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自诉:我是这样与成克杰勾结的
 
2000-9-18
 
【人民报讯】16日央视《新闻调查》播出关于成克杰受贿案特别节目,李平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记者采访。

  2000年9月14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曾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主席、区党委副书记的成克杰因受贿罪被执行死刑,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高级干部中数额最大的受贿案件,也是新中国历史上因经济犯罪被处以极刑的职位最高的领导干部。

  那么,如此高位的成克杰为什么会走上犯罪的道路?他又是如何收受巨额钱物?成克杰受贿案到底给予我们怎样的警示呢?昨日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新闻调查》对这些广大读者关心的问题进行了详尽的披露。

从中我们不难看出,成克杰的犯罪记录比起中共党内其它的高官们,只能说是平平。成克杰为了与半老徐娘李平结婚而贪污,比起中共党内一些对金钱美女无休止贪婪性的高官们,尚逊一等。然而为什么偏偏成克杰上了断头台?并且成克杰进京当了副委员长后,中共并未披露他在北京的所作所为,所揪出来的罪行只是1998年前的陈年旧事。这一点值得推敲。分析家认为这是中共权色之争的后果,叹的是成克杰没有远华案庆林那样强硬的后台。成克杰案件的查处再一次昭示,党内腐败分子大有藏身之处,法律面前并不是人人平等。

  以下内容为节目实录。

  审判长:判决如下,被告人成克杰,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刘家琛:成克杰受贿案是建国以来,职务最高、受贿数额最大、被判处死刑的案件。当然,对他判处死刑并不是因为他职务高就判他死刑,主要是他的罪行特别严重,情节也特别恶劣,对社会的危害特别大。

  认识李平 一生转折

  (画外音)翻开成克杰的人生履历,可以看到辉煌的昨天。

  成克杰,1933年出生于广西上林,并长期在铁路系统工作。1986年起,成克杰先后担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常务副主席、党委副书记,直到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然而也就在1986年,他结识了香港商人李平,这成为他命运的转折点。

  中纪委八室副主任姚增科:转折点就是与情妇李平相识,贪色加剧了他这种腐败蜕变,要贪色导致他贪财。贪财,必然手往外伸,捞取不义之财,采取各种手段,非法地赚钱敛财。

  李平:他说他第一次见我,他就对我挺有好感的,后来大家又经常聊天,又进一步了解。

  关系特殊 无话不谈

  (画外音)比成克杰小20岁的李平曾在广西工作生活多年,后来成为香港永久居民,并在香港注册了一家公司。1992年,她与成克杰有了特殊关系。

  记者:你感觉到在有这种特殊关系以前和之后,你在生意上,成克杰帮你的程度有变化吗?

  李平:在这之后,大大小小的事,我什么都跟他说。

  记者:他是不是有些事也不办呢?

  李平:我找他的事,好像他没有不办过。

  记者:你们有了这种特殊的关系之后,他那么愿意帮你,原因到底是什么?

  李平:因为我们是打算结婚的,如果不存在这个结婚的前提,那么成克杰可能不会想帮我赚这笔钱。

  记者:为什么要赚钱?

  李平:因为当时大家都有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先赚钱,后结婚。

  密谋结婚 开始敛财

  (画外音)先赚钱后结婚的密谋发生在1993年底,由于双方的关系被成克杰妻子发觉,成李二人非常惊慌,当天在成克杰秘书周宁邦驾驶的车内紧急商量对策。

  李平:成克杰跟我说,他说你放心。

  (法庭上)成克杰:如果我离婚,我一定要跟她结婚。

  李平:他的秘书当时就跟我讲,他说,他说你们这样太冲动了,他说这样不行的,你们现在结婚也没有什么经济基础,结了婚,躲在烂茅棚里面也谈不出什么感情了。

  原成克杰秘书周宁邦:你有经济基础吗?既然没有经济基础,那你做你的生意去吧。

  李平:要我先赚钱,利用成克杰的关系先赚钱,后结婚。

  周宁邦:我说你现在趁他在位。

  钱权交易 演二人转

  记者:成克杰当时的反应呢?

  李平:他说要为我将来的生活着想,所以他也同意帮我做生意,先赚钱。

  记者:在我们大家的概念中间,既然你们谈到结婚,那你赚的钱,那当然就意味着以后是大家共同的钱。

  李平:对,我个人认为是共同的。

  记者:成克杰他会做生意吗?

