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域中,贪官天下——中国腐败全景图
 
林保华
 
2000-9-18
 
【人民报讯】不论是刚刚开完的北戴河会议,还是九月下旬中共国庆前夕召开的十五届五中全会,反腐败都是主要的议题之一。

的确,北京正在加大反腐败的力度,大批贪官被揪出来,这点倒不必担心会有多少“冤假错案”,问题只是在法律面前,也就是在判刑时是否人人平等,还是根据不同的需要选择性的反腐败。

这一年来揭发出来涉及副部级以上的大案拖到现在,已经审结或还在处理中的案子有:

一,厦门远华集团走私案;二,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贪污案;三,前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郑华贪污案;四,光大集团董事长朱小华贪污案;五,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贪污案(已枪毙);六,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贪污案(已经二审判处死刑)。

上述案子涉及款额从胡长清的七百万元万到上亿元不等。其中福建省的厦门远华集团贪污案涉及数百人,有说三百人,有说八百人,也有说一千人者,金额八百亿人民币。但因为涉案者层次太高,如前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现任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也在大淫窝“红楼”为集团总裁赖昌星题字,不知道在接受了什么样的服务以後令他如此感动。但为了“稳定”的需要,怕扯出太多省级干部就保不住当年的福建省委书记、江泽民的亲信贾庆林;也怕扯出众多军头更是“毁我长城”;总之对“我党我军”形象造成太大的损害,因此有消息说福建省内只处理到厅级干部为止;而军队也只处理到总参谋部情报部部长姬胜德为止。

根据香港《东方日报》来自厦门的消息,远华集团案子中部分受审查的官员将责任推给一位现任省级官员身上,目前逃亡在海外的赖昌星则还神气活现地扬言如果对该省级官员不利,他会采取报复行动。而厦门的知情人士表示,赖昌星的担心是多馀的,因为中央根本就不想整治那位省级官员。现在案子搞不下去,只能在那里僵着。

除上述大案外,这几个月来媒体报导涉嫌被审查或被判决的重要贪官和典型贪污案,随手拈来的就有:珠海市委常委锺华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副司令员陈忠;;深圳市人大副主任、前副市长王炬;前华润集团董事长朱友蓝;前中旅集团董事长朱悦宁;前中信嘉华银行董事长金德琴;共军总参谋部情报部部长姬胜德;河北省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属下的集体贪污案,包括沧州市市委书记薄绍全、河北省交通厅副厅长张建、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等;浙江省边防总队政委位保国;四川交通厅副厅长郑道访;四川省交通厅厅长刘中山;海口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德伟;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长周文吉;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部主任、中共党史专家杨少练;安徽阜阳市市长萧作新夫妇等。有报导说全国政协常委、前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也被审查,後新华社发表对他的专访谈深圳的改革开放,看来北京已放他一马。从东海之滨到遥远的边疆,都有官员在贪污。

其他虽然不涉及高官但有代表性的大案或集体作案的有:走私金额达两千亿人民币的汕头走私案;深圳泰明国贸二十亿元骗案;革命圣地井冈山门票集体私吞;当年被毛泽东列为社会主义农村典型的浙江省上华村连着两届村官员集体贪污案;等等。

至於挪用公款之类也数不胜数,例如九七年到九九年上半年期间,有四十三亿扶贫基金被挪用到弥补行政经费、建房和买车等,二十四亿用於非重点贫困县。高等院校的资金也大量被挪用。

海关系统几乎全线崩溃。涉及各种走私、贪污受贿而被撤职、审查、判刑的就有国家海关总署副署长、海关总署打击走私办公室主任王乐毅,广东省有湛江海关关长曹秀康,湛江海关调查局长朱向成,茂名海关关长杨洪中,深圳海关关长赵玉存,惠东海关走私侦察局长张荣景;海南省是三亚海关关长黄贵兴;福建省是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福清海关关长郑平,蒲田海关关长方磊,福州海关的马尾海关关长林水秀,马尾海关副关长陈朝院;浙江省有杭州海关关长耿永祥,舟山海关关长陈立钧;江苏是连云港海关关长(姓名不详),还有山东的济南海关关长高庆亭等。其中王乐毅担任过黑龙江省的哈尔滨海关副关长和辽宁省的大连海关关长。因此从南海的雷州半岛到北国的松花江上,中国的海关形同虚设。新华社不得不承认,海关总署直属的十三个海关领导官员已被更换。

