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色、腐败,谁因谁果?
 
2000-9-23
 
【人民报讯】成克杰死了。境外的媒体报道说,是用注射毒针的方法执行死刑。真是这样的话,也算是给了这位人大副委员长最高的礼遇。但无论是什么死法,他的死,比鸿毛还轻。有人说,为了李平,连命也搭上了,不值。也有人说,是李平害了他。“女人是祸水”的说法又一次抬头。在一个网站上,我还看到了“为了女色走向腐败”的专题栏目,其中很是列出了许多贪官为女色而腐败的例子。成克杰、胡长清等自然位于其首,后面还有一大串名单。长长的名单似乎印证了专题栏目的命题――为了女色走向腐败。

  果真如此吗?是为了女色走向腐败?还是利用腐败猎取女色。这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

  孔子曰:“食色,性也。”追求女色,实在是男人的本性。愚也不才,通观历史与现实,男人追求女色常因自己的经济实力、社会地位而分成三个层次:女人,漂亮女人,漂亮名女人。第一层次,直接满足生理需要。第二层次,生理和心理需要兼顾。第三层次,主要是侧重心理需要了。具体例子我就不举了。说这些话的意思就是,如果抛去一切法律、道德、习俗的约束,绝大多数男人都是竭力追求女色的。无欲无念的柳下惠在现实生活中实在太少太少,所以才作为特例流传至今。

  那么是不是有了这样欲望的男人都走向腐败呢?眼下流行的说法为,是。例证很多,其实不然。与坏女人有性关系的很多,据公安部统计,去年全国共处理卖淫嫖娼人员22万名。假设去掉一半是妓女,另一半的嫖客人数与查处的贪官相比,显然还有很大的差距。可见,这其中兼有腐败的只是一小部分。因为腐败是有条件的,最根本的就是手握权力,管钱管物管人。由此我们可以推出,与坏女人有性关系的男人并不一定腐败。是不是与坏女人有性关系的男性官吏都走向腐败呢?答案,也应该是否定的。中国的例子不太好举,但肯定有。因为笔者从纪检部门了解到,每年都有干部因生活作风问题而受处分。在这些被处分的干部中有不少并未贪污受贿或挪用公款。外国的例子多,美国总统克林顿算一个,法国前总统密特朗也算一个,日本现在的首相森喜朗据说年轻时嫖过妓。但这几位大人物至目前为止还没听说过有什么贪污行为,或是为了捞钱而乱批项目之类的事。有权力并不受监督才会走向腐败,与是不是为了女色没有关系。

  既然“为了女色走向腐败”的命题不能成立,我们就倒过来再看看“利用腐败猎取女色”的命题是否能够成立。

  所谓腐败,就眼下人们的通常理解,就是利用职权收受贿赂、贪占钱财、乱批项目、奢侈淫逸、挥霍浪费。中国有句古话:“饱暖思淫欲”。贪官们因为手中有了钱,并且这钱都是用笔轻轻一划,用手轻轻一指,用头轻轻一点,这个轻轻,那个轻轻,总之是轻轻轻轻、松松松松弄来的,而不是一个汗珠摔八瓣换来的。所以,在山珍海味尝遍,玉液琼浆饮过,必然是浑身燥热,需要找个地方弄一火,才能通体舒泰。兼之,漂亮女人、漂亮名女人,除了生理功能之外,还有装饰功能,与登喜路西服皮具、劳力士金钻手表等有同样的品牌效应。因此,贪官们必然利用腐败猎取美色。这一命题,我觉得可以成立。为什么要用“猎缺而不用“换缺,是因为“换缺一词是商业用语,显示双方平等,而“猎缺则有擒拿捕捉的含义。这更加凸现出中国的贪官与女色之间的关系实质,不知可否列为中国特色之一。

  探求女色与腐败的因果关系是作这篇文章的本意。目的在于,莫让“红颜祸水论”迷乱了我们的双眼。只是说了半天,不知诸君弄清楚了没有。反正我认为,不是“因为女色走向腐败”,而是“利用腐败猎取女色”。信不信,由你。说不说,由我。对不对,看实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