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華案首審 難揭神祕面紗
 
2000年9月13日發表
 
【人民報訊】涉及廈門遠華八百億元走私大案的數十名福建省官員,十三日上午分別在福州、廈門、漳州、泉州、莆田等五個城市的中級人民法院審判法庭受審。但是迄今爲止,遠華案的主犯賴昌星潛逃國外,而且在第一批過堂受審的被告當中,沒有一個可以稱得上是「真正的中共高官」。但海外媒體各顯神通,仍然披露了一些鮮爲人知的內幕,請看詳細報道。

據多維報導,十三日上午福建省蒲田市中級人民法院首先開庭審理。在蒲田中院接受審判的被告,是涉嫌爲『遠華』走私提供虛假單證和各種便利條件的遠華案要犯、廈門東方集團公司總經理曹星海等十二名被告。此舉顯示,遠華案這座神祕的冰山剛剛被掀開了小小的一角。而遠華案主犯賴昌星到底如何拉數百名中共官員下水,如何勾結中國海關,如何與中國軍警合作從事走私的驚人內幕是否能完全徹底地被揭開?尤其是是否所有涉案的中共高官都會受到公開審判?仍然不得而知,前景撲朔迷離。

據美聯社報導,十三日上午,關押在福建省蒲田市監獄的廈門東方集團公司總經理曹星海和關押在福建省漳州市的另外兩名遠華案被告劉峯合(譯音)和李蘭英(譯音),分別在不同地點受審。報導稱,福建省蒲田市和漳州市法院的官員已經證實了這個消息,但是他們拒絕透露被告被起訴的罪名。

BBC報導說遠華案一直處於高度的保密狀態。被告的人數以及身份到現在仍然是一個迷。BBC引述中國司法官員的話說,審理過程將進行電視錄影。但有關方面禁止所有的外國記者和絕大多數的中國記者採訪。這充分表明中國領導人認爲遠華案非常敏感。

香港商報的報導說,十三日上午在蒲田中院接受審判的被告,是涉嫌爲『遠華』走私提供虛假單證和各種便利條件的廈門東方集團公司。廈門海關偵查局起訴意見書稱:該集團老總曹星海等十二名被告爲換取每年兩千萬元的租金和個人賄賂,竟將公司進出口權和印章拱手讓給不具備進出口資格的廈門遠華公司,致使遠華利用合法手續勾結海關大肆走私。

據報導,由於涉案官員多達數百人,其中包括六名省市級官員,因此該案的審理將在福建漳州、廈門、泉州、蒲田、福州分別審理。

據明報報導, 昨天上午在莆田中級人民法院接受審判的是,涉嫌爲遠華集團走私提供虛假單證和各種便利條件的廈門東方集團公司老總曹星海等十二名被告。據知情人士稱,東方集團的負責人實際上是一位前中共軍方元老的兒子,曹星海等人雖涉犯罪,但都是在這位軍方元老指使下進行。目前尚未知中央如何處理這位中共軍方元老之子。

美聯社的報導分析,遠華案醜聞深深困擾著江澤民和中共的其他最高層官員。因爲涉案的中共官員人數衆多、職務重要,有些甚至已經涉及到了江澤民所保護的某些官員。所以,對遠華案的處理顯然已經牽動了中共統治的最敏感的神經。

香港商報引述廈門市府一位高層人士說,其實中共中央早就知道『遠華』走私的情況。一九九八年春節,廈門市在人大會堂舉行團拜活動。其間,原市委主要官員向參加團拜活動的朱鎔基總理推薦『遠華』集團公司總裁賴昌星,說賴在廈門已有五十億資產,對廈門特區建設貢獻很大,希望朱總理能接見這位香港鉅商。

