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國惡棍$$%與$$%副委員長$$%
 
白沙洲
 
2000-9-20
 
【人民報訊】20日的《人民日報》第9版有一篇沈汝虎寫的文章,標題叫作《"劉湧事件"的啟示》,《多維觀點》轉載時換了一個題目,叫作《"十足的惡棍"與"人民代表"》。看畢文章,我直感嘆,原來這個中共最大的喉舌也是吃柿子專揀軟的。明明看著成克傑這個大西瓜不揀,卻偏要把"劉湧這顆"芝麻"亮將出來。

《瀋陽日報》文章的給劉湧取了個別號叫"十足的惡棍",我看《人民日報》該給成克傑造個"共和國惡棍"的頂戴。"十足的惡棍"與"共和國惡棍"比起來,誰酷?誰更禍國殃民?

把強姦犯與流氓串起來,看眾不太會覺得別扭,把陳希同那樣的刑事犯罪分子與中南海的政治局卷在一起,也不太覺得陌生,但把"黑社會"與"人大代表"、把"十足的惡棍"與"人民代表大會",把"共和國第一高貪"與全國人大常委會、"共和國惡棍"與委員長會議聯繫起來,則有一種莫名其妙的難受感。

我實在不想得出一個結論說,中國曾經有個死刑犯在領導中國人民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但這個死刑犯確實是中國最高立法機關、最高權力機關的一員,而且是核心成員。他是全國人大代表,是副委員長,他還是人大常委會"小內閣"委員長會議成員,他實實在在是領導中國老百姓搞法制建設的核心成員,一個這樣的死刑犯在領導中國老百姓搞"法治",這個社會主義法治國家"有得搞嗎?

想到那高大、莊嚴國徽後面的房子裡也藏污納垢,這個所謂"共和國"好象真是沒有一方凈土了。我原來心理具有的那點"最高權力機關"的淺薄的"尊嚴感"怎麼也找不著了。奇怪的是,迄今為止,我沒有看到任何文章對這個莊嚴的國徽裡面的骯亂差房子進行"大掃除"。

我依稀記得這樣一個故事,當年彭真在人大當家時,一門心思要把人大向上提升。一日,因為實在氣不過《人民日報》第一版把人大消息當"小媳婦"處理和排版字號太小,把叫秘書把《人民日報》當家的叫到人民大會堂。這位喉舌當家進入委員長辦公室室內,彭真桌子上擺了一張《人民日報》,還有一個東西叫憲法。彭真對這個當家的說,關於人民代表大會,你看看憲法裡是怎麼寫的。一句話弄得《人民日報》當家的連聲說要進一步好好學習憲法。深刻領會憲法實質。

想昔日,彭委員長為提升人大的地位如此用心良苦,看今日,人大常委會出了成副委員長這樣的"共和國惡棍",要他知道今天的人大常委會在現任委員長手下有如此聲譽,不知道先彭委員會在九泉之下如何想。

還有,作為憲法上的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常設機關的人大常委會在發生了成克傑這樣前無古人的案子後,居然象青松那樣挺拔驕傲,我實在不解。無論如何,這是一個抬頭叫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機構,而不是一個抬頭叫中國共產黨的機構,它至少在形式上該給中國老百姓一個"罪己詔"吧!(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