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纽约之行风头尽出
 
伊铭
 
2000-9-20
 
【人民报讯】规模空前的联合国千禧年高峰会已于日前尘埃落定,除了政治角力、夸夸其谈以及双边穿梭外交以外,能摆到桌面上的具体成果可以说没有一件。也难怪,在这样一个时间短促、鱼龙混杂、议程繁多的会议上,形成任何妥协与共识都是难以想像的。比较说来,会议期间发生的一些花絮奇闻,也许更能引起人们的兴趣。例如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纽约之行的刻意「演出」,就受到媒体与世人的特别关注。

江泽民成风头人物事出有因

江泽民在联合国千禧高峰会期间被认为是为数不多的风头尽出的领袖人物之一。之所以如此,应该说是得力于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首要之点当然是由于中共的所谓「全方位外交」开始见诸成效。近年来北京为了围堵台湾,也为了争取与其它大国在国际事务中平起平坐,外交甚为活跃。即使在高峰会期间,江泽民依然有两件「外交成就」值得一提。一是与世界上硕果仅存的独裁者、古巴总统卡斯特罗的会晤。那次会晤由于美国坚决反对在江泽民下榻的纽约华尔道夫大酒店举行,最后被迫改到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一是倡议举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首脑会议。据说,这在联合国成立以来还是第一次。

其次是有备而来。江泽民动身前往纽约之际,中共高层不仅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为其盛大送行,甚至还特意「变发」。稍早时还是白发稀疏可见,突然之间便变成了满头乌发,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更重要的是,在江泽民启程之前还曾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专访,且发表了打造形像的、内容广泛的谈话,受到了包括柯林顿在内的大国领袖的关注。在专访中,江泽民首次对「6.4」学生表示同情。据传,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对此甚感吃惊,认为江泽民擅自改变对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说法。

再其次,江泽民也遭到规模空前的另类欢迎:纽约台湾人社团、法轮功信徒、大陆民运团体、藏独等组织,连续展开各项示威抗议活动。这对于与会的150多位国家领导人来说,无人能出其右。

江泽民分别在全会、圆桌会议和安理会元首会议上,就建立国际新秩序、联合国的作用、安理会改革、人道主义干预、经济全球化以及安理会的作用等问题发表的讲话,全面阐述中共的有关立场和主张,虽然难免官样文章,但还是引起国际舆论的重视。因为,这毕竟是来自一个13亿人口大国的声音。会议期间,江泽民与美国总统柯林顿、俄罗斯总统普京、韩国总统金大中、约旦国王阿布杜拉等,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穿梭于领袖人物之间,且常有「惊人之语」。唯一的例外是他拒绝会晤以色列总理巴瑞克。在美国强大压力下,以色列被迫终止向中共出售预警机,引起中方强烈不满,江泽民因此不愿和巴瑞克会面以示抗议。

让人隐约看到「邓小平的影子」

江泽民在会议的间隙还分别邀请美国和国际新闻媒体主要负责人、部份发展中国家领导人及美国参议员共进早餐,并出席由美、中关系委员会和美、中贸易委员会主办的午餐演讲会。活动密集、有序,其精力之充沛令其它国家的年轻领袖自叹弗如。

不过,最受到重视的还是他在一次早餐会上透露的北京权力布局的轨迹。他以「我欲乘风归去」形容自己国家主席等职位任期即将届满的心境,并首度公开透露其总书记一职到2002年、国家主席一职到2003年,表明如期交棒的意向。这不是江泽民第一次引诗明志,但却是首度对外公开将卸任要职。

事实上,早在今年全国人大期间,自视深谙中国古典诗词的江泽民,就曾以同样的方式表达了类似心境。当时江泽民公开对记者吟咏郑板桥的诗句「一朝势落成春梦,倒不如篷门僻巷,教几个小小蒙童」。到底他想表达何种想法,当时出现许多不同角度解读。有的认为江泽民暗示了退出政坛之意。有的则以共产党惯用的「引蛇出洞」,论述江泽民诗句是想继续连任。现在看来前一种猜测比较符合江泽民的内心意愿。

回顾中共党内权力交替历史,其第1代领导人毛泽东是领导终身制,到他去世之前都未能顺利部署接班人。第2代领导人邓小平则是早早安排接班,但是在接班人问题却出现反覆。尽管邓小平于1990年辞去中央军委主席,即不再担任各种职务,但他仍以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身分,掌握中共最高权力直到去世。

倘若江泽民能顺利交班,对北京的权力延续与继承当然具有开创性意义。不过,江泽民并未透露何时交出中央军委主席一职。因此坊间认为他有意在16大后保留该职。而这一点则让人隐约看到「邓小平的影子」。

处处受到抗议无人能出其右

如果说会场内江泽民为自己的活动感到荣耀的话,那么会场外声势浩大的抗议浪潮则令江泽民感到难堪。在联合国总部哈马绍广场、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前,以及他下榻的华尔道夫饭店现场,到处都能看到黄皮肤的抗议人群。声势最为强大的当属来自北美地区的台湾人社团千人抗议活动。他们5日在联合国总部前的哈马绍广场与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前进行的一场盛大示威,受到美国主流媒体的广泛报导。他们强烈表达了「台湾加入联合国」、「台湾中国、一边一国」的诉求。千名的台湾乡亲把哈马绍广场站得满满,一面巨幅「SAYYESTOTAIWAN」的标语十分醒目。纽约警方都受不了高分贝的口号,还特地要求将扩音器音量放小。

其次是遭江泽民下令镇压的法轮功信徒的抗议活动。法轮功信徒连续3天展开炼功、游行等示威。他们兵分多路,除在联合国总部对面广场及中共驻纽约领馆前练功请愿外,也到自由女神像前,纪念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在华人密集的法拉盛区,法轮功也有游行、座谈等活动。最高潮时达到两千多人,与台湾人的口号喧天比较起来,法轮功采取的是无声的抗争。法轮功学员要求北京当局停止对其学员迫害。

再就是流亡海外的大陆异议人士、西藏自由组织及人权等抗议团体。这部份人虽然人数较少(合起来约有500名),但是情绪高昂、口号激烈。尤其是装束奇异、机动性极强的海外西藏人团体,他们在华尔道夫饭店前高喊要「中共滚出西藏」、「屠夫江泽民、羞耻」等口号,并挥动着西藏雪山狮子旗,情绪十分激动,甚至一度突破警方封锁,意欲冲进华尔道夫大酒店。在李鹏参加世界议长会议期间便展开抗议的西藏团体,示威活动一直持续到9月9日高峰结束。(http://renminbao.com)转自民主论坛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