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专访:记着你是新闻工作者
 
廖建明
 
2000-9-22
 
【人民报讯】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杜甫《春望》
英国广播公司(BBC)老牌国际记者辛普森(John Simpson)八九年六月五日在北京机场跟他的番译助理小王道别时,这位跟辛普森在解放军大开杀戒时出生入死的人说,自己会更换衣服、留长胡子,然后返回乡下避难。辛普森喜爱唐诗,小王念了这首杜甫描述兵荒马乱名诗的首两句给他听。辛普森说;「我不会忘记的。」

打经济牌是场赌博

辛普森没有忘记的,还有天安门大屠杀。他在著作《Strange Places, Questionable People》写道:「广场一整个月成为我的家,我爱上占领广场的学生,多年以后,每次想到他们死在中国军队手上,仍然触动我……对我来说这依然是恒久痛苦的事。」

辛普森本月初在港对我说:「我不能忘掉那些景像,就算我现在坐跟你谈话,我的脑海就会浮现数十张面孔,我每天都在广场见到他们,有很多我也不认识,他们很多大概已丧生。」

美国参议院刚通过给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待遇」,辛普森以前认为要用经济制裁来迫北京改变,但最近改变想法,指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便无法阻挡西方的价值和原则。他说:「我也许看错,中国最近仍大举镇压异己,正因为北京对前景感到很悲观,因为长远来说不能再控制国家,所以企图在短中期加紧控制,让自己好过一些。」

打经济牌来改变中国,大概是西方一场大赌博。辛普森认为胜算不低:「过去十年显示,专制和经济发展不能成功携手前行,自由经济政策倾向带来自由民主原则,中国很难去抗拒这个已主导国际的潮流。」

辛普森是BBC的国际新闻招牌人物,亲历不少历史场面,例如:南非反种族隔离斗争、采访苏联异见科学家沙哈洛夫惹莫斯科震怒、随伊朗革命教主高米尼同机返回伊朗、柏林围墙倒下,东欧苏俄变天,海湾战争和南斯拉夫内战等。

辛普森的经验让他能把不同的事相提并论,满有洞见。例如去年十月一日中共上台五十周年,辛普森在《星期日电讯报》的专栏说,他看完阅兵巡游后,无意中在紫禁城看见约一百五十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教他想起七八年五一劳动节,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窥见相同的景象。他告诉我:「我就不相信,不放松这样的控制,一个国家能永远繁荣下去。」

当然,民主不是万能。辛普森指出,中国经过数十年的政治空虚,共产党那一套无人再问津,甚么意识形态会填补真空,事关重大。他说:「东西德统一的经验表明,德东的年轻人最民族主义排外,也许这会在中国出现。」

辛普森六六年加入BBC以来,信奉以下的新闻原则:「记,你不是政客,你是新闻工作者,新闻工作者的工作不是担心撰写报道的后果,你的工作是确当采访报道。」这个座右铭曾为辛普森带来苦头,其中两次都跟英国首相有关。

三十年前,辛普森的第一项采访任务,是看看首相威尔逊是否有意提前大选。首相现身时,在场大群记者只恭敬微笑,无人发问,辛普森见机不可失,马上手执米高峰走向威尔逊。怎料威尔逊左手扯住米高峰,右手就朝辛普森腹部打过去!
辛普森的录音带记载了当时的「对话」:
辛普森:对不起,首相。

威尔逊:你竟胆敢如此做?你是谁?你是BBC的?你的台长知道我从不这样答问题的。
(米高峰噪音)
辛普森:但……
威尔逊:我会就你的可耻行为提最强烈抗议。
(米高峰噪音)
辛普森:哎哟……

最令辛普森气愤的是,在场至少有二十多位记者和摄影师,但翌日竟只字不提,图片当然也欠奉。他回忆道:「那是很不同的世界,要到后来戴卓尔夫人时代,首相才开始让人接近。」

去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空袭南斯拉夫,辛普森是少数留在贝尔格莱德的西方记者,为BBC不停报道战况。但英国政府不喜欢他的报道,首相贝理雅更斥责他为敌人说话。辛普森说:「如果首相不是在国会说这番话,我肯定会告他诽谤,我也肯定会赢。」结果BBC高层一致维护他,首相府也降温平息风波。

香港前景仍然紧张

辛普森在香港外国记者会的午餐会题目是:「香港是否已在国际新闻消失?」他认为回归三年,香港仍对前景紧张,但先前的悲观已没那么严重。他说:「香港不应该希望常占外国报章头版,因为做头条极少是好消息,但应该多出现在经济版。」(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