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貪官論
 
2000-9-19
 
【人民報訊】共產黨國,是一個以官為中心的國家,人人以做官為榮,許多人都想當官,哪怕沒有官餉,也要弄個什麼「長」幹幹,有如昔日丐幫幫主擁袁稱帝的「化(叫化子)界勸進會」。由於沾一點官字的邊都身價見漲,所以連婊子都有官妓一說,沾了官氣的婊子是只為上級服務的,非官勿動。每個做官的人,都有一長,能做貪官的人,更是官中龍鳳。在文學作品中的貪官多是一副蠢樣,及事發之後裝瘋賣傻的表演,其實是參透了大智若愚的真諦!

做貪官難!他們必須既能熟練地掌握和運用各種社會科學知識又具有非凡的創造力與勇氣。因此可以說:貪官是今日中共國的「真正精英」,從對人性的弱點、官場的傾軋技巧與各種知識的掌握與認識上來看,他們無愧於佼佼者稱號。

如果讓我回答:腐敗可以鏟除麼?我說:腐敗是不可以被鏟除的。既然腐敗也不能被鏟除,我們的國家和民族還有復興的希望麼?我要說:有,但我已等了幾十年,一次次機會,一次次期望與祈禱,她總是在交臂之間改換了方向。

一、貪欲、人之本性

貪欲,這是人性中最難根除與抵制的本性。有千萬種貪的欲念與化身伴隨著我們,所貪所戀者形形色色。欲而不得,得不足厭,輾轉反側,寤寐思服。故佛家諸苦有:欲不得苦。

一切戒欲戒貪的宗教與律條都是反人性的韁鎖,因為貪欲是生命的一部分,就像基因之於我們。貪欲是生命之火,創造力的源泉。

最大最難捨的貪欲,是貪生。上天堂、成仙、成佛的終極還是對生、色、樂的大貪!暫時的戒除其實是舍小貪而求大貪。如同舍餌釣魚,不貪其何?

宗教與政黨,看透人性的弱點,皆以大魚相誘,騙取信徒的血食供養為生。政客、教主皆釣客,盡做聚沙成塔、積腋成裘的打算,與傳銷實是一路貨色。眾生依了他們的理路去修去行,枉耗盡寶貴的生命與金錢,待你為已、為人、為子孫的投資與希望在他們身上破滅,待你回頭醒悟,找誰去討公道?政黨的宣傳口號,往往就是抓住大眾的貪欲而發,騙子的種種騙術,也是靠受騙者的貪欲來成功。

既然貪欲深植於我們的靈魂與肉體深處,根除是沒有辦法的,唯一的補救措施便是用道德、廉恥及畏懼之心來克制這種」心魔」,減輕其危害的烈度。

二、貪官的溫床

中共國今天的社會結構,就是一個金字塔形,按晶體構造理論,屬於封閉的閉形,而組成金字塔的千萬塊方石,也是閉形,套句現今的流行說法:條塊分割。中國的絕大多數人,都被迫生活在這種封閉的環境中。這種封閉環境的基本存在形式為單位,一說單位,除去先天愚者,都會明白是怎樣一個生態環境。而正是這種封閉的小環境,構成了中共國社會的大環境,構成了黨國社會的基石。

在現實生活中,小民百姓們從生到死都生活在大小形色不一的單位裡。單位是他們的一切:生老病死、升降榮辱系之;兒女出生、入學、入托、本人身份、國民身份的高低貴賤之體現與證明,生活的形式與質量等等。還有單位不管或管不了的事麼?可以說:單位就是單位成員的一切,他們在這裏尋求保護、在這裏受到傷害,他們恨單位又離不開單位。