朱鎔基總理卻當著很多官員的面說:『這人我早就知道,他的錢大多是走私來的!他如果能拿出二十六個億補稅,我就單獨見他。』但是,自恃中央有人作後臺的賴昌星及『遠華』公司並未將總理的警告放在心上,直至去年七月仍繼續猖狂走私。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日,根據江澤民、朱鎔基批示,中紀委成立以劉麗英、王忠禹爲首的『4.20專案組』。專案組先從海關總署和經貿部收集大量有關廈門海關的資料,由公安部、安全部、北京武警派員祕密押送到廈門,然後調集全國各地近兩百名專案人員及大批先進設備,以『大兵團作戰方式』對廈門海關近年的進出口單證進行全面覈查運算,從中發現廈門『遠華』集團公司委託進出口的貨物總值與海關征收關稅的貨物總值相差八百億人民幣。這意味著『遠華』逃私多達八百億。但是,『遠華』每一單進出口業務的文件卻十分規範,不僅有規範的外貿合同、銷售合同、委託進出口批文,還有關稅、檢驗等文書記錄,『可以說是天衣無縫』。

專案組遂對廈門海關關長楊前線及涉嫌官員進行監控,終於在八月十七日得知『遠華』進口的規範文件全部是與海關內外勾結僞造的。『遠華』委託進口的東方、開元兩家國營外貿大公司的公章、業務章早已掌握在『遠華』人手中,可以隨心所欲僞造任何文件。

八月十九日上午,專案組從外地調集的三百名武警官兵包圍了廈門海關,經搜查,發現了大量假單證和瞞私放私的罪證。楊前線及二十餘名涉嫌官員被羈押到金雁賓館。楊前線,這個精明過頭、屢屢製造緝私假成績而獲得全國優秀海關頭銜的貪官,在罪證面前精神全面崩潰,不得不交待了與『遠華』等公司勾結、受賄一點六億元的犯罪事實,從而拉開了查處廈門驚天巨案的序幕。

八月二十一日,數百名武警官兵突襲『遠華』集團公司及其下屬企業,查封了所有辦公樓、車間及專用於接待官員的紅樓招待所,帶走涉嫌走私和行賄的一百七十餘名骨幹職員。這次突襲最大的收穫是搜查到『遠華』公司送禮行賄花名冊,福建、廈門數百名官員榜上有名。原來,『遠華』在廈門銀行的帳戶全是空的,賴昌星將所有銀行貸款、走私銷售款全部轉移到香港,需要用錢時派他的財務總管和保鏢從香港提現金運向廈門。這位總管爲了對賴昌星好交待,私下將每位接受行賄送禮的官員的姓名、時間、金額和用途都作了詳細記錄。這本花名冊成了古今難得的『貪官受賄錄』。據此,專案組向全市發出『雙規通令』,要求受賄官員在規定時間、規定地點坦白交待受賄事實,上繳受賄資金。但是,不少官員仍抱著僥倖心理,拒不坦白交待。於是,包括市委副書記劉豐、張思緒、公安局長歐金祥、工商銀行行長葉志成、商檢局副局長羅良玉在內的一大批官員被『請』進了金雁賓館。而專案組也爲此急速『擴軍』,先後從全國各地召集五百餘名專案人員,總數達到七百四十餘人,成爲共和國有史以來最龐大的專案組。

據接待專案組的金雁賓館、白鷺賓館部門經理透露,專案組經費全部自理,每天需要二十多萬元開銷。有段時間由於經費緊張,專案人員的生活費由一百元減爲八十元。廈門市領導知道後,表示市財政願意給予補貼,但專案組沒有同意,表明中共中央徹底查處廈門走私案的決心。

據廈門多名官員介紹,賴昌星原籍福建晉江,現年四十六歲,因人發福,廈門人背地稱他『賴胖子』。他早年在晉江賣過破爛,由於出手大方,爲人義氣,在晉江結識不少朋友,包括當地駐軍長官。七十年代中,他逃港從商。大陸改革開放後,他以港商身份回晉江發展,得到當地政府和昔日朋友支持,出任晉江市外商協會負責人及泉州同鄉會負責人。

一九九三年初,全國人大常委會一位泉州籍副委員長出席了泉州同鄉會。賴昌星從此『賴』上這位領導人,到北京開辦公司,並通過這位領導人認識了另兩位領導人及其子女。這年,賴昌星從某領導人的兒子口中得知軍隊和國家急需大量電腦軟件。於是,他利用香港公司與某軍工企業祕密進行電腦芯片貿易,成爲他飛黃騰達的原始積累。