水利工程也是大贪污案的温床。前年被总理朱熔基点名为“豆腐渣工程”的九江大堤,在重建後,今年春天下了场大雨就垮掉了,被称为“豆腐花工程”。三峡工程因为集中了全国最多的资金(约六千亿元人民币),因此也集中了全国的腐败分子,贪污案时有所闻。已经被揭发的贪污案件就有:

三峡经济开发公司经理金文兆(译音,有一总裁叫荆文超,可能是同一人),将国家三峡建设基金中的十二亿元人民币汇入自己的海外帐户,然後宣告失踪;

酆都县国土局局长兼徵地办公室主任黄发祥贪污一千五百多万元,被判处死刑;

酆都县国土局工作人员陈芝兰挪用公款买股票,判十五年徒刑;

万州区移民局出纳员万素梅挪用公款赌博,判十五年徒刑;

云阳县新城建设指挥部工作人员集体收贿;

巴东县贪污焦家湾大桥工程资金;

三峡工程移民模范县巫山县平均每年贪污挪用三峡工程移民安置费三千万元;

涪陵市市委书记赵甫安贪污受贿;

葛洲坝集团的三峡实业公司总经理代兰生从国外进口废铜烂铁的设备。

等等。

外交是内政的继续,丢丑当然也丢到境外、国外,除赖昌星和郑华已逃亡国外外,广东粤海集团属下在香港的上市公司广南集团涉及十五亿元诈骗案,香港廉政公署拘捕了包括前董事总经理黄晓江在内的九个人,其中有广州军区企业负责人。八月中旬,廉政公署还通缉广南集团前主席孙观等十二人,大部分是大陆的外派干部,现在已经回到国内。北京如何处理这件香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值得注意。

驻外使领馆也有丑闻。中共前驻加拿大领务参赞魏振东在任期同情妇合作骗取华侨和华裔新移民总共七十五万加元,这个丑闻上了该国主流媒体环球邮报的头版第二条新闻。而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有官员向偷渡到美国的中国人出售中国护照的事也有所闻。

在网上看到一篇总结中国当今十大腐败现象的“奇技淫巧”,即:美女云集繁荣娼盛、寻找後路狡兔三窟、夫唱妇随沆瀣一气、舔犊护子移民海外、蛇鼠一窝前扑後继、权钱交易投桃报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买官卖官购销两旺、豪夺巧取蚕鲸吞、三十六计杀为上策。尤以後者的“杀为上策”最为毒辣。文中所举杀人灭口的例子还是小官所为,实际上一九九一年被枪决的深圳中信实业银行深圳分行行长高志祥就是因为坦白得太彻底了,把高层人士也供出来才惹了杀身之祸,而不是“坦白从宽”。今年被枪毙的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也因为交代了用八万元(应该是缩小了的数字)五次为自己买官就匆匆被处死了,试想想副省级的干部要买官,要向何等人物才能买到?

海关总署副署长以下已经烂掉了,正职的署长大人伟大到出污泥而不染,还是同流合污还没有被发现?或者是官僚主义高高在上听任下属胡作非为?远华集团案福建烂了一大片官员。从一九八五年就在福建工作,并且做了代省长、省长一直到正职的省委书记,九六年才离开福建的贾庆林不但无过,而且有功,提拔到京畿要地准备递补进第四代领导集体中?全国官场腐败到骨髓,作为正职“核心”的江泽民不但廉洁奉公,而且是个“反腐败”的英雄?这些,人们能相信吗?

