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水浒传:北京玩危险选举游戏
 
英国《泰晤士报》前东亚编辑梅兆赞(JonathanMirsky)
 
2000-9-15
 
【人民报讯】上星期,我模拟董建华讲话,宣布他辞退左右手路祥安。这星期我再接再厉写多两篇演辞。

特首在第一篇说:「我为港大不批评校长和副校长压制学术自由,而让他们辞职感到震惊。我更震惊的是,调查委员会指两人行为差劲,但港大决定不采取行动,前首席大法官杨铁梁又认为采取行动会费时失事。大学当然应该行动,如果两人有错,就要辞退他们。我知悉数百名港大教职员已表达不满,我自然不希望惹人话柄,说我又讲一切相安无事。」

代拟特首玩笑演辞

第二篇演讲在立法会选举后,特首说:「各位香港市民,有两件事很清楚。首先,如果是真正自由的选举,民主派就会主导立法会。同样尴尬清楚的是,那些所谓亲北京的人也不会当选。我也对我的朋友曾钰成有一些失望,因为选前他没有宣布有问题的程介南没资格代表民建联参选。这损害了曾钰成这位正直之士的名誉。」

「但我想讲的是,我发觉我不应该连任特首。我已通知北京,并劝江泽民主席不要再特别跟我握手。我希望北京下次会准许真正的选举,不再有选举委员会拣选祖国喜欢的人,这样才可以让像陈方安生、曾荫权或吴霭仪等真正受欢迎的候选人成为特首。如果我的建议获接纳,那么我就觉得获你们支持民主的人同意和爱戴,可以退休。对一直很支持我的所谓大亨,我感谢你们,我也肯定我做的一切,都不会妨碍你赚更多钱。」正如我上星期所说,这都是开玩笑而已。

港大已使自己蒙羞,把香港重现在很久已消失了的国际传媒上。锺庭耀事件是大新闻,香港广受赞扬,因为终于第一次认真调查,而且可能会有真正行动。当不作行动这决定宣布后,全世界都很失望。大家分析立法会时,都视锺庭耀事件为董建华那么不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虽有胜利但很危险

北京也自取其辱,因为它继续透过傀儡报章,避谈港大事件和支持自己友候选人。如果此举是为了减低投票率(达百分之四十三,比英美还要高),来显示港人对政治失望的话,这就是危险的胜利,因为连陆恭蕙和夏佳理这样的温和派也认为不值得做议员。

这很危险,因为人如果认为出声不再有用时,往往就会诉诸行动。这只会粉碎北京和董建华不停宣称为最高的目标──稳定。(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