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中原的灭门惨案
 
2000-9-2
 
【人民报讯】黑江论坛: 60多岁的张春花一年前出于义愤,举刀砍杀了亲生儿子,400多名村民联名上书,才使她得以颐养天年;然而张春花万万没想到,更大的灾难在一年后降临在儿子遗孀及3个年幼的孙子、孙女身上——

  2000年4月30日上午10时许,河南省内黄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电话铃骤然响起:该县六村乡后化村王勇利的妻子和三个年幼的孩子被杀,王勇利服毒自杀被送到乡卫生院抢救。

  令人想不到的是,被杀之人竟然是一年前被新闻媒体报道,在社会上引起极大震撼的“慈母杀子案”的当事人张春花已亡的儿子的遗孀及他3个年幼的儿女,年龄最大的才7岁,最小的仅3岁。

不孝逆子将母逐出家门

  提起去年杀死亲生儿子及今年儿子遗孀和三个孙女、孙子被杀,张春花流下两行浑浊的泪水。她45岁时,长年卧病的丈夫撒手归天,给她丢下5个年幼的儿子。她靠着一条扁担卖菜挣钱,先后为4个儿子盖起房子娶上了媳妇。

  等到小儿子长大成人,已是油灯将尽的她又将3间临街门面房全部租出去,用租来的钱为她疼爱的小儿子邵秀凯娶上媳妇。邵秀凯成亲不到一个月,便在妻子的鼓动下不辞而别,双双下山西“打工淘金”去了,一去就是6年。

  1998年,邵秀凯带着妻子和三个孩子回到前安村。看着穷困潦倒的儿子和3个穿着破烂的孙子孙女,老人伤心地哭了。哥嫂看到五弟归来都十分高兴,争着为孩子做衣做鞋,还送钱、送粮。老母亲看家人团聚,忍不住喜上眉梢。然而,老人做梦都日思夜盼的儿子、儿媳已经变成了“讨债的魔鬼”。

  邵秀凯夫妇安顿下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母亲和4个哥哥算账。他说3间门面房是他的,每年的租赁费按1500元算,6年得给他9000元;6年责任田的收入也要一次算清。他勒令正在3间门面房里居住的老母亲限期搬走。老母亲不搬,他就手持撬棍上房顶,在母亲住的房子上捅了几个窟窿。并将房屋后墙扒开与厕所连在一起,逼得老人无处安身。无奈,老人只好求助于法律。

  在法庭上,邵秀凯当着法官的面指着母亲大骂。法庭判决3间门面房归母亲所有,责令邵秀凯为母亲修缮被捣毁的房子。邵秀凯不但不执行法庭判决,反而将母亲住的房子全部拆除。将母亲赶出了她居住了一辈子的家。

  法院以不执行判决将邵秀凯拘留。母亲却心疼儿子,恳请院领导法外施恩,将她的儿子放回家。

  邵从拘留所回来,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把所有的仇恨都归结到母亲和哥哥身上,他认为是他们把自己送进了大牢,是他们在合伙与自己作对。于是对母亲、兄长的仇恨和随之而来的报复行动逐日升级。

忍无可忍 慈母手刃亲子

  前安村村委会主任邵东现告诉记者:邵秀凯多次用不堪入耳的语言,当众辱骂自己的母亲。对几位兄长更是凶暴残忍,他放出风说,“要像剥兔子一样将4个哥哥一个个剥了。”

  邵秀凯的一位邻居说:那天,邵秀凯夫妇来到二哥家,见了老母亲就辱骂,老母亲跟他们论理,邵秀凯竟丧心病狂地上前抓住老太太的前胸衣服,将老娘摁在地上,老太太动弹不得,憋得喘不过气来。这位邻居发现不对劲儿,跑出去叫来老四、老大,这才扯开邵秀凯,把母亲从地上扶起来。邵秀凯认为两个哥哥与自己过不去,对两个哥哥大骂,并趁四哥不注意,手持铁锨向四哥头上劈去,四哥躲闪不及,一锨砸中前额,血流如注。

  一次,邵秀凯将二哥家从自己房子上扯过的照明线剪断,二嫂找邵秀凯夫妇评理,被邵秀凯的妻子代社勤抓住头发摁倒在地上,骑在身上打。二哥过来劝架,邵秀凯手握铁锨对二哥说,谁拉我跟谁拼命。二哥眼睁睁看着妻子被人打,却无计可施。后来还是邻居上前解了围。当晚,邵秀凯夫妇手持铁棍把二哥家砸得一塌糊涂。第二天接着又砸。砸过后,邵秀凯又恶人先告状,说二嫂将其妻打伤了要求赔偿。村委干部问他要求赔多少钱,代社勤说把她违反计划生育被罚的一万元拿出来。村委认为是无理取闹,不予理睬。两口子又告到司法所,后又说司法所干部处理不公,并将一名司法所干部打了一顿。接着又住进新建未使用的派出所车库里又拉又尿,把车库糟蹋得不成样子。

  村长邵东现说,邵秀凯简直是失去了人性,母亲到哪个哥家住,他们夫妇就到谁家闹,闹得谁也过不安生。邵秀凯扬言,我打不过你们4个,就一个一个收拾,打不过大人,就毁小孩儿。

  1999年5月14日,四哥发动停在二哥门前的机动三轮车时,未注意到邵秀凯的孩子在车上玩,车一动,孩子吓哭了。代社勤跑过来对四哥大骂不止,脏言秽语不堪入耳。邵秀凯站在一旁为妻子呐喊助威。4个哥哥忍无可忍,一齐动手,将邵秀凯摁在地上,想教训他一顿。这时邵秀凯的母亲突然手持菜刀发疯似的冲上去,对准趴在地上的邵秀凯的脖子上猛砍下去……

