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驚見脫衣舞 查江核心爲總後臺
 
2000年9月12日發表
 
【人民報訊】9月10日晚,南方都市報記者接到報料之後趕赴廣東東莞長安鎮,在位於橫增路橫崗頭商貿城廣場赫然目擊一出赤裸裸的色情脫衣舞表演。

9月10日晚9時許,記者隨同報料人來到商貿城廣場,只見這裏人頭攢動,一派繁華的夜市景象。廣場的左側,一個吉普賽式的帳篷傍地而建,門口巨幅招牌上赫然寫着一行大字────「河南紅蓮雜技魔幻歌舞藝術團傾情演出」。一位小姐上前與記者搭訕:「進去看看吧。」記者詢問是否已開始,她答道:「8點開始了一場,10點鐘還有一場。先進去,清場時別出來,票價5塊,絕對值!」記者隨她進入場中。這是一個約有150平方米的簡易「表演廳」,篷中已密密麻麻擠了百餘人,在一個簡陋的舞臺上,4個身着「三點式」的豔舞女郎正肆無忌憚上演着「精彩」的脫衣表演。

她們先是輪番表演勁舞,然而拙劣的舞技很快使她們沒有了炫耀的資本,臺下觀衆的噓聲漸漸蓋過了震耳欲聾的音響。於是,其中一位高個子女郎開始退下文胸的吊帶。剎那間,如潮的喝彩代替了噓聲,這位女郎伺機再下一「城」,解開了文胸鈕釦。此時,另一位女郎「後來居上」,乾脆連下兩「城」,褪下文胸和內褲。霎時間,擴音器中後臺「解說」「門戶開放啦……」,與臺下起鬨聲、嘶叫聲糾纏在一起震耳欲聾。其中,記者驚訝地看到,一名約五六歲的男孩竟從旁邊鑽進帳篷,目不轉睛地注視着臺上赤裸裸進行着的一切,一個幼小、純真的心靈就是這樣被污染了!可恥可悲啊!連幼童的心都要腐蝕都不放過,這不是要讓我們的民族從根子上爛掉嗎?這不是要斷送我們民族的未來和希望嗎?這是對中華民族犯下十惡不赦的滔天大罪啊!

約晚上10時30分,令人驚奇的一幕發生了:一名身着制服、手持警棍的保安走了過來。記者本能地準備站起,卻發現周圍觀衆並無任何反應。再看保安,他竟繞場一週後,轉身而出,對眼前發生着的一切視若無睹。

更令記者驚奇的是,據報料人反映,自橫崗頭商貿城8月27日開業以來,如此「藝術團」竟走馬燈似的換了3個,且「一撥比一撥下流」。一位打工仔詭祕地告訴記者:「先前的那批才叫帶勁呢!」而接受記者採訪的當地羣衆對此現象大都司空見慣,抱着一種「見怪不怪」的態度。俗話說「子不教父之過」,父親尚且如此,怎能把教育下一代的希望寄託在他們身上呢? 

世界各地有成人表演,但應該是遠離鬧事或有控制非成年人進入的措施。這種在公園等公共場所當着老人、小孩面表演下流脫衣舞已經被報道了數起,公安對此熟視無睹。看來並非個別現象。

爲什麼大陸色情業如此猖獗,公然走向公共場所?掃黃屢掃不止?究其原因,是上樑不正下樑歪,江澤民政府大官大貪大淫、小官小貪小淫,生活極度腐化墮落。那些貪官表面上是掃黃,其實他們才是色情業的真正的後臺老闆和保護者,他們軍匪勾結搜刮民脂民膏,大肆揮霍豢養情人,明嫖暗娼,道德敗壞淫亂致使民心浮動、怨聲載道、民不聊生。大家想一想,任何生意沒有買家,賣家也就自生自滅了。中國現在的色情場所,主要就是由中國的官員養活的。因爲有江澤民爲首的大買家才會使此種淫亂的生意越來越紅火,只有當官的保護,才沒有人敢砸了這種骯髒的地盤。

掃黃是掃給老百姓看的,能被掃黃的對象都是社會弱勢羣體的老百姓,能被抓到的通常是那些街頭巷尾、髮廊舞廳裏出沒的低級賣淫的老百姓。而那些專供高幹玩弄的高級妓女,還有很多高檔流氓場所卻無人敢去問津,越有權勢的人越可以安心的讓色慾橫流,因爲他們享有特權。

北京人說,在北戴河避暑期間,江澤民最頭痛的是鋪天蓋地而來的黃色笑話。宋祖英受江澤民寵幸,北京人人皆知,但在北戴河避暑期間變成笑話流傳,那就不是一般的黃色笑話。比如北京最近流傳的「新長恨歌」-- 「空軍一號好藏嬌 國家劇院寵歌妃 本是愛妃舊情人 希同克傑趕下臺 遂令天下貪官心 不重政績重權色」等語(全文見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0/9/2/2782.html)就是其中之一。

中國官員普遍具有婚外性關係,用不着開出詳細的清單,在中國老百姓的心中,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從上到下,概莫能外。從江澤民到陳希同到王寶森,從成克傑到胡長清,沒有一個例外。陳希同一案爲何草率了結?中南海知情人曾透露,陳希同曾經放話:「你們誰也別跟我說,除了朱容基,我都有把柄!」可見中共高層腐敗之厲害。中國官員普遍的婚外性關係,使中國官場近年瀰漫着一種淫蕩的空氣。在大陸,人們都說現在最壞的就是官員,可以說江澤民不但是黨的核心,也是支撐大陸脫衣舞的總後臺老闆。(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氣:39,18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