支持。


------------------------------------------------

江泽民总书记:您好!

我妻子和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拜读了您关于“三个代表”的论述,感触特深。

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人民政府已经经历了近半个多世纪,在这风风雨雨的岁月里,我们的党成熟了、壮大了。与此同时,改革开放使得我们这样一个古老文明的国家和人民逐步地走向了世界,人民的思想和观念发生着前所未有的深刻变化。现实生活不断地提醒着每一个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党员:一个由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人民政府如何走向高效勤政、廉洁自律,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从而实现她的长治久安呢?我们清楚地看到党和人民政府一直都在努力着,建立各种各样的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最大限度地保护大多数人民的利益。与此同时党和人民政府下了很大的功夫加强共产党的自身建设,使这些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能有效地得以实施。然而,严酷的事实告诉我们,党和人民政府良好愿望的实现并非一帆风顺。下面以我的亲身经历来说明之。

我妻子和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普陀区曹杨七村一委(以下简称:“七村一委”)的居民,去年6月份,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普陀区曹杨街道(以下简称:“街道”)以拆除“七村一委”一楼居民的违章建筑,建造统一围墙为名,在未通过合法收费程序的情况下,以街道的名义每户收“造围墙费”500元整(后改成400元整)。我们有开具日期为1999年11月3日,盖有“曹杨新村街道办事处”红色印章的“上海市行政事业单位统一收据”的原始收据为证,其他“七村一委”居民有白条为证。

1999年9月10日,我们以书面传真形式要求“街道”书面说明收费的理由以及收费的依据时,遭到“街道”的拒绝,因此我们拒绝交费。用“街道”市政科科长陆姓女士的话说:“出点钱算了,买个太平”。不交钱果然不太平了。自称是“街道”办公室主任的沈树东先生每次带了4名随从,开着公车“冲”了我妻子所在单位上海市妇女联合会6次,专找她的上级领导,这无非是通过权势欺压我妻子,逼我妻子就范。当他得知我妻子将出访欧洲时,他对妇联领导威胁说:“她不交钱,我们就搞得她出不了国”在这种情况下,我妻子才将钱如数交给了妇联领导由妇联转交给“街道”。我们不禁要问“街道”凭什么滥用政府的权威?这难道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敲诈勒索?这那里还是“三个代表”?

“街道”收费的理由之一:围墙是为居民造的,居民理应付钱。我们不禁要问“街道”向居民收费是合情合理的话,为什么不通过合法的渠道收费呢?违规收费的背后是否隐藏着黑暗甚至腐败?

“街道”收费的理由之二:时任“街道”党工委书记章宇慧对我妻子说:“为了增强你们的社区意识,这钱必须收”。呜呼!明天,不知她为了增强我们的什么意识又要收钱了。一个共产党领导干部,通过强制收钱来增强人民某一个意识是不是太可笑了?

“街道”坚持向我们收费的理由之三:大多数居民交费了,你们为什么不交?凡是交过钱的“七村一委”居民们非常清楚,谁不交费,谁家就不太平。街道指使居委会干部天天上门要钱,搞得你无法安居乐业。

去年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中,抨击了一个基层政府乱收费的事件。内容大致是,河南省荤阳县政府为每户居民统一造抽水马桶,每户交多少元(我忘了),每户的孩子凭交费收据上学,否则不许上学。“街道”的所作所为与荤阳县政府的做法有什么两样?

您领导的党中央人民政府三令五申不准乱收费,“街道”竟然冒天下之大不帏,顶风违规乱收费,我妻子和我是守法公民,“街道”的所作所为严重地妨碍了我们的公民权利,严重伤害了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尊严,扰乱了我们的正常工作、学习和生活秩序。我们不禁要问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府到底靠什么来完成自我监督?从严治党依法行政又从何说起呢?而至今还在老百姓手里的那张收费白条,不得不使人们怀疑违规收费的背后,“街道”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街道”的所作所符合您提出的“三个代表”吗?您“三个代表”的论述公开发表非常及时,为“街道”领导干部敲响了警钟。我们将继续努力学习、深刻领会您“三个代表”的论述。为以您为首的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政府在中国的长治久安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此致

敬礼

2000年9月2日星期六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