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哭无泪 控诉大陆“准生证”
 
今日原始人
 
2000-9-19
 
【人民报讯】2000年7月1日,是我妻子生产的日子,我在产房守护着我的爱人,怀着一颗即将做爸爸的兴奋与紧张的心。

上午十时,护士告诉我有人找我,我在走廊里看见了大夫和另外一男一女在等候我,当大夫告诉我他们分别是计生办和街道干部时,我并没有太在意,我自认为并没有什么违反计划生育的。然而,那位女同志纠正了我的说法,她说,尽管我这是第一胎,但是按规定必须申领“准生证”,否则不允许孩子生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想与他们纠缠,我只想守侯在我的妻子旁,于是我说,等孩子生下来我再去补办,交一些罚款也行。他们严词拒绝,声明必须先领“准生证”,否则孩子不能生。我抗议,孩子再过几个小时就出生了,等他/她生下来有什么不能解决的。

妇产大夫说话了,说她很为难,如果我不遵守规定,她不敢帮助我,因为那样的话将面临处罚,扣奖金甚至以后不能再替别人接生了。

我哑口无言,只能说立即去办手续。两位干部拒绝了带我办手续的要求,只是告诉了我办手续的程序,给了我一张表格,我拿着表格走进产房,告诉妻子刚才发生的事情,妻子安慰了我,迅速再上面签了字,说了一句让我今生难忘的话:“孩子出生的时候咱们都会在一起的”。

我吻别了妻子,立即打车回家取到结婚证书,然后赶去街道办事处。

我一辈子难忘这个老太太,在关键的时刻,她竟然批评我,嘲讽我,我不管那么多,只要她能立即给我签字就行,然而我失望了,她慢腾腾地嘴里不停罗嗦着,我快崩溃了!但这并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还需要什么单位领导签字,我生孩子是我的自由,与单位领导何干?

没时间了,我给医院里打了一个电话,希望两位干部能体谅我,我只能等孩子出生后再去办什么证了,但是医院的总机不知道怎样找到我要找的大夫或干部,我扔下电话,赶往医院,然而,当我赶到医院时,一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我的孩子死了……

我不知发生了什么,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抱着虚弱的妻子痛哭,我可怜的女儿来到这个世界上仅仅哭了几声,我的妻子怀胎九月只是等到这样的结局?我要控诉,控诉谁?!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