在這個封閉的社會裡,官們脫穎而出。他們是生存競爭的優勝者,是一方領主,是家長,過去叫領導或書記,現在叫老板或」公僕」。」公僕」左手拿公章,右手拿生死簿,腰帶上吊著所有庫與門的鑰匙,雄踞在與上級單位連接的唯一通道上。他們決定單位的一切,每個人都靠了他的施捨與恩賜而生存。在這種生態環境中的其他個體,只有服從與諂媚的義務而毫無質疑與監督的權力與能力。於是,單位老板的素質與能力決定了單位整體的興衰與存亡,單位的性質與道德也必須服從於一人的好惡。

如果好官主政,這個單位便正常地發揮自身的社會職責,但沒有監督的權力能廉潔多久,令人質疑。如果惡官當權,單位便成為其升官的踏步,為惡的工具,培養奴才及腐敗後代的溫床,成為為其欲望而戰的根據地。這種單位又怎能不畸變成危害社會的毒瘤?

單位是普通成員的生存之地,更是」公僕」們政治生命與社會生命的根本!為了單位的利益與其他單位或個人開戰,為了單位中老板的位子與上下左右開戰,如出動槍手、殺手的正副職之爭,其起因便源於控制權的極高含金量。

誰控制了單位的領導權,便擁有了單位的全部,我說的是全部!當你征服下一個目標單位時,可以動用掌握的全部單位資源,無論正當與否,無形還是有形,就像古代生於亂世的英雄,以一個城堡為根據地,去占有與征服新的目標。從單位到系統,從局裡到市裡、省裡以至中央的道路,全是以一個小小的單位為起點。在征服的過程中,必然動用單位集體的智慧與力量,使出各種高明與低劣、文明與野蠻的手法,沿途還會有各種單位與團體為了自身的利益與之爭斗、聯合與加盟。每次衝突過後,總有單位在吞與被吞中茁壯成長。這條路上的單位與」公僕」們五花八門,旗幟與口號都是:「為了黨、國家與人民的利益」,沒有人喊:「為自己」!

既然單位是貪污與腐敗的溫床與基地,可以鏟除麼?不可以!它也是中共國特色的社會基因與政權基礎,是政府體制的生命。有替代的其他社會形式麼?有的,但要實現這種轉變,就得觸及政府、單位、「公僕」們的既得利益及無盡的預期收益,這顯然不會得到他們的贊成。事情是明擺著的,如果不獲他們這個利益集團的允許,任何言論與行為上的異端與變革,無論多麼合理與正當,都是注定要失敗的!因為,全社會的資源都控制在單位手裡;因為,所有的單位都控制在」公僕」手裡;因為,國家的一切都被罩在縱橫交錯的單位網裡;因為,從心臟到每一根毫毛都被列入了「公僕」們的個人財產裡!「公僕」們平時為勾心斗角、爭權奪利而無所不用其極,但一旦感覺到「主人」要站起來,要把他們清除時,立刻就冰釋前嫌,拉起手、吐出絲來把主人絆倒、捆牢後,再踏上千萬只腳。黨同伐異之謂,信哉!故曰:「公僕團體如一人,試問天下誰敢敵」?為了集體的利益,「貪官」們的自我犧牲精神,可謂驚天地又泣鬼神,如王寶森的視死如歸!其壯烈程度與豐厚回報,比邱少雲、黃繼光高出無數倍。試問:有幾個反腐斗士能如此「識大體、顧大局」?

三、共貪狐步舞曲

(1) 愈墮落、愈快樂

貪官們有良好的心理素質,自打要做貪官之日起,便瞻前顧後地對中國社會的現狀做了深刻的剖析與比較,發現了做貪官才是唯一出路的秘密。

當靈魂開始墮落,各種良心與道德的枷鎖便被拋下,沒有愧疚與罪惡感困擾的靈魂才是真正自由的靈魂。無論多骯髒、卑鄙的言行都輕飄飄地直做無妨,遑論欺騙、標榜崇高與偉大!

