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現在進入了宗教自由的黃金時期?
 
——用數據檢驗西藏的宗教自由
 
頓珠多傑
 
2000-9-16
 
【人民報訊】據民主論壇報導,今年8月,2000年世界宗教界領袖高峰會議在美國紐約舉行了。列席的中共官方代表聲稱:「中國現在進入了宗教自由的黃金時期。」情況果真像這位中共代表所說的那樣嗎?

我們且不說中共在中國內地如何鎮壓法輪功、中功、及香功等學員和迫害基督教家庭教會、天主教會成員──他們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送進精神病院。因為,這些早已被國外的自由媒體報導過,稍微關心時事、政治的人都已了然於心。

我們來看看在中共統治下的西藏發生了什麼和正在發生什麼。看看西藏人在中共代表所說的「宗教自由的黃金時期」「享受」著什麼樣的宗教自由!

早在公元7世紀初,佛教就傳入西藏。西藏人民世世代代全民信教。西藏的文化、歷史、風俗、習慣,乃至於西藏人的衣、食、住、行,無一不受佛教的深刻影響。在這堪稱世界屋脊的雪域高原,人們生活在一般人難以想像的艱苦自然環境中,宗教意味著生命的全部。

然而,中共在1959年用武力侵占西藏後的20年內,把西藏境內的6,000多座寺廟破壞得僅剩下13座。後來,百姓自發地,明著、暗著修復了一些。這是歷史事實。

共產黨嚴厲控制西藏僧尼人數

看看西藏中部最著名的三大寺的情況。西藏民間有這樣的說法:「色拉五千五,嘎登三千三,哲彭七千七。」色拉寺在中共入侵前僧人數目註冊的有5,500個,實際則有6,000多;現在只有500左右,當局更限制為330個。嘎登寺在中共入侵前僧人數目註冊的有3,300個,實際則超過6,000個。中共入侵後,這座寺廟被搗毀。後經民眾自發修復,恢復原來規模的10分之1。該寺現有僧人400多,當局更限制為270個。哲彭寺在中共入侵前僧人數目註冊的有7,700個,實際則有近10,000人;現在只有700多,當局更限定為330個。

中共在西藏的康區和安多地區也同樣嚴格控制出家人數。安多地區最大的寺廟之一的格底寺有2,500多僧人,可不久前當地政府限制為600個。熱公寺有僧人800,當侷限定為500個。這個限制僧數的政策在很多寺廟已經開始付諸實行。如康區江達縣瓦熱寺,從原有的390僧人中以超編為由開除了185個僧人。

現在西藏人出家為僧、尼要層層審批,比文革時期加入中國共產黨還要困難。

在洗腦運動中,中共把佛教徒投入監牢

非官方組織「西藏人權與民主發展中心」所發佈的《1999年西藏人權年度報告》中顯示:1988年3月~1999年12月之間,西藏境內已知的良心犯有615人;其中,僧、尼人數高達495人。(僧人350人、尼姑145人、活佛5人;判刑時間最長的有28年。)1987年~1999年間,已經知道的被折磨、拷打致死的西藏人政治犯共69人;其中僧、尼人數為36人。(僧人25人、尼姑11人。)中共在各寺廟中開展的「政治思想再教育運動」,拘留、監禁了不計其數的人。

1996年~1999年間,中共在西藏全境內所有的寺廟、尼姑庵中開展的「愛國主義思想再教育運動」。運動中,已經知道的有1,432個僧尼被工作組開除出各自的寺廟。有470僧、尼因不想違心地批評自己的上師達賴喇嘛而主動離開寺廟。

現在每年都有上千個西藏人冒著生命危險翻越喜馬拉雅山逃到印度。其中僧、尼人數竟占60%。8月份到達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逃亡者共113人,其中僧、尼就有53人。在印度境內西藏人新建的二百多座佛教寺廟內,90%以上的僧、尼是近年來從西藏逃出來的。這也是有目共睹的。

