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到来的愤怒
 
野地
 
2000-9-21
 
【人民报讯】九九年初,位于河南鹤壁市东南的交通咽喉,设计使用寿命为一百年的大桥,在使用不到八年便成了危桥,桥基陷落,桥面崩裂,从桥基以下裂开的缝隙如掌纹一般贯穿上下,最宽处竟达六厘米。

百年大计竟变成了八年小“计”,这是何等的杰作!但另一更吃惊的消息又接踵传来:位于鹤壁西部兼有国防和民用双重价值的壶台公路竟抗不住一场暴雨冲刷,有两处发生土墙倾斜、移位、塌陷、涵洞裂缝、塌方现象,路基路面不均匀沉降、结构变形。注意,这是“兼有国防和民用”的工程,敌人的导弹没飞来,一场暴雨就让它遭受严重损坏!我真愿意当一回叛徒、内奸、卖国贼了:美国人,日本人,越南人,印度人,等一切想灭亡中国的,你们不用发展尖端武器了,你们尽可以拿水枪来和中国战斗!乌呼哀哉!

前年,长江发生举国注目的大洪水,淹没了许多的农田,冲毁了不少的房屋,一些活生生的生命变成了野魂孤鬼。朱鎔基总理在江西九江视察时,曾厉声痛斥当地的防洪堤是“豆腐渣”工程。但今年的洪水还没有到来,四月九日,投资上千万元重新修建的九江市湖口县双钟圩防洪堤却先倒了!就是说,洪水没来,新建的防洪大堤却先一命乌呼了!

湖口县城位于鄱阳湖与长江的交汇点,双钟圩的目的是抵挡鄱阳湖水进城。七月二十一日,江西省水利厅负责人调查认为,防洪堤倒塌的原因是:设计上对地质情况没有摸清楚,工程措施不当;施工方对软土的观测不及时,观测资料没有及时送交设计、监理单位;监理工作不坚决;业主作为质量总负责,把关不得力。

且看:设计单位认为地质勘探提供的数据有问题,而且初步设计方案一般要花三年时间,由于上下压力,他们只能用半年时间完成设计。负责施工的武警水电二中队说:“我们百分百按设计方案施工。堤倒后,我们专门从河海大学请来了两位专家。他们说,在这样的基础上建堤,简直是天方夜谭,因为工程设计中没有处理好地基。”监理单位说:“设计方面不考虑,我不能擅处采取措施”。按照水利工程建设新的项目法人制的要求,作为业主单位的湖口县双钟圩工程建设项目部应对这次滑塌事故“负总责”。但他们一脸无奈:“设计、监理都是省里找的。只不过去年八月省政府有个文件,才让我们当业主。”

一群推拿柔道的高手!中国的太极武林秘诀在这官场上发挥得多么的淋漓尽致!乌呼哀哉!我还能说什么,欲哭无泪,欲骂无词。只是人民,只是人民的生命,人民创造的财富,是这样一推而了之的吗!

不由得想起上海外滩的那几幢英国人建的大厦,一百多年了,至今依然耸立在那里,成为上海的一景。可是某一天,中国人接到英国一个设计院的来函,告知此几幢楼已超过设计的一百年使用年限,如再使用请采取措施以防意外。

何等鲜明的对照。科学精神和蛮干行为的对照,负责态度和相互推委的对照。既然你设计单位认为初步设计方案一般要花三年时间,就为什么不能以科学精神顶住瞎指挥的压力,你们科学工作者的最起码的良知哪去了!连在必须科学进行的事情上都让人民对你们不能信任,这社会还有什么可以使我们相信的呢?施工方、监理方、业主方在工程进度中竟然对软土情况视而不见,你们的眼睛都看什么去了,你们的脑子都用在什么地方去了?乌呼哀哉!腐败无能竟到如此程度!

我已无话可说。(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