參透墮落帶來的物質與精神的快樂,貪官們個個神采飛揚,羨煞旁人。於是,立馬退而結網與」迷途知返」者絡繹於途。後來居上、青出於藍者層出不窮。巨案連連,從「五十九歲現象」到「三十九歲現象」;官階越來越高、金額越來越大,已呈現出專業化、年輕化、現代化、集團化、合法化及最大化、網絡化的可喜趨勢!大有前仆後繼將貪官事業進行到底的決心與勢頭。

(2) 地方人做地方官

由於裙帶風、終身制、世襲制的國粹,貪官們通過易子而官的互助條約,保證了官員隊伍的血統絕對純正。家公司、家企業、家單位的凝聚力與高效率使貪官們獲益良多,經過「考察」、「交流先進方法與經驗」,貪官們對老祖先留下來的寶貴遺產佩服得五體投地!讓民主選舉之類的「顛覆陰謀」見鬼去吧!在中共國特色的深切關懷下,貪官們如魚在淵。也有個別新潮的公僕在手銬、公安「維持秩序」的情況下,改用民主選舉的幌子為自己弄一頂」改革」的高帽。一旦玩失了手,其太上皇的嘴臉馬上暴露無遺!

國企改革幾年來,公僕們向民營企業學會的唯一成果就是家庭作坊式的經營管理模式。一手抓盡權與利,貪與不貪都一樣,這些年因企業破產而下崗的工人們對此招見多識廣!

(3) 官商一家

單位的體制、規模巨細不一,小者兩塊牌子一家人,大者十幾塊牌子還是一個老板。小單位官、商合一,大單位則包括了黨、政、公安、法院與立法機構。這種體制在一般國家是不可想象的。

作為這些單位的老板,想只手遮天還怕不合理合法?官商壟斷經營、欺行霸市;官匪合一,左手提槍,右手執法,腰懸印把子,揣著「解釋」詞典,在一方翻雲覆雨,路人側目自危!當此不可一世,為維護這種「快樂」的感覺,不「貪」實難!

你不貪?有人啟發;你不敢?有人敢!只要你心許默認,多加關懷、栽培即可。秘書、情人、二奶們早有人替你料理!任你是個敲不扁、砸不爛的銅豌豆,在權欲的糞坑裡也非把你漚透、浸潤。

(4) 裹脅示範,日熏月染

黨國是一個講人情的國家。在單位裡,一個人好與壞並不重要,領導說好最重要,大家說好才是真好。幾十年一貫實行的考核好人的標準中就有一條:是否能融入大家,團結群眾。否則輕者是「自由化」,重則跟「不服從黨的領導」相並論。不是嘛?單位的一把手、老板們多是書記,代表著一級黨組織,不服從他,可不是不與黨「同心同德」?

於是,為了生存,馬上端正態度,與「黨、群」打成一片。於是,孺子可教,在一條戰壕裡共食余燼矣。也許,這裏狼多肉少,沒人想分你一杯殘粥,而你不需「調教」,早承「庭訓」,經過一番偵察,看透了上級與同僚的「貓膩」而迎頭趕上,自發進步到先鋒隊裡成為「先富起來的一小部分人」。

或許,你不想貪污,但也不敢不拿分給你那份「補貼」,雖然心裡有過負罪感,但謀職不易,為免受攻擊與砸碎飯碗,只有也滾上一身污泥,以保太平。說不定天長日久,你也就心安理得了。

一箱蘋果中有一個爛掉,其餘的蘋果也會很快腐爛,儘管過程與內因並不相同。如果有一個太不成熟,拒絕同腐,主人及同類肯定皆不痛快。

(5) 順腐敗者昌、逆腐敗者亡

在腐敗大潮面前,誰在思想、行動上不緊跟形勢,就有遭冷眼、原地踏步、下放之虞。別人都「集體創收」,你不識時務要做清官?!四時八節、婚喪嫁娶,人人上貢,你沒有「表示」?明擺著打「上級」和同僚的臉,小鞋、拆臺,等著吧!