  李平:成克杰当然不会做生意了,他只能是利用他的职权帮我。

  记者:有什么说法?他当时说了什么?

  李平:成克杰只能说让我看看有什么项目,找找看有什么做的。

  中纪委八室副主任姚增科:从此开始,(他们)有计划地、有目的地赚钱敛财,一个充当钱耙子,一个充当钱袋子,可以说是疯狂地上演了一幕幕权钱交易的二人转,他们赚钱敛财的一个主要的依靠对象,就是广西银兴公司的总经理周坤。

  广西银兴房屋开发公司原总经理周坤:因为李平讲,成克杰可以保我,没有事的,她说叫我放心。

  周坤钻营 买通李平

  (画外音)广西银兴房屋开发公司是一家国有公司,股权归广西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所有。1994年初,就在成克杰、李平密谋不久,周坤向李平提出,如果能让银兴公司承建南宁西园的停车城85亩土地开发工程,可以付给巨额好外费。

  周坤:因为那块地比较大,80多亩,所以,买得到这块地是比较好的,可以赢利一个多亿。因为这块地是南宁市的,南宁市没有拿出来拍卖,没有竞标,还没有这个过程。

  李平:他说这个事一定要成克杰点头,他说广西找其他任何人都解决不了,这样我听者有意,我说可以,如果我确实可以帮你拿到这块地,到时候怎么合作,他就说给1000万。我觉得也可以,后来我回去我就把这个情况告诉成克杰。

  记者:钱的事告诉成克杰了吗?

  李平:我想也应该说了吧。

  记者:1000万的数字告诉他了吗?

  李平:我跟他无话不说,什么事我都会跟他说。

  审判员:李平向你提起银兴公司要承建项目的时候,跟你谈到好处费问题了吗?

  成克杰:她讲过,她说介绍工程会给一些中介费。

  记者:第一件事,拿项目的时候怎么拿到的,你知道吗?

  李平:我想具体怎么办我不太管了,让成克杰办了,他找谁,我从来不问。

  为好处费 一人操作

  (画外音)为了让银兴公司顺利拿到工程项目,成克杰做的第一件事是将广西银兴房屋开发公司划归区政府直接领导。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原副秘书长刘咸岳:他那天正好到北京参加人代会,我到机场去送,他临时交代了一件事,说秘书长,你今天下个文,把银兴公司从国际公司剥离,划归政府直接管理。当时银兴公司我听起来都很陌生,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懂,另外我感到这件事很突然,政府、党组从来没有讨论,办公会从来也没有讨论。这件事这么大,合不合法,我心中也没数。

  (画外音)成克杰的一句话便将银兴公司划到了自己区政府,至于由政府的哪个部门分管,如何进行管理,却从来没有讨论。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原副秘书长刘咸岳:这次成克杰案发以后,我才发现,原来成克杰划归以后,怎么管理他也不管了,其实就是他一个人来操作。

  记者:转了以后,对李平和成克杰有什么好处呢?

  周坤:在我们公司里面,两个项目就要了不少的好处费。

  记者:你在国际经济技术开发公司,他不同样可以跟你要好处费吗?

  周坤:他隔了一个,公司的直接领导不是政府,他不能指挥我们那个公司,他只能指挥国际经济合作公司,我们直接划归政府管理了,他可以直接指挥我们这个公司。

  投其所好 得寸进尺

  (画外音)1994年4月,成克杰在南宁市召开研究自治区40周年大庆有关项目的办公会议上,明确提出停车城项目由银兴公司来开发。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原副秘书长刘咸岳:西园停车城这个事,政府、党组办公会议,或者政府办公会,从来没有正式讨论过。那么成克杰他召开过一些小会,我参加过一两次小会。

  南宁市原副市长杜宝成:当时,成克杰在会上提出,关于广西四十大庆,区政府要帮助南宁市完成几项基本建设,其中提到了银兴停车城。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原副秘书长刘咸岳:他讲了一下停车城,停车城这个项目列为重点项目,施工叫银兴公司来施工。

