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達功:中國老百姓需要朱熔基
 
2000-9-13
 
多維新聞社14日電,趙達功13日在《大家論壇》發表文章,標題是《中國老百姓需要朱熔基》:"清官"觀念畢竟是封建社會的產物,現代社會應該是民主與法制的社會,社會對政府行為的監督制衡才是最終有效的辦法,多黨制、憲政制度的實行,才是解決社會問題的關鍵。但就中國的現實來看,清官治理依然是中國老百姓可以接受的權宜之計,人治雖然是一個過程,只是希望縮短這個過程盡快進入民主社會。

五四運動以及後來的共產主義運動都沒有與傳統的觀念決裂。對於中國老百姓來說,民主與法制僅僅是個說法而已,就像封建社會也有法律,但只有在清官治理的地方,這些法律才起作用,沒有清官和沒有法律是一個概念。清官總是和法律聯繫在一起的,貪官意味著法律只是一種形式,尤其是對老百姓而言,一個完整的法律制度不如一個清官。人治必然會產生貪官,這是一個邏輯必然,因為人治畢竟是人的行為支配法律。

自古以來,中國從來沒有完善徹底的法制。最初的皇朝或改革者都把建立法律制度作為治國的根本,並且一開始都能嚴格執行,但是時間不會持久,腐敗會蔓延開來,最後由於官吏貪贓枉法盛行,老百姓深受壓迫剝削,苦不堪言,結果只能發生農民暴力革命,推翻腐朽政權,建立新的皇朝。新的皇朝為鞏固政權,加強吏治,老百姓可以休養生息,過一個時期平靜的日子,社會同時也向前發展。但是時間一久,依然會同前一個朝代一樣,會逐漸再次腐化,然後再度引發革命,政權再度更叠。中國在朝代更叠中發展。

封建滿清皇朝被推翻以後,新生的中華民國政權依然同封建皇朝在腐敗上沒有什麼區別,也是因為政權腐敗而滅亡,在1949年,被新的國號"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代替。之後的發展,現在看起來也一樣,已經走向腐敗之路,步前朝後塵,最終也會因為腐敗而亡國。當然,這裏所說的亡國不是國家被外國占領,而是國號的更叠改變。相信,如果中國在多年後一黨專制改為多黨制時,國號是否改變一定會有一場大辯論,結果我想也一定會將國號改為一個中性名稱,中華兩個字肯定會在其中。這是後話。

民主與法制對於大多數中國人來說依然是一個陌生和不清楚意思的名稱而已。當共產主義運動在全世界失敗,在中國、北韓、越南、古巴等少數國家僅存,實際上這些國家沒有一個是原來意義上的共產主義國家,中國就更是典型的掛著共產主義招牌的資本主義國家。中國與資本主義國家的矛盾已經沒有半點階級矛盾,有的只是國家矛盾、民族矛盾、主權矛盾、利益矛盾、專制與民主制度矛盾。隨著改革開放帶來的資本主義繁榮,在中國老百姓看來不過是歷史的重演,都和貞觀之治、康乾盛世年代一樣。

從中國的歷史發展到現在看,從來沒有一個皇朝(朝代)建立並實行真正的民主制度,象日本、英國這樣的君主立憲制國家也沒有存在過。革命後的中國也沒有實行民主與法制。中華民國是國民黨一黨專制,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共產黨一黨專制。民主制度的建立和在中國的實踐只是近年在臺灣省出現,而且是一個實際上獨立於中國主權之外的中國省份,至於港澳現有的制度,是西方殖民者留給中國的制度。對於大多數中國老百姓講,能夠認識和接受的依然是傳統封建舊中國的制度。所以中國共產黨能夠繼續專制並非共產黨一相情願的事,是中國的傳統國情和民眾可接受的程度所決定的。加上共產黨的性質一定是專制,這是無產階級專政歷史使命賦予的,因為理論上講,只有無產階級先進分子組成的共產黨才能代表無產階級的利益,任何無產階級的對立階級組織都是維護資產階級利益的,都是與建立共產主義制度和維護無產階級利益相矛盾的。專制對於實現共產主義理想來說是必然的手段,無產階級專政的實現也就是無產階級政黨一黨專制。