不貪污拿什麼協調兄弟單位的」關係」?怎麼辦事?不貪污,斷了手下弟兄的財路,沒人替你賣命工作:公安破不了案;稅務收不上來款;軍隊沒人抓訓練....上無培養之人,下無可用之兵,工作無法開展,你等著死吧!「公僕」無權,生不如死!在笑貧不笑娼的今天,餓死與失節,有選擇嗎?

(6) 給你政策就快貪

為了調動個人積極性,擴大小金庫,為了堵住下面的嘴,以利老板大貪、快富,一些特權單位制訂出臺了帶有明顯創收與分贓意味的「獎懲辦法」。迫使手下用各種骯髒的手段明罰暗搶。

酷刑之下,處女可以變成」娼妓」(如陜西某派出所長的「創收」奇招);收容站開出每人二百元的價,向公安機關收購「財源」(北京機場公安,專抓持護照出境的福建人,每遣返福建一個,取酬勞二百)。於是,想吃飯?快點貪!在提成與指標的」刺激」下,公安、稅務、工商等執罰單位向全社會統一開戰,儘管民怨沸騰,但「創收」戰果顯著:僅公安一條戰線,上面有劉部長的過億戰果掛帥!中間連又小又窮的柳州某局長也身價過千萬!至於逼良為」娼」的蝦米所長們,表揚都輪不上。廣州公安中的巨貪,那才是「標兵」!這叫做政策與策略的「威力」!

(7) 不貪白不貪,貪了也白貪

有權不用,過期作廢!冷冰冰的退休現實,令為官者心寒。為自已、為兒孫計,都要在其位時謀其「掙」!養兒不一定防老,鈔票才是防饑寒的法寶。趁著站最後一班崗時,狠撈一把。下崗前選好苗,扶上馬再送一程。於是,交接時的大洞小洞便一茬茬地傳下去或乾脆銷了帳。

錢在國庫中,千億萬億都是幹放著;伸手去偷,又可能被人贓具獲。弄個工程,標個項目,既大顯「公僕」們的政績,又拉動經濟指數,創就業機會。這造富一方的提案,只要「公僕」拍板,可行性與合理性自有設計與施工方論證。重要的是這弱水三幹中,有貪官的一瓢之飲,錢經這麼一洗,雖然損失過半,但安全性大增:參與者人人有份,名利雙收。如果誰敢懷疑,不是「別有用心」就是「對黨攻擊」!質疑者一旦被吹捧到「對黨的方針政策」持壞疑態度的「高度」,即使是孫悟空也立馬跪地求饒!敢向阿儺、伽葉叫板,豈不是欺「祖」?更不知貧官們肯否點到即止,不再殺雞敬猴?

玩這種大手筆,進項可觀,收入隱蔽,即使將來項目砸鍋,上面為了照顧「影響」也得替其想法蓋住,個人最多弄個「頭腦發熱,出發點還是好的」。如葛洲壩的幾億資金買廢鐵,又敢把誰揪出來?如果聰明點,最好來個集體行動,法不及眾,最多是集體「創收」、「小金庫」之類的屁事。貪官們,「公僕」照當舞照跳,說不定易地為官,正做反腐倡廉的報告呢!既然貪,就得貪出個「層次」和水平,最好是腐敗分子反腐敗,貪污分子抓貪官,就像最高檢察院、國家反貪局不幸落難的某某局長。

貪官們一旦在內斗或單位火並中落馬,又不幸被媒體曝光,被政敵揪住不放,要將其置之死地。這時候,就該拿出平素準備的幾招來保命:裝瘋賣傻,作痛心狀大談沒學法和不懂法....交出黨證和辦公室鑰匙,變成一隻政治上的死老虎,政敵多半不再進攻。拖過風頭就是「內部矛盾」,「戰友們」伸伸手,也就出去了。雖然,丟了黨籍和官級,失去貪污的先決條件,但千百萬革命本錢還在,誰奈其何?

在中共國做貪官,深感保護力度極大,利潤極大,風險極小,思之再三:不貪才是罪過!

(8) 社會需要貪官?