联名上书 村民力保“凶手”

  在谈到杀死儿子时,60多岁的张春花平静地说,她并不是一时冲动杀死儿子,老五祸害全家,出事是迟早的事,与其让邵秀凯把弟兄几个整死,不如自己动手除掉逆子,保全其他几个儿子及家人平安,反正自己也是快死的人,还不如一起死掉干净。

  眼看着呼啸的警车将白发老人张春花带走,“杀人偿命”的古训沉重地压在每一个村民心上。不知是谁想起了“联名上书”的办法,于是400多个村民纷纷在写好的请愿书上签字、摁手印,希望法院对张春花法外施恩,从轻处置。

  经过周密的调查取证,内黄县法院刑事庭公开判决:由于张春花属义愤伤人,且邵秀凯有明显过错,故从轻判处张春花有期徒刑4年。判决书下达到前安村后,在村民的支持下,张春花向中院提起上诉。与此同时,邵秀凯的妻子代社勤也以县法院判决不公,其兄长亦负刑事责任为由提起上诉。

  市中院经审理认为,此案在全市影响较大。张春花义愤杀人,错在其子,判处有期徒刑4年,仍显不尽人意,遂对张春花作出从轻判处,改判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执行。

为夫伸冤 新家再现危机

  邵秀凯死了,杀死儿子的张春花也被公安部门从轻判决。代社勤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她不准邵秀凯尸体入土,要把邵秀凯的尸体“囚”在三哥邵秀林屋里,用砖把门窗垒起来,当成他的坟墓。五月的天气已是燥热难耐,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邵秀凯的尸体散发出的阵阵恶臭,让邻居们无法忍受,强烈要求将尸体下葬入土。僵持了半个月,内黄县公安局副局长赵连喜带领民警在前安村村委会的配合下将邵秀凯尸体强行掩埋入土。

  带着3个孩子住回娘家的代社勤不甘心这样的结果,决心为夫报仇。她请来算命先生为自己卜了一卦,那位算命先生告诉她,邵秀凯和她的婚姻是“断头婚”,如果再嫁,就得找家住东北方向、与她同岁、且大她100天左右的男人结成夫妻,那才是上等婚姻。一向迷信的代社勤对算命先生的话深信不疑,决心按照这个条件寻找新的归宿。

  1999年秋,代社勤经人介绍和王勇利“见面”,在得知王勇利家住二安乡(六村乡东北方)、与她同岁且大她105天时,代社勤坚信这就是她命中所寻找的丈夫,和王勇利的姻缘一定是美满幸福的。见面后的第二天,代社勤就毫不犹豫地带着3个孩子住进王勇利家中。

  “闪电”再婚后,代社勤对王勇利很好,但却经常提及前夫之事,希望王勇利能替她报仇雪恨,帮她夺回“属于”邵秀凯的三间门面房。她要王勇利陪她一起去安阳中级法院、省高级法院告状,并说等3个孩子长大了,还要报复邵家弟兄,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王勇利怕殃及自己和父母,又觉得冤冤相报何时了,在陪代社勤去了一次安阳中级法院之后,就不肯再去,还劝说妻安心过日子,不要再告状了。后来见妻子不死心,王勇利就趁她外出之际,一把火将妻子求人写的状子、搜集的“证物”材料烧得干干净净。代社勤回来后,非常生气,与王勇利大闹一场。自此,代社勤像变了一个人,没完没了地和王勇利闹上了。她每天早上睡到日上三竿还不肯起床,更别说为丈夫做早饭、到责任田干活了。

  今年阴历3月29日,是代社勤的前夫去世一周年忌日,代社勤要求王勇利一起去给前夫邵秀凯上坟,王勇利没有答应,代社勤没有和他吵闹,只是态度变得更加消沉、阴冷,常常故意在他面前说前夫如何对她好,如何怀念前夫,并说不能为前夫报仇,就对不起前夫。没办法,从不会做饭的王勇利学会了蒸馍、做饭。代社勤常因家务琐事与王勇利吵闹不休,王勇利提出离婚,代社勤不同意。王勇利见离不成,只有维持着过日子。可是,代社勤经常要死要活地闹个没完,渐渐地,王勇利的心凉了。

不敢杀鸡 却敢连伤四命

  在内黄县看守所内王勇利对杀死妻子及儿女一事供认不讳。他说事发前一天,因垒壁墙夫妻再次发生冲突,两口子都觉得过着没意思,不如拼了(一起死)。

  次日早起,他准备出去打工,让妻子做饭,妻子不起床,只管蒙头睡觉。这时他又想起平时妻子挂在嘴边的“早死早托生,早死早年轻”。就对妻子说拼了吧,妻说拼就拼,毫不让步。当时他想自己和妻子一死,小孩也没人养,就先把小孩淹死。他趁妻子代社勤蒙头大睡之机,先后将5岁的儿子和7岁的女儿淹死在水桶里。

  之后,他就手掂斧头冲向正在睡觉的代社勤,说要跟她拼,不知道王勇利已经杀了人的代社勤把眼闭上让他砸,他就用斧头背砸向代的头部……他担心妻子没死,一闭眼又朝妻子砍了两斧头。然后,他又残忍地把小女儿也杀害了。随后又拿出家中常备的安眠药吃了48片,并喝了一些氧化乐果,躺在床上等死……

  就这样,在邵秀凯惨死后短短一年的时间内,心胸狭隘,报复心切,刁蛮成性的代社勤也带着三个无辜的幼子追随而去,邵秀凯一家至此灭门。这一连串的悲剧的发生,给我们留下的思索是沉重而深刻的。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