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國工人的看法
 
2000-9-20
 
【人民報訊】我剛從中國來,我來自中國的一個普通工人家庭。我們一家有四口人,我和我妹妹,妹夫三年中先後失去了在國營工廠的工作。除了我母親的(並不是能按時拿到的)很少的退休金,很長時間我們沒有任何的收入來源。就在我家所在的四川自貢市,失去工作的人越來越多,而新增加的就業機會卻很少,尤其是那些過了四十歲的人,他們從年青的時候就開始在那些國營工廠工作,現在他們卻一夕之間失去他們所熟悉的一切,有些好幾年都找不到新的工作,而家裡還有需要他們扶養的孩子老人。我的一個鄰居失業了兩年,實在是生活不下去了,就從樓上跳下去結束了生命,遺下一個也沒有工作的妻子和一個五歲的小孩。在我們那裏經常可以聽到這樣的真實故事。我們需要工作,卻找不到新的工作。不能養活自已的滋味是很讓人傷痛的。就在自貢市有近十萬的工人現在失去了工作。每年在中國有成百上千萬的工人加入失業的隊伍。

在美國,因為美國給與中國的PNTR會讓部份美國的工人失業,美國的勞聯-產聯極力遊說國會 反對給與中國PNTR。同樣的PNTR/WTO框架這個決定也會讓至少近千萬的中國工人從原來的工作崗位失業(據美國BROOKINGS研究所尼古拉斯~拉迪教授的保守估計),但是在中國國內就沒有聽到反對的聲音,中國的媒體並沒有進行類似討論。是不是所有的中國工人都支持這個與他們生息相關的PNTR/WTO框架決定呢?甚至應該問,我們知道這個決定嗎?

中國為了得到PNTR做出了很大的讓步。美方貿易談判代表克萊德~普列托維奇(Clyde Prestowitz)在眾院就此表決前夕的五月23日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稱「。。。這是我見過的最好的買賣,因為美國沒有放棄任何東西,只是繼續給中國同以前一樣的待遇,不多也不少,而中國卻退了一步又一步,大減關稅,打開流通渠道的大門,放棄管理和控制的權利,接受有約束力的爭議仲裁機制,我們要是不幹,真是大笨蛋。」(「。。。 this is the best trade deal I have ever seen. The US would give up nothing. We would continue to treat China%%$s trade the way we always have--no better, no worse. But the Chinese would grant concession after concession--reducing tariff, removing onerous regulations, opening distribution channels, and accepting binding dispute-settlement procedures. We would be nuts not to take this deal。」)

PNTR/WTO框架中國會付出巨大的代價,這背後巨大的代價,正是落在無權無勢,無聲無息的中國工人身上。

在去年中國發生了十二萬起示威抗議,絕大多數的示威是工人為了爭取最低的生活保障而進行的,中國目前的工會是政府官辦,只對黨的領導磕頭作揖,工人的死活不關他的半點痛癢。這樣的工會怎麼會為工人爭取利益呢?正因為這樣的情況讓中國工人處於任人宰割的地位。而這是一個影響到上億中國工人和他們的家人的命運的決定。

支持PNTR的人相信這個決定會給中國帶來種種好處。PNTR/WTO框架所帶來的擴大中國與世界經濟聯繫的也許會給中國帶來一些好處,但我懷疑,這些好處的大部份只是落到那些有權利的人和有特殊背景的人手裡。中國國家統計局城市調查隊最新的統計表明,中國5%的人擁有超過社會50%的財富,而失業工人每月靠二三百元的救濟金生活,並且連這樣的救濟金還不一定能完全發到工人的手中,這樣的貧富差距還在很快的擴大,(因特網)中國現在有上億城市失業工人和農村人口(14%的總人口)處在貧困生活線下(據何清漣「社會結構演變的總體性分析」一文)。這樣的貧富差距是建立在完全不公正的基礎上,腐敗已經成為了這個社會的毒瘤。中國的工人在經濟轉型過渡期會非常痛苦,而這種痛苦不知何時可以結束。

我並不是反對美國和中國的擴大的貿易往來,我只是認為這種經濟聯繫必須同時考慮到工人的利益。我認為自由貿易的合法前提是讓所有的參加者的利益得到必要的保障。目前中國工人不能實現集體談判的權利,中國政府不容許獨立的工會存在,在中國加入WTO這個過程中,工人的權利是很難得到保障的。占中國人口極大一部分的工人的利益得不到保障,這將會是今後中國社會動蕩的根源。以犧牲中國工人利益來得到的經濟發展是不可能長期和持續的。

我很希望和那些不太喜歡我這篇文章我的同胞們談幾句。我在這裏所說的話,我希望有機會重覆很多次。對我來說,愛國不是擴大的集體的自私和自以為是,偏見總是站不住腳的,愛國更不是凡事都支持政府,愛國或者民族主義,對於我來說,意味著有一點,就是關心那些遭遇不幸,境況惡劣的兄弟姐妹,盡自已的力量幫助他們。

李強的個人介紹

李強是一個中國工人,中國獨立工會的組織者,17歲開始參加工作,在國營和外資工廠工作了十年,在中國國內組織過多次示威和罷工行動。在1997年在自貢市因為工人權利組織示威和組織獨立工會被迫離開自貢,在中國三年逃亡期間繼續在多個生產外資名牌的工廠工作,為增取工人權利在這些工廠又組織過多次罷工和示威,致力於建立中國的獨立工會,並對近百家工廠,全球知名的六十多個品牌進行獨立的勞工勞動條件的調查。他最近來到美國,決心繼續為中國工人權益大聲說話,他正在積極的為此工作。
我希望有關心中國工人權利的朋友和我聯繫。李強: mail:: [email protected](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