实际上大的腐败案都涉及了江泽民或李鹏的人脉,或者是他们的家族成员,所以特别难处理,因为涉及到他们的利益和高层的权力斗争。

远华集团案事关中共高层、特别是江泽民地位的稳定。刘华清主要是子女涉案,但因为刘华清是邓小平授江泽民予“核心”地位後由刘华清来辅佐,特别是来镇住桀敖不顺的军队的。江泽民怎麽可以忘恩负义来动刘华清的子女呢?何况动了刘华清就等於动了中共的“钢铁长城”,会动摇党本、国本。

至於贾庆林,除了江泽民同他是六十年代以来的老关系外,还因为他利用贾庆林来剪除陈希同的“北京帮”势力,如若贾庆林因腐败而下台,陈希同的北京帮乘机翻案,中共高层要天翻地覆了。因为陈希同和李鹏是同盟关系。而且江泽民如此“慧眼”识人,又该怎样向全国交代?因此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江泽民立刻在几天之内就紧急刹车。不但叫贾庆林到处亮相,还特别安排涉案较深的贾庆林老婆林幼芳接受香港中资背景电视台的访问,为所传她同贾庆林的离婚辟谣。但是这位当时福建省外贸集团总公司党委书记竟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远华集团。涉及走私八百亿元人民币,走私货物包括石油、汽车、电器、香烟、钢材、塑胶原料、化工产品的远华集团,其中石油估计是全国市场占有率的三成,并且供应了福建省所需要的塑胶原料,这是在挖林幼芳外贸集团总公司这个国有企业的墙脚,如果不是分赃的话,应该是很激烈的竞争对手,林幼芳怎麽可能不知道它的存在呢?明显的“欲盖弥彰”也。

至於江泽民家族中,也有丑闻爆出来。他的外甥(妹妹江泽玲的长子)邰展因炒作房地产欠扬州工商银行一千一百五十万元无法偿还,竟伪造文书,被告上法院,但法院受到包括市委书记、市政法书记、和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压力,被迫停止调查和审判。

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在上海打造电讯王国,担任上海市政府直属企业上海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还是上海信息投资公司的董事,负责实现上海和华东地区电讯通讯和有限电视网络现代化的任务,因为他所向无敌的特殊背景,因而有“上海通讯大王”之称。江绵恒被委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後,并没有放弃商业活动,仍然继续发展他的商业王国,利用旗下的公司,与生产空调的春兰集团属下公司结盟,将後者生产的家电产品电脑化。而联合投资集团准备同台塑集团董事长王永庆儿子王文洋的宏仁集团合作,投资八亿美元,在上海浦东设立晶圆厂的半导体王国。江绵恒又红又专,又权又钱,且看将来会不会上贪官榜,还是“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至於李鹏线上的人物是更多了。李鹏担任总理的十年,是大贪官形成、发展和成熟的黄金时期。朱熔基接手的就是李鹏留下的烂摊子。这原因同他的家族深深地卷进一些贪污大案中是分不开的。现在人们所谈的是九四年李鹏老婆朱琳卷入长城科技诈骗案,最近再卷入成克杰案,实际上早在李鹏担任副总理期间主持大亚湾核电站时,那时参与竞投有关项目的西方跨国公司就争相往大亚湾核电站驻北京办事处行贿送礼,因为办事处主任就是朱琳。

李鹏的子女全部“下海”做官倒。担任华能集团董事总经理(副部级)的大儿子李小鹏虽然有公款私存案的案底,但因为江绵恒提升为副部级的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所以他也出任现职,实际上就是利益交换。次子李小勇作为武警军官也经营企业,倒卖批文,参与走私,同李纪周的走私案有关连。女儿李小琳是官商公司中国电力国际执行董事兼副总经理,一身名牌,不知道钱是哪〖赚来的。九六年在香港的开业酒会上,抢尽风头,把董事长冷落在一边,十足是她妈朱琳那股风骚劲儿。

