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殺嬰說開去
 
張三一言
 
2000-9-19
 
【人民報訊】先看一則駭人聽聞的新聞。

武漢市黃陂區蔡店鄉一位婦女違法超生第三胎臨盆之前,計劃生育服務站人員,為了忠實執行黨的政策,強令她墮胎。在引產手術之前,嬰兒已經順利產出。該健康嬰兒被活活扔入大糞池,未死。後有一位老婆婆經過,見嬰兒掙扎在糞水中,將其救起,洗凈以後欲將其抱養,不幸又遇該計生員。計生員將嬰兒從老婆婆懷裡奪走,在眾目暌暌之下,將那九死一生的嬰兒摔打腳踩,並活活掐死在水田中。

凡在醫院出生的超生嬰兒都是有得生、沒得養。這些孩子哪裏去了?在中國,沒有人敢去追問這個問題。

據說,中國古時有一皇帝,見一孕婦,一箭射殺以解自己是否猜中婦腹胎兒性別。

今有黨計生員,凡見超生嬰兒一律殺無赦,以完成黨偉大的控制人口指針。

兩者相同的是﹕視人命如草芥、畜生,殘踏生命視等閑。

不同的是,前者是偶發事件,只死了一個人;皇帝用歡樂的心情去殺人,目的是為了滿足好奇心;後者是普遍全國,到底殺了多少剛出生的和將臨盆的中國小生命,是千萬計、還是億計?屠殺中國嬰兒的事,現在還每分鐘在進行著。沒有人敢去調查,沒有人敢說,可能永遠是一個謎。

屠嬰者是在充滿仇恨的心理狀態下進行屠殺的。不可想象,一個還稍存人性或良心的人下得了手屠殺嬰兒;就是在弱肉強食的動物世界,我們也沒有看到為了生存得好些而殘殺自己族內幼獸的。唯獨有部份中國人為了某一目的,熱中於屠殺自己同類的幼嬰。這些熱中殺嬰者竟是自稱是先進文化的代表(三個代表)。13億中國人民就是生活在這樣的「人類先進文明」的野蠻殺嬰文化中。

殺嬰者的目的是完成黨的既定政策--控制人口的指針--,也是為了達標以保烏紗帽。視人民生命如蟲蟻,殘踏屠殺生命,是黨政策的思想基礎。行這種政策的就是暴政。那些黨的計生員的官位、權益,建立在「合法地」屠殺別人嬰兒的生命、製造別人父母絕境悲哀的基礎上。

共產黨賤視人命的思想是一貫的。

武裝叛亂初期以特務嫌疑大量殘殺自己的同志;發動內戰時用困死幾十萬無辜百姓以取勝;槍斃世界最多的犯人;歷次政治運動迫害和屠殺異己、同志;現在的殺嬰;還有,如餓死幾千萬人、眾多的天災人禍造成的死亡事故--當權者都麻木不仁,漠然視之。這都是賤視人命的表現,都是一派相承的思想和行為。這和槍桿子裡出政權的強權政治是一個銅幣的兩個面。槍桿子裡出政權用在政治方面的奪權、保權上。賤視人命既用在對敵斗爭上,也用在統治人民的政策上。殺嬰是這種思想政策化的一個方面而已。

或者有人說,對死於炸館的三個人給予國葬,不已顯示了我們對人命的重視嗎?江核心也說,每一個中國人的生命都是同樣寶貴的。

我說,這正好表現了共產黨對人命的賤視。一個人說話有沒有力,要看他說的話和行動是否一致。共產黨在對人的生命態度和行為上和江澤民的講話正好相反,那會有什麼說服力呢?明眼人一看便知,那三個被炸死的人命之所以被重視,是因為可以作為當時黨正需要的反美政治工具,有他們的政治利用價值,而不是因為三個人在中共眼中真正擁有什麼生命價值。所以,我們說,從這件事更可以看到,人的生命價值在政治價值之下。只有當人的生命有政治利用價值時,他們才有某些價值。

有人說,為了完成控制人口的大我,犧牲被殺的小我--嬰兒--是必要的。辦大事不可存婦人之仁。我承認,這也是一條道理。自古以來,歷史只記上萬千孤骨上的名將,哪有亡兒、悲母的位置!中共只是繼承這一歷史「優良」傳統罷了。問題是,到了21世紀的今天,我們是不是還能容忍用殘無人道的殺嬰方法來控制人口。這隻有訴諸讀者的良知決擇了。

我們5,000年的文明古國、禮義之邦,就是這樣被共產黨--這個解放了我們,建立了新中國,而且據說是以「為人民服務」為宗旨、現在又是代表人類最文明的三個代表--殘踏完了。

這就是我們的先進的文明!這就是我們的社會主義優越性!這就是我們的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國情!(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