由於中國的現狀,尤其是中國的領袖毛澤東領導的是一場農民革命而決非工人階級革命,所以不可能有無產階級徹底的革命。只是中國共產黨披上了洋裝即打著無產階級革命和共產主義運動的旗號,不過毛澤東也確實想按照蘇聯的革命路線,將一個農民絕占大多數的國家改造成為馬克思預言的無產階級革命在最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首先實現的國家,結果形成了大災難。大躍進失敗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失敗了,最後,鄧小平不得不開創了建立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即中國式的資本主義制度的先例。

由於資本原始積累的殘酷性,由於貪官惡吏的滋生和蔓延,中國老百姓象歷史上的中國民眾一樣寄希望於清官。一個村莊寄希望於一個好村長,一個縣寄希望於一個好縣官,一個國家寄希望於一個好皇帝。人們依然懷念包公、海瑞等清官,中國老百姓最喜歡看一些反映歷史上明君和清官故事的電影、電視劇,如康熙微服私訪記、乾隆下江南、宰相劉羅鍋、包公等,在群眾中可以引起強烈反響,人們習慣上還是以中國歷史的眼光看待現實。對於目前中國貪污風潮興起,中國老百姓不是以法制社會應有的觀點,就是要依法治理的法制觀點來看待問題,而是寄希望出現更多的清官。因為人們還是習慣人治而非法制。老百姓也清楚,僅僅是清官不行,因為清官只是對個人不貪污、不受賄、廉正而言,對貪官的揭露和懲治才是主要的。包公才是老百姓的希望。

於是,中國老百姓看準了朱熔基,他就相當於中國封建皇朝的宰相,廉潔奉公、鐵面無私是老百姓給朱熔基的美譽。朱熔基曾說,他下臺後能讓老百姓說他是個清官就滿足了。這句話是很感人的,雖然有人從另外角度去批評,但作為現在的中國共產黨高官能做到這一點是難得的。這次廈門遠華案,有人瞎了眼,竟然向朱熔基行賄,被朱熔基堅決拒絕,並且依法查處了行賄者。既然有人向朱熔基行賄,必然一樣有人向其他中央高官行賄,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暴露出來。但通過此事,朱熔基在老百姓中的威望更高了。還沒有報導說朱熔基極其親屬有貪污腐敗事件發生,但其他的中央領導就有。敢不敢出來表態?敢不敢象朱熔基那樣表白自己作清官?相信有些中央高官也是清廉的,但能象朱熔基這樣光明磊落的清官出來敢於說幾句話的不多。老百姓是通情達理的,也知道朱熔基的難處。清官少,清官難做,但在人治社會條件下,只要有清官,老百姓就覺得有希望。

朱熔基到期要卸任,這一點是老百姓擔心的。其他庸官、昏官的卸任,那是老百姓早就希望的。有沒有一個象朱熔基這樣的繼任者,清潔廉正、疾惡如仇、愛民如子、鐵面無私、懂經濟、懂管理的繼任者是中國老百姓的希望,如果沒有,寧願呼籲讓朱熔基超時服役。不敢亂說,但可以敢說,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地方官員都是貪官。積重難返啊!象朱熔基這樣廉潔的地方官員恐怕就太稀少了。

老百姓希望朱熔基微服私訪,希望真的有中央高官了解民情,更希望有彭德懷式的為民請援的高官。

"清官"觀念畢竟是封建社會的產物,現代社會應該是民主與法制的社會,社會對政府行為的監督制衡才是最終有效的辦法,多黨制、憲政制度的實行,才是解決社會問題的關鍵。但就中國的現實來看,清官治理依然是中國老百姓可以接受的權宜之計,人治雖然是一個過程,只是希望縮短這個過程盡快進入民主社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