三峡工程又是李鹏的禁脔,有那样多的大贪官出现,李鹏家族会清白吗?李鹏以水利专家自称,因此水电部门成为他的地盘,根据审计署今年一月的报告,去年挪用水利建设资金及乱集资的金额就达三十亿元,其中五亿是属於三峡工程的。李鹏的“专业”也世袭给子女,且看能传多久。

相对於李鹏和江泽民,朱熔基及其家族比较干净,对部下的腐败也不留情,所以对反腐败可以比较无所畏惧。当然,他的亲信中,有不争气的朱小华坏了他的名声。不过这也正好说明,反腐败要靠制度的改革,否则就是“清官”,也会近墨则黑,包括朱熔基自己。所以禁止军队经商,国务院派人去接管,接管者开始可以是清官,但不久之後也会同流合污成为贪官。所以对朱小华的堕落也不必大惊小怪。朱熔基的儿子从事金融业,在专制体制下这是堕落性高的行业,就是朱熔基家教严,只怕也难顶制度性的腐败。

中共当局从来不允许有反对派来反腐败,大陆唯一的民间反腐败组织“中国腐败行为观察”负责人安均今年四月就被河南信阳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罪”判处四年徒刑。连“观察”也是犯罪行为,可知中共心虚到何种程度。中共组织官员和家属观看反腐败电影《生死抉择》,组织参观成克杰的腐败展览会,如果以为会达到反腐败的效果,那是自欺欺人。九一年深圳枪毙高志祥的公审大会,大小官员云集受教育,公审结束立即拉去枪毙,这是最生动、也是最恐怖的反腐败教育了,可是深圳的腐败有增无减,正应了那句顺口溜:“大腐败台上作报告,中腐败台下呼口号,小腐败站着戴手铐。”高志祥的地位能同现在那些贪官相比较吗?

除了担心反腐败会导致“亡党亡国”外,还在於江泽民把反腐败用作政治斗争的手段。江泽民“核心”地位的稳定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同他掌握那些贪官的把柄有关。前政治局委员陈希同被整治就是教训,江泽民也是杀陈希同警告李鹏,所以李鹏在政治上已经无所作为,只能斗朱熔基而不敢碰江泽民。在远华集团走私案中整了姬胜德而不追究刘华清的儿子和迟浩田,相信也是江泽民实现“枪指挥党”的重要手段。但以反腐败作为权力斗争的手段,必然鼓励那些“站队”正确者有恃无恐地去贪污腐败,因而只能使腐败越演越烈。陈希同借兴建东方广场和申办奥运搞腐败,现在贾庆林在涉及远华案被保住後不但没有收敛,还不顾大批反对声音插手国家大剧院的兴建和申办奥运,当然不会放过其中的油水。不进行政治改革制约绝对权力,中共反腐败是不会有出路的。

面对这些腐败情况,北京处於两难之中。一是鼓励以权谋私使官员们对这个政权有利益上的结合而有认同感,从而一起捍卫免被颠覆,但又如何控制这些贪官们要“自律”,不要贪得无厌而失控,触发民愤和掏空国库;二是既要反腐败来阻吓那些贪官不要太过分,但又不能挖出太多的贪官而引起民愤。正是这两难情况,无法找到平衡点而使反腐败不但吓不倒贪官,反而令老百姓对这个政权越来越深恶痛绝。老百姓在忍无可忍下,冒着危险在电台的扣应节目中要腐败的中共下台,令当局震惊。

报载朱熔基在北戴河会议期间接见审查远华集团的“四二零”调查组时说:“清查远华走私案是江泽民和六个政治局常委一致同意的,不管清查到谁,都要一查到底。”不知道这是说给江泽民和李鹏听的,表明他要动真格,还是放放空炮,愚弄老百姓?李纪周涉及好多走私大案,也是李鹏的人,他的案子迟迟没有宣判,是否留着给李鹏作污点证人?问题朱熔基动李鹏都难,在江泽民的反对下,还能动到江泽民的其他禁区吗?(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