  南宁市原副市长杜宝成:是当时自治区主席成克杰明确的,由政府的一家公司,就是银兴公司来开发承建这个项目。


  专门开会 强压地价

  (画外音)随即成克杰马上给自治区计委打电话,要求抓紧立项。

  广西壮族自治区计委梁斌:催得很急,当天就要办好,但起草过程中发现,原来这个项目所有的申报文件都没有,我们投资处的梁子强打电话,叫银兴公司送来一个申请立项的报告,那个报告非常简单,也就那么几行字,因为那么大规模的项目,投资又那么大,按照要求的话是完全不符合程序的。但是由于当时的情况,我们只好就办了,整个立项就是6月1日办的。当天起草,当天就签发出去。

  (画外音)1994年6月1日,区计委签发了立项文件,银兴公司如愿以偿拿到了这个项目。

  审判员:这个项目在银兴公司承建之后,李平是不是得到了好处费呢?

  成克杰:是得到了。

  四出活动 终于得逞

  (画外音)然而,就在李平前往银兴公司索要好处费时,周坤又提出压低地价并追加好处费的进一步要求。

  李平:后来1000万敲定以后,过了一段时间,周坤又说地价太高了,85万1亩,所以要求地价降到60万1亩以下,他说如果能降到60万1亩以下,他说再给我增加好处费。

  周坤:我跟她说,要是70万能买得到,就给她800万块钱。

  (画外音)此前,按照南宁市有关方面所做的地价评估报告,停车城项目的地价是每亩96万元。

  记者:当时周坤跟你说这话以后,你觉得难办吗?

  李平:我不知道难不难办,我就把周坤的原话讲给成克杰听。成克杰能办就办,不能办我就告诉周坤不能办。

  记者:通常来说孟褡錾馓傅丶凼欠浅D训模煌蚩榍⒘酵蚩榍⒓盖Э榍蠹叶蓟ゲ幌嗳茫幌陆导鄯饶敲创蟆?p>  李平:这不是跟私人买,是跟政府买。

  记者:难吗?

  李平:成克杰发话,我想不难。

  (画外音)为了多拿好处费,成克杰多次要求南宁市政府压低地价,他甚至亲自出动,专门就地价问题到南宁市召开了只有几个人参加的小型会议。

  南宁市原副市长杜宝成:当时参加办公会的,还有宋福民,当时是市长,有我,还有其他几个人,就谈到四十大庆的一些项目的问题,最后谈到停车城这个项目,就地价的问题,当时就没定下来。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原副秘书长刘咸岳:就研究西园这个停车城,怎么加快速度,名义叫加快速度,四十周年大庆要搞完,实际上就是地价问题。

  南宁市原副市长杜宝成:就协调地价问题,宋福民和银兴公司的老总周坤,当时在会上就吵起来了,实际协调是不成功的。

  记者:你参加这个会议以前,心里的价位已经是多少?

  周坤:心里的价位是70万。

  南宁市原副市长杜宝成:成克杰最后定55万1亩出让价,每亩的出让价是55万。

  记者:你感到意外吗?

  周坤:我当时想55万能买到,我心里面想,肯定是成克杰从中帮了忙,否则55万买不到。

  记者:最后这55万谈下来了,你们怎么谈追加好处费的问题。

  周坤:一亩55万,跟70万就差了15万了,85亩,就有1200多万块钱,1200到1300万那么多。最后谈来谈去,我们讨价还价,谈来谈去,又增加800万。

  记者: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实际上李平通过成克杰把地价压下来,实际上是给她自己增加了好处费。

  周坤:是这样的。

  在成克杰的压力下,南宁市政府不得不将地价由每亩96万元降到55万元,仅此一项,国家就损失了3000多万元。

  恶性贷款难以收回

  钓上了大鱼,周坤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就在李平再次索要好处费时,周坤又提出了贷款的要求。

  周坤:我说现在公司很困难,可否给我们公司贷一点款。

  李平:周坤又提出贷款,说他们资金很短缺,如果能贷到款的话,还可以再增加好处费。

  记者:你可以不帮他贷款!