生活在中共國這個國家、這個時代,能不跟衙門打交道的人和事幾乎沒有!就連我是個什麼東西,也得由衙門蓋上大印來證明,這是辦事的一個例子。一樣的事,張三去辦可以,李四就不行,因為黨國有幾千條法令、紀律、辦法、精神、解釋、通知等法外法、法內法、明法、暗法、國法、省法、縣法等等,法學專家也講不清這些相互衝突扯皮的法的來歷與本意!

辦一件事,引用的條文不同,結果可能完全相反。各種「法」的適用範圍及解釋,多憑公僕的個人好惡。他們把持的都是你繞不開的部門,在他那辦事,能辦的不辦,不該卡的要卡,不能拖的拖死你!直到有一天你「懂事」了,找關係、找朋友去「活動」,一句話就成了。一番折騰,欠上堆還不清的人情債。什麼狗屁原則,天天人人都給辦,就給你不辦!

碰上這種又當婊子又要立牌坊的「清官」,還不如找貪官辦事。明白說錢,明白辦事,權錢兩清,省時還省錢。這樣的貪官隨處可見,也就他們才會為咱老百姓幹點實事,甭管看在什麼份上。

你想經商、升官、留學、當兵?去找貪官吧。其實,無論你想幹什麼,都得靠貪官,也沒有貪官辦不了的事。只要不反黨、反政府、反貪官,哪怕你殺人放火或下了大獄,貪官都可以保你。也許有人以為現在到處搞反腐敗,不需要貪官了,然後我以為,共產天下還是貪官的。

四、黨國反貪透析

(1) 誰來反貪官?

反貪局還是紀檢委?從海口某反貪局長綁架勒索私營老板到反貪總局失手的某局長身上,我們看到了反貪局的內幕。僅從媒體曝光的幾宗反貪局貪污案來看,靠他們反腐敗豈不滑稽?最多弄個把沒人收羅門下的小蝦米來湊數。貪官都是有人罩或罩人的人,他們都是能與領導或領導的領導在桑拿浴室赤裎相見、在美女堆裡暢談革命心得的好同志,誰敢抓他?說不定他每月還抽空聽聽反貪局辦案心得呢!

即便真有幾個人為了各種目的要抓貪官,又有什麼本事和貪官斗法?論技術、論手段,貪官可以調動公安、安全局的頭腦為其所用:如廈門的國安局長為藍甫出逃策劃和提供護照;如河南某市的公安幾年如一日,為了堵查舉報信,大拆郵件,並以非法手段獲取的線索來迫害舉報人。即使貪官落馬,公安隊伍依舊,隨時準備聽從招喚,往往辦案者倒成了被監視對象。

論財力,貪官們可以調動百萬千萬的花費進行活動,甚至連辦案人的交通費都可以報批,更別說保障一些特殊支出的費用了。至於辦案的環境,貪官可以得到各條戰線的有力配合與支持,辦案者如瘟神般的討人厭。即便有幾個老百姓肯舉報,真正的內幕還是搞不清楚。中共國愚民失去知情權幾十年了,別說貪贓枉法之事,就連雲南大地震死了十幾萬人也是國家機密,保密保了三十年!

(2) 抓了貪官怎麼判

萬幸某位貪官被拋棄,老百姓也就是悄悄地議論兩聲,還不知法院怎麼判。現在,法院的腐敗與黑暗有目共睹的,貪官主審貪官的鬧劇,見多不怪。有聯曰:以關係為依據,以鈔票作準繩;橫批乃是:無「禮」莫入。打贏官司的訣竅不在法、理而在於權、錢。貪官們別的沒有,唯獨不缺這兩樣致勝法寶!

許多有能耐或罪不至惡極者,以黨紀政紀發落,名曰:「內部處理」或「挽救」。有如此呵護備至的「組織」與審判機構,貪官們實沒有後顧之憂。一個腐敗市長,經過組織「挽救」後,降職去公安或法院任正職的荒唐事,並非笑話或不可能。

(3)、貪官如何坐牢

歷盡了千辛萬苦,總算把貪官判入大牢若干年,但舉報人和百姓還得提心吊膽!現在的監獄是否就能關住貪官?法律面前已經人人不平等了一回了,在這就能平等嗎?