一九九四年,賴昌星來到廈門,以逾億元港幣註冊了『廈門遠華電子有限公司』。但他不搞任何電子產品,專營芯片走私。而後以走私暴利涉足廈門石油業、房地產業、文體娛樂業,迅速擴張爲集團公司。爲了顯示他的高檔次、高規格,他在辦公室、招待所懸掛他與某領導人的大幅合影,還頻繁邀請北京高層人士到廈門,同時以大手筆籠絡省市官員。一九九六年,設計高達三十八層的『遠華』國際中心破土動工時,賴昌星邀請了中央、省、市近兩千嘉賓,每人發一袋價值三千元的禮品,包括一千元紅包、一瓶馬爹利牌洋酒、兩條三五牌香菸、一把精美的洋傘,還請每位嘉賓□了一頓魚翅、鮑魚、人蔘、燕窩的『工作餐』。賴昌星弦耀的上層關係和大手筆得到廈門許多官員的青睞和讚賞。此時的廈門,超億元的大型投資項目並不多。『遠華』的到來,無疑迎合了廈門領導人熱切招商引資的心理。於是,好山好地由『遠華』挑,好項目好銀行由賴昌星選,各部門紛紛爲『遠華』開『綠燈』;於是,遠華煙、遠華酒、遠華商城、遠華娛樂城、遠華足球隊『遠華』無所不在、無所不有,『遠華』成爲了廈門經濟發展的像徵。

賴昌星爲了全面打開走私渠道,一方面將廈門市領導、海關、商檢、公安、邊防、銀行等關鍵部門關鍵人物的子女親屬招進公司,予以萬元、甚至數萬元的工資待遇;一方面在當時還很偏僻的湖裏工業區建起專用紅粉金錢腐蝕官員的『地下宮殿』--紅樓招待所,專門招待福建省、廈門市、軍方、武警、海關甚至中央的一些高官消遣。

據一位曾進入其間的公司女總經理介紹,這座七層樓的招待所外表一般,裏面卻極其豪華,功能齊全,有舞廳、卡拉OK廳、小電影院、桑拿浴和腳浴,還有五套超級豪華鴛鴦房和一大羣美女。她說:『這些女孩你們男人能想像多漂亮就有多漂亮!』當官員和美女鴛鴦浴或上床時,賴昌星的麾下會祕密用針孔錄像機錄下這一幕幕鏡頭,留著日後要挾之用。

通常在三五次銷魂之後,遠華集團便會讓那些高官觀看自已的醜態。而且,遠華集團又揚言要將這些錄影帶交給中紀委。通常在遠華集團的軟硬兼施下,那些高官屈服,乖乖地爲遠華集團的走私活動供各種便利和保護,同時也獲得巨大的金錢利益和其他利益。

這位總經理說,當時她在招待所一樓大廳等候賴昌星『接見』時,親眼看到市裏一個領導陪同省裏幾個領導進去了。她感慨地說:『這座紅樓不知害了多少姑娘,害了多少幹部?』因爲,那些錄像帶已掌握在專案組手裏。