中共禁止一般百姓的宗教活動

看看現在西藏普通百姓人家。中共當局明令家中不許吊掛達賴喇嘛和他所承認的11世班禪喇嘛格頓曲吉尼瑪及嘎嗎巴活佛的畫像。最近,中共又禁止吊掛噶瑪巴活佛的畫像了。在甘孜地區今年早些時候,縣政府也正式宣布禁止百姓家中吊掛當地人民非常崇拜的高僧索朗群培的畫像。

在拉薩地區藏族幹部職工家中甚至連佛龕都不許擺設。人們不得不把家裡的佛龕在夜裡偷偷送到附近的寺廟門口。因為政府下令禁止各寺廟收百姓送來的佛龕、佛像等。藏族學生也不允許轉經、進寺廟。中共還把每年7月6日的夏季祭神活動定為非法行為而加以取締。

今年7月6日前夕,中共出動大批武裝軍警和便衣警察,封鎖拉薩市中心的轉經路線「八角街」和環城路轉經路線,不許人們在這些地點燒香。地方政府還下令各單位裡的西藏人和各學校的西藏學生7月6日那天不得出門。商店不得出售糌粑。因為,西藏人在燒香時用糌粑。

違令者,學生將被開除;幹部職工將被扣發工資。有一個小學生因為考試前到寺廟燒香被發現而被學校開除。

中共迫害高級喇嘛

再看看西藏第2位高級喇嘛11世班禪喇嘛格頓曲吉尼瑪。他被達賴喇嘛於1995年5月14日正式宣布為10世班禪喇嘛的轉世靈童後的第3天,就和他的父母一起失蹤了。當時,他才6歲。從此,人們無法知道他們的下落。12月8日,中共自己另外推出一個班禪喇嘛。

西藏境內佛教界數第3號人物──17世嘎嗎巴活佛──,是被中共和達賴喇嘛雙方面都承認的唯一的高級喇嘛。他於1999年12月28日晚上10點鐘,一行7人(包括他的姐姐在內)離開措布寺,逃到印度達蘭薩拉。

到了印度後,嘎嗎巴活佛說:「佛教在西藏正面臨滅頂之災。」噶瑪巴活佛的貼身侍從嘎嗎貢覺格列,於今年8月20日,在達蘭薩拉附近的臨時駐地所召開的嘎嗎嘎舉教派的大會上,首次透露有關情況。他說:「嘎嗎巴活佛的出走完全是他自己的抉擇。他並沒有和任何個人或組織聯繫。」關於嘎嗎巴活佛留下的信函內容,他說:「嘎嗎巴活佛在信中寫了『我曾經多次向中央政府和西藏自治區政府申請,允許我出國一次。可一直沒有回應。這次私自出走是在沒有別的辦法的情況下進行的下策,不意味著反對國家和人民,更不是反對寺廟領導和眾僧。』」信函中根本沒有提到所謂的「取回法器、黑帽後回西藏」的說辭。

在西藏甘孜地區,達吉寺的高僧索朗平措,是一個德高望重、生活極為簡樸的高僧。他在西藏境內擁有眾多的信徒。1999年10月25日,他被當地公安局秘密逮捕。理由是他和達賴喇嘛有關係。當地百姓得知後,有3,000多人聚集到縣政府門口,要求釋放。百姓還扣壓了兩名公安人員。在中共派軍隊後才算平息。在這事件中,80多人被捕,很多人受傷、受罰。這位高僧至今還在達子朵監獄……。

在中共獨裁統治下,新聞媒體成了政府的宣傳機器。外界無法及時知道中國大陸發生的事情,更無法及時全面地知悉中共鐵幕下的西藏境內所發生的、駭人聽聞的慘劇。中國人民也被蒙在鼓裡。所以,中共當局歷來利用一些被漢化了的西藏人或既得利益者來為他們作政治宣傳,欺騙世界人民。

但是謊話可以在一段時間內欺騙一些人;不可能永遠欺騙所有的人!西藏佛教歷受鎮壓的所有這些事實,無情地戮破中共代表所說的「中國現在進入了宗教自由的黃金時期」的謊言!(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