非也!監獄裡的狀況與外面絕無二致,有關係有錢的主還是大爺,在這被尊稱為老大,更增幾分霸氣。(這老大的匪號,現在在一些單位裡已經演繹為對「一把手」的尊稱,倒也符實,萬事不都由這「一把手」或「一支筆」拍板麼?)老大們在監獄裡幹著老本行:收錢,收份子。老百姓進監獄後還是繼續「上貢」與「服務「,權利與義務的關係沒變,僅只換了個場景而已。

貪官們在這裏休假一段時間後,心裡膩煩,可以出去泡泡妞、蹦蹦迪或處理一下「公務」,大門隨時都為他們敞開著,只要向「戰友」們掏錢買張「保外就醫」的票,判刑期間就有了自由。

在獄中,貪官們也可以學習與總結經驗,可以交流與切磋,可以繼續指揮革命隊伍,而且還可以在監獄周圍的豪華酒店裡與獄警、家屬及各級領導開個聯歡會,用一流的特色車隊把自己的身價作一彰顯....

如果哪一天貪官想重新「工作」,減刑不足之余再加個「假釋」也就是了,「不就是錢嘛?大爺我....」於是,休息「充電」之後的貪官又回到了老大的位子,百姓與舉報者能不怵嗎?

人家在大牢裡能重新入黨與提幹,該是多「先進「呀!有人還娶了警花,更讓人加深了「警民一家」的印象。對此,讀者如果還有所懷疑,不妨請去看看「環監獄經濟帶「的風景吧!

(4) 反貪者的下場

揪出貪官才是開始,長期的較量還在後面。在反貪勝利之後接踵而來的不是鮮花與掌聲,刁難與打擊已在扣門!無論你身處何種位置,你已經用自己的行動向所有的貪官和正在努力爭取當貪官的人們發出了危險的信號。為了革命大業,這些棲身明處或暗處的敵人立刻發動了攻擊:以堂皇的理由將你或升或降地解除武裝;以金錢或美色將你拉下水;「領導」們會坦承做官的「原則」,不戰而屈人地對你進行招降。至此,大部分人已受寵若驚地投身「革命陣營」,與貪偕樂矣!

如果還不識趣的話,舉報與審查並舉,單位與社會同攻,鋒芒所指,十族遭殃!至此不投降者,百不遺一。隨著警方的誤傷與殺手的追斬,連最後一個反貪者也亡命天涯,於是「地方靖寧也「。

至於舉報者的遭遇,大家都耳熟能詳:死於監察、檢察與反貪官員的「嚴密保護」之下者有之;死於「意外」者有之;自殺者有之;死於公安的「調查、詢問」者有之;斷舌於公安局者有之;亡命於公安之追捕者有之;囚禁於公安「內控」者有之....舉報者錯生在這個時空之中,面對家人的痛哭、政法機構的打擊與陷害、貪官走狗的追殺、社會的冷漠....他們無處可逃:工作、戶口都在人家手裡攥著,貪官不松手,你就走不了;鄰裡與同事們躲瘟疫般避開你,所有的親屬都為你的行為受到集體懲罰。(雖然沒有公開說明,但各種具體實在的打擊卻準確地落到與你有關的每個人頭上!)

為了生存,舉報者只有逃跑,象喪家之犬,他們只有一張身份證還能證明自己是人。他們的一切全毀了,包括下一代的幸福與希望。這種悲慘的結局教育了千千萬萬的後來人:不要相信辦案者的任何承諾,一旦失去利用價值,舉報人是第一個被出賣與拋棄的。他們不過是以舉報者的線索作為官場晉身的臺階或要挾對手的談判籌碼而已!他們中的許多人,其實是一隻暫時披著人皮的狼,比所謂的貪官更邪惡。如果你不視詮芬話愎肚彜瞪幕罘ǎ煥吹氖歉純嗟腦庥觶?p>五、癡人仍需說夢

經過對這些社會現實的觀察與剖析,我認為在中國現行制度下來奢談鏟除腐敗與貪官,簡直是癡人說夢!