  李平:他说贷了款以后给好处费,我把这原话就告诉成克杰了。

  记者:为什么你们谈好了条件,已经要支付她的好处费了,你又提出贷款的问题。

  周坤:因为我们公司没有钱,我跟她讲,你不帮我贷款,连好处费都给你支付不了。

  记者:如果说没有李平帮忙,没有成克杰起作用,你们能不能贷到这么大一笔款。

  周坤:不能。

  审判员:在银兴公司承建停车购物城的过程当中,你是否帮助银兴公司向建设银行取得过贷款?

  成克杰:我帮助联系,让建行给他们贷款。

  只要赚钱大家高兴

  在成克杰的多次要求下,建设银行广西分行先后6次给银兴公司贷款7000多万元,这些钱绝大部分至今没有归还。

  建行广西分行原副行长陈家强:这已经成了我们的一个不良资产,一个很难收回的项目。

  从银兴公司划归政府到工程立项,从压低地价到帮助贷款,成克杰、李平、周坤3人紧密勾结,步步为营,置国有资产于不顾,而单就这一个项目,成克杰、李平获取的好处费就高达2000多万元。

  记者:当时拿到2000万元的好处费后,有没有跟成克杰说过?

  李平:应该说过。

  记者:他有什么反应?

  李平:反正只要我赚到钱,我高兴他也高兴。

  记者:是不是在钱财方面你们有约定?

  李平:跟谁有约定。

  记者:成克杰。

  李平:成克杰也问过我,在香港买一幢别墅大概要多少钱,我说买个好的别墅要三四千万元。成克杰就认为还应该给我赚多点钱。

  在非法获取2000万元巨款之后,成克杰、李平仍然欲壑难填,他们和周坤又将目光投向广西四十周年大庆项目之一的民族宫工程。

  审判员:在决定让银兴公司承建民族宫这个项目之前,李平是否向你说过什么?
  成克杰:她跟我反映过,政府有个民族宫工程,政府的银兴公司想承担这项工程。

  审判员:在跟你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有没有说到好处费的问题?
  成克杰:说过。


  为揽工程事必躬亲

  几乎是银兴停车城的翻版,成克杰很快指定民族宫工程由银兴公司负责。而周坤也故技重施,在工程施工之后,又提出让成克杰压低地价,帮助贷款。

  李平:周坤拿到工程以后,就几次提出要政府拨款,又提出要贷款,总共提了4次,每次前他都跟我说有好处,我也都跟成克杰说了。

  记者:你为什么不直接跟组委会或者跟成克杰本人申请贷款?

  周坤:因为我是不能见得到成克杰的,1994年我认识他的时候,我问过他,我说成主席,要是我有什么事,我直接打电话给你或者找你行不行?他想了想说,你有什么事找李平。

  记者:通过李平不是对你们来说更麻烦吗?

  周坤:不是我不想这样做,我不能打电话,我不能直接跑到办公室去见他,我又算什么东西?当时只不过是一个公司的总经理,而他是一个主席。

  记者:如果说你不跟成克杰说这些好处费的事,成克杰会管吗?

  李平:我想不会管。

  记者:民族宫不同样是四十周年大庆的项目吗?

  李平:四十年大庆的项目有四十年大庆办公室,成克杰不用亲自管。工程肯定是要做的,但是成克杰不会管那么细。

  记者:你说的细是什么意思?

  李平:像这个工程,等于成克杰亲自帮他贷款,亲自批示,亲自指定这个工程,定地价,如果不是因为我有好处的话,专门有四十大庆办公室,根本成克杰不用管那么细的,不用他具体管的。

  对于民族宫项目,成克杰可谓事必躬亲,他利用职权先后帮助银兴公司落实财政拨款5000万元,国家补助1300万元,工商银行贷款3000万元,此外,为谋取好处费,他还违规拆借专款专用房改基金5000万元。当时分管房改基金的是区政府秘书长潘洪权。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原秘书长潘洪权:我说这个不能搞,我说有规定的,这个是专款专用,不能够借到哪里去,这不行。我们的那位副主任就说,他说是领导意见要借,我就签了这个字:那按领导的意见办。

  记者:现在这2500万元后来还了吗?

  潘洪权:没有。

  记者:现在还没还。

  潘洪权:没有。

  在民族宫项目中,成克杰、李平共获得贿赂人民币900万元,港币804万元。

  记者:在你的概念中,要多少钱才算够呢?

