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模范样板路”上生财有道
 
2000-9-24
 
【人民报讯】据法制日报报道,近来,本报不断接到投诉:在307国道河北藁城、辛集几个路段,路政执法人员“生财有道”,他们罚款、扣货,但从不给任何凭据。这还不算,他们还多次殴打过往司机。

  为探访虚实,9月20日,记者登上一辆由山西吕梁开往天津的卡车。

  开车的师傅小杨告诉记者,他车上拉的是出口德国的焦炭,因为近几个月来国际市场焦炭价格上扬,销路看好,从吕梁往天津运炭的货车特别多,藁城、辛集等几个县市是必经之地,个别路政管理人员靠罚款、扣货发了横财。前几天,他在辛集被罚了200元钱,卸掉了至少5吨焦炭,不仅不给凭据,反而挨了一顿臭揍。

  说话间,行至“藁城公路管理站”附近,一只明晃晃的大号手电光老远射了过来,几个戴白色大盖帽的人示意靠边停车,说是超载了。此时是20点03分。

  小杨将卡车开进“藁城公路管理站”大院,院落中间有一个小花园,花园四周是一堆堆被卸下的焦炭,十四五个卸货的民工散乱地站在焦炭四周。大院东边的台阶上横着一张破旧的桌子,桌子后边坐着几个路政执法人员。他们一会儿嫌货的民工动作不快,一会儿嫌超载的司机“配合”速度不够,不时发出凄厉的呵斥声,气氛很是紧张。

  在我们面前,一些被执了“法”的卡车鱼贯而出,其中一辆“晋J01837”,因动作慢了一点被骂了一顿。过了不到十分钟,又有4辆“倒霉蛋”被驱赶进来,这时,大院里显得有些拥挤。

  在执法人员当中,一个便衣胖子很引人注目。他不停地指手划脚,卸谁的货,卸多少,看来都由他作主。“便衣”命令民工把所有卡车的焦炭卸下6吨,“卸不够不准出大院”,他的口气不容置疑。

  根据“便衣”的吩咐,民工们分成几组。焦炭“哗哗”落地的声音,好像咂在司机们的心上。“晋J01243”车的小杨急得用哭腔不停地说着:“卸这么多炭,又没有凭证,叫我怎么向公司交待?我们的炭每吨四五百元,运到天津港,每吨就是79美元。叫我如何赔得起?”

  司机们知道“便衣”的作用,纷纷从包里、兜里找出几张大钞,攥在手里,跟在“便衣”的屁股后面。也许是因为院里人多眼杂,“便衣”含混地说“再等一会儿”。

  在被卸去了大约三四吨焦炭以后,小杨似乎是不经意之间把钱塞到“便衣”手里。这里,小杨底气足了起来,对卸货的民工喊着:“别卸了,再卸,就卸没了!”21时10分,小杨把车子开出“公路管理站”大院。

  一个穿绿碎格子上衣的年轻司机,似乎特别倒霉,同时进来的司机都把钱送了出去,得到“不用再卸炭”的恩准,而他竟把攥在手里的钱给弄丢了。见“便衣”坐在花园的台阶上,他也坐了过去,说了一会儿话,他甚至亲热地把手搭在“便衣”的腿上,并顺手把一卷纸钞送给“便衣”。这时,“便衣”放弃了以往的羞涩,竟认真地数了起来。这卷纸钞,分别为一张新版红色百元币、4张绿色10元钞,在灯下格外刺眼。不知什么缘故,“便衣”把钱塞到“绿格子”手铩2灰换岫奥谈褡印背隼矗钦哂胨钌狭嘶啊K照牛岛盼敖鶭01111”。提起刚才的一幕,他说,“便衣”嫌140元太少,后来他凑齐了200元才摆平了。

  干活的民工小声告诉记者:这些焦炭都让这些人卖了,可好卖了。

  为了不暴露“目标”,记者决定在院外观察。刚出去不久,一个司机跑过来说:院里的“路政”正在分赃,每人大概得了几百元!等记者赶到,分赃的一幕已告结束。此时是21时26分。

  记者来到藁城公路管理站外的马路边,观察“路政”如何拦车。22点30分,一辆拉水泥的卡车被拦住,一个“路政”从车上拽下了两袋水泥。这时,一个因超载被罚的司机巴结地说:我帮你抬一下。谁知“路政”竟然恶狠狠地说:滚一边风凉去!

  23时,记者来到307国道藁城收费站,这里停着不少来自山西的大卡车,他们知道了前面正在执法的消息,磨蹭着不想走。这时,开来一辆没有牌号、没有任何标识的警车,几个便衣跳下来,令他们“快走快走”。司机们的后面没有退路,而前方是正在执法的“路政”。

  21日凌晨,记者离开现场。路上,仍有大卡车向藁城驶去。远远看去,“公路管理站”门口灯火通明,看来,执法者要熬个通宵了。在307国道藁城段,不少地方都悬挂着“模范样板路”大幅标语。在路灯的映照下,大幅标语鲜艳夺目。 (9月23日记者袁成本宫晶珠)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