市府一位官員還說,爲了保護走私,獨霸廈門走私市場,賴昌星還養了一幫打手。廈門別的公司走私要向『遠華』交保護費,如果不從,輕則海關、邊防連人帶船統統抓走,重則『遠華』打手上門尋釁毆打,對於墮落的官員也不例外。廈門海關緝私處長在隔離審查中說了這樣一件事:一次他查獲兩艘『遠華』走私油輪,還沒處理,『遠華』的人帶著一個關長來了,氣勢洶洶地命令他放行,一個『遠華』打手扔給他一個裝有三十萬元的袋子,一行人揚長而去。他說,看著這些五大三粗的打手,心裏一陣發麻,不敢不放行,也不敢向組織上交待。因爲他手下的緝私科長在前年三月就不明不白死在汽車裏,公安局至今沒有破案。賴昌星運用這些手段,掃清了在廈門走私的所有障礙,與海關密切勾結,肆無忌憚地大量走私。從電腦芯片到各種汽車、摩托車,從化工原料到整船整船的成品油,從民用建築材料到武器軍火,無所不爲。廈門海關時已成爲賴昌星公司的一件擺設,可以隨意擺佈。這位市府官員舉了一個例子:去年三月,『遠華』以來料加工的名義進口一批市場緊缺的電子元件,東西賣了後,就讓海關用空集裝箱冒充加工成品出口。因爲空箱太多,幾個海關人員嫌貼出口標籤麻煩,就乾脆將標籤扔給『遠華』的人去貼。一個科長說,你們自己去貼吧,貼完了裝完船再告訴一聲就行。結果,這些空集裝箱在海上游了一圈卸到95港,再裝走私貨到廈門。

這位官員說,賴昌星在廈門五年到底走私多少,賺了多少錢,只有他自己知道。因爲『遠華』走私很多不經過海關,如軍火走私。即使經過海關,也以多報少、以大報小。僅專案組查實的賴昌星送給廈門公安局的走私汽車就有一百輛;僅『遠華』在嵩嶼油碼頭批發給幾家油庫的成品油就達480多億元。如果按九八年上半年新加坡柴油每噸122美元計算,480多億人民幣可走私4000萬噸柴油;按當時國內柴油每噸1500元計算,一萬噸可賺500萬元,四千萬噸則賺200億元。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罪行累累的人,卻受到福建省個別官員的賞識,在香港和全國政協都不同意的情況下,硬要給他戴上一頂全國政協委員的華冠;就是這樣一個嚴重損害廈門特區的人,卻受到福建貪官的保護。去年八月二十一日,專案組突襲『遠華』,得知賴昌星在境外後,公安部密電福建省公安廳組織抓捕。但這絕密指令卻被泄露,副廳長兼福州市公安局長莊某在賴昌星即將踏入國門前一刻通知其潛逃外國。雖然莊某已被法辦,而賴昌星至今未能抓獲歸案。

一位熟悉賴昌星的北京人士說,賴胖子十分精明,他玩慘了廈門,還得到廈門人的好感。他在廈門根本不設賬本,也不放錢。廈門銀行的錢,走私的錢,他都拿回香港,他早已準備了幾本外國護照,隨時準備逃跑。不僅他逃,他還幫一些高官及其子女外逃。他說,這幾年公安部門進出境管理處也好像是『遠華』家裏設的,光是給『遠華』的香港單程證就有一百五十張。所以,遠華案發後,很多人就這樣大大方方地走了。

據廈門市府知情官員透露,因『遠華』首犯賴昌星及兩名主要涉案人員外逃,在國外祕密指揮銷燬罪證,所以,專案組取證異常艱難,一些被羈押的官員也不斷翻供,致使原來查獲的八百億走私案值因取證困難而大幅下降。目前,經廈門海關偵查局取證認定的走私總額約四百億人民幣。

據該官員透露,涉及廈門『遠華』走私案的軍方、公安、政府官員已達數百人,除原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和原總參情報部負責人姬勝德外,其它清查範圍基本鎖定在地市廳局級以下官員,預計全案有十名官員將被判死刑或死緩。前廈門市副市長藍甫在專案組『雙規』中攜家眷潛逃國外,安頓好家眷後回廈門投案自首。

這位官員說,藍甫還是安全部兼職官員,他能投案自首,說明他還想到國家利益,估計法庭會給予他減刑。

據報導分析,遠華案牽涉多達二百五十名以上的中國地方、省甚至是中央級別的官員。他們被控收授數百萬美元的賄賂,使價值數億美元的貨物,通過廈門港口走私到中國。相信通過對遠華案的審訊,中國政府將顯示其究竟有多大的反貪決心。而隨著遠華案謎底的一步一步揭開,人們也肯定會了解到更多令人震驚的內幕。

 
分享:
 
人氣:13,432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