  李平:当时没有什么概念,当时听了周宁邦的话以后,就觉得应该赚钱,后来周坤一千万一千万这样给我们,就觉得好像不要白不要,这钱来得太容易了,也没有说一定要赚多少钱,反正周坤叫我办事,办成一件事,他就说给好处费,我告诉成克杰,成克杰认为一个电话就可以搞定,成克杰电话搞定之后我就得到钱,就这么简单。

  成克杰一发不可收,他和李平的二人转也越玩越精,除了周坤的银兴公司外,1994年7月至10月,他利用职务帮助广信公司联系贷款1600万元,收受贿赂60万元;1997年7月,帮助铁道部隧道工程局承建拉平隧道洞工程,获取贿赂180万元。

  用钱铺路升官不愁

  从1994年到1998年,成克杰还得用职权帮助他人提级调动,从中收取贿赂,其中,原合浦县副县长甘维仁的提拔过程最为典型。

  审判员:被告人成克杰,就甘维仁提拔为自治区副秘书长,你向哪些领导打过招呼。

  成克杰:我跟主持工作的副书记和组织部门说过。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原副秘书长甘维仁:因为一步一步地关系密切起来,她一步一步地帮我办事,我一次一次地给他们送钱。

  原任合浦县副县长的甘维仁经人介绍与李平相识后,多次给李平送钱送物,希望自己得到提拔。

  李平:后来我就把这个情况告诉成克杰,我就说合浦县常务副县长甘维仁给我几万块钱,他非要塞给我,我说他的意思可能想帮他提拔。

  记者:成克杰的反应呢?

  李平:后来成克杰告诉我,他当合浦县县长当不了,只能到北海市铁山岗区当区长。

  记者:提了吗?
  李平:提了,大概是一年多后,1996年甘维仁又提出还想升官。

  记者:这次就直接跟你说,他要想升官。

  李平:我觉得甘维仁每次都赤裸裸的,他就想当官,那次他说想当县长,这次他说想换个工作环境,后来他说如果能够再提拔一下更好。后来我又把他的原话讲给成克杰听,成克就说要看看,有机会才行。

  1997年3月,在成克杰的举荐下,甘维仁被提拔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

  甘维仁:这么好的一个位置,我做梦也想不到。以前我在乡镇,农民的儿子,1977年才到南宁,已经二十几岁了,现在能够在南宁工作,确实没有李平绝对是办不到的,我应该好好感谢她,所以就借了很多钱,借了15万块钱送给她。

  记者:除了15万之外还有别的钱吗?

  李平:之后就没有了,之前零零碎碎加起来总共27万元。

  记者:成克杰认识他吗?

  李平:成克杰自己对他当然没有什么很深的印象,一个县级干部他哪会了解那么多呢。

  记者:就是因为你。

  李平:最早提供信息肯定是我了。

  记者:成克杰跟甘维仁本人并没有交往,他为什么对他那么好呢?

  李平: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因为甘维仁对我好,我告诉成克杰了。

  贪婪聚财令人惊诧

  从1994年到1998年,短短4年内,成克杰伙同李平采用多种方式,非法收受贿赂款物合计人民币4109万元。一名党的高级干部,如此贪婪地聚敛钱财,不能不令人惊诧和深思。

  中纪委常委祁培文:成克杰从一个高级领导干部,堕落成一个不可救药的腐败分子,这确实是有他的原因的,而且是我们应该深思的问题。成克杰入党是在1984年,他在党内经受锻炼和考验的时间很短,所以这个人的理想和信念原本就没有很好地树立起来,政治素质很低,法制观念淡漠,他手中的权力又很大,而且滥用。再加上我们现在的监督制约机制还不够健全,像这样的人走向腐败是完全可能的,也是不奇怪的。

  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张穹:成克杰作为国家高级干部,其所犯罪行是非常严重的,依法应予严惩,成克杰成为历史的罪人,并被处以极刑,是罪刑相当,罚当其刑。

  记者:成克杰案之所以这样处理,意义在哪儿?

  祁培文:江总书记经常讲一句话,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成克杰在广西搞腐败,后果严重,影响极坏,他不仅带坏了一批干部,而且带坏了社会风气,像成克杰这样的腐败分子,如果我们不采取果断的措施,把他坚决地查处,给予严惩,那么我们的党和政府必然要丧失掉广大人民群众对我们的信任。(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