如果把貪官的贓款收歸國庫的同時處以倍數的罰款,用以獎勵舉報人及辦案人,本人財產不足交納的,直系親屬的財產一併沒收,直至交清罰款。讓貪官得不償失、傾家蕩產,既使舉報者可以重新開始生活,又讓貪官的舉動得不到家庭成員的支持。在許多貪污案中,家庭往往是貪污的發源地,妻子、兒女是貪污的幫手。

如果對提拔貪官的官員一併處罰,讓他們也負起相同的法律責任,他們還敢如此賣官斂財麼?

如果剝去黨籍、行政職務的保護外衣,做到法律面前官民平等,「公僕」們還如此肆無忌憚麼?

如果對包庇罪犯的官員進行追究,如果李士祥及霸州公安局那些製造假案的局長們能被判刑或撤職,還有幾個肯效尤者?

如果真對製造冤假錯案的司法官僚們處以反坐之罪,姚曉紅們還有市場麼?如果制訂的法律能真正體現民族的利益,而不是出於一黨之私使同一個民族分成了三六九等,會有那麼多扯皮的亂律麼?

如果能清除繁浩的廢法,使官僚們失去弄法弄權的依據,失去卡壓百姓的假令箭,他們又如何敲詐百姓?貪官們又憑什麼斂財?

如果能改革公務員中的「官癡「,讓他們按公正、公開、公平的原則辦事,對那些不能遵守制度的官僚清除不貸....

沒有什麼如果,因為黨國的法律由貪官制定,執法機構被貪官把持,社會被貪官壟斷,傳統的新聞與媒體為貪官吶喊,文人們拿著貪官的津貼在故紙堆裡尋覓,只為了論證這種「國粹」於國於民均是不可拋棄的「傳統遺產「!我在多夢的季節裡幻想,幻想在這塊土地上重新看到大唐文明的光輝,我熱愛唐詩,更熱愛那個可以自由思考與呼嘯的年代。

但耿耿長夜,遲遲更鼓敲醒的只是千百萬英雄志士的強國夢!拋頭顱、灑熱血換來幾十年家天下!野夫老矣!徘徊雪夜、把酒花前,空有「明朝紅日還東起,流水難悄壯士心」的哀鳴。

在這個貪官的國度,在這個貪官的時代,我只能說中國還有希望....因為天下是黨人的天下,黨人淩駕於國家國人之上,貪官們利用維護黨人利益的藉口對國人敲骨吸髓,在這片土地上橫行無忌,貪官之於中國,與歷代亂國的閹宦何殊?

如果政客們真正想振興中華、真正為未來設想,就應該實行民主選舉,清除唯上是聽的司法官僚。廣開言路的措施不會顛覆政府,「反黨」、「攻擊政府」、「攻擊社會主義」的罪名已成為貪官們用來保護自己、割斷民眾舌頭與喉管的「護身符」!我們的國家、民族在貪官、「公僕」們的交替蹂躪之下已氣息奄奄,愚民們卻還執迷不悟,他們竟將最後的一絲希望寄托給貪官,把改革體制、振興民族的寶押在他們身上。「民運」們也在喋喋不休地祈禱著能救中國,但他們卻認為中國已衰弱到不能換醫生的地步,他們至今還仰賴著貪官的恩賜與平反,因為他們是文革中經歷了大風大浪專營政治投機取巧的一代。

愛國、愛中華的抗共民主先鋒們,想到中國的現在與未來還在共產竊賊手中!想到共產愚民及其衍生出來的陽萎「民運」分子,我們心何以安!

轉自中華評述(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