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接受CBS(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訪問全文
 
2000年9月1日發表
 
美國CBS(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節目主持人華萊士 (Mike Wallace)日前在中國北戴河訪問了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這份訪問稿 --中國國家主席面對「60分鐘」,翻譯如下(一 ):

在訪問美國的前夕,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接受了華萊士的採訪,這是非常少見的。

對江澤民的採訪涉及的題目廣泛,而且江表現出令人驚訝的坦誠。江談到包括美中關係、天安門和美國道德的許多話題。

這倆人最近在避暑勝地北戴河的總統官邸見面,中國官員說,這是西方電視從業人員第一次在北戴河露面。

江是我們這個星球上五分之一人口的領導者,他已經有十多年沒有接受過美國電視界採訪。華萊士的採訪將在江澤民預期訪美前夕播出兩天。

最近中國官方報紙之一的中國日報稱美國是「世界和平的威脅」,被問及是否同意這一評估時,江點到爲止:

「坦白地講,美國經常傾向於高估自己和美國在世界中的地位,或許這是因爲美國享有的經濟力量和領先的科學技術。」他說,「但今天我要向美國人民轉達一個美好的信息,所以在我們的談話中我不想使用許多強硬的字眼。」

被問及(美國)總統選舉、未來美中關係時,江澤民說他在 (美國)兩黨中都有許多朋友。

「所以你向 兩黨都提供金錢競選? 」華萊士問。

「你是在開玩笑吧?」江回答:「我們決不做這樣的事情。我曾經讀過兩黨的競選材料,我相信不管誰當選總統,都會盡力改進中國和美國之間的友好關係,因爲這有利於整個世界的戰略利益。有人問我不要太多留意總統候選人在競選期間可能的不友好講話,因爲一旦當選,他們就會友好,我只希望確實如此。」

在採訪之前,江已經同意簡短回答,這樣二人可以涉及更多的領域。當華萊士提醒江這一點時,江笑容滿面,早就有一個答案等着呢,江指出,他的回答也很長,「我認爲我的回答大約和你的提問一樣長。」

這次採訪在北 戴河進行,那裏是中國的「戴維營」,每年八月中國的領導人在這裏私下會面,討論來年的計劃。江澤民同意坦誠面對「60分鐘」,他強調說,他需要美中關係保持良好 。

他說:「我希望通過你的節目向美國人民轉達我最美好的祝願。」

江澤民說,兩國關係總的說來不錯,但他把中美關係比作「大自然」,因爲美中關係多變。「我們的關係曾經歷過風風雨雨,有時是烏雲,甚至是 黑雲壓城,不過有時是晴天。我們都真誠地希望在中國和美國之間構築一種建設性夥伴關係。」

「這樣的調子像一個十足的政客」,華萊士答:「這裏面沒有坦誠。」

「我不認爲政客是一個美好的字眼。」江說。

「對,這不是一個好詞。」華萊士說:「在這裏它是一個外交詞彙。」

儘管江顯得隨和並喜歡被關注,但江十年來沒有接受過美國電視記者的採訪。他說,這部分是因爲美國人拒絕相信大多數中國人實際上滿意一黨統治 。實際上,當華萊士稱中國爲獨裁國家時江強烈地表示不敢苟同 。

「你描述中國是什麼樣子時就像《一千 零一夜》聽起來那樣荒唐,」江說:「(中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擇了 (中國)共產黨的中央委員會,中央委員會有政治局,政治局有常務委員會,我是常委之一。除非所有常委同意,否則不會有任何決定。」

華萊士問江,是否欽佩在天安門廣場學生起事時站在坦克前面那名學生的勇氣。

「他決沒有被捕。」江說:「我不知道他目前在那裏。看這張圖片,我知道他的確有他自己的想法。」

「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主席先生, 」華萊士說:「江澤民的某一部分欽佩他的勇氣嗎?」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要強調,我們完全尊重每一位公民自由表達個人希望和願望的權利,」江說:「但我不贊成在緊急狀態時任何對政府行爲的當場反對。坦克停住了,沒有壓過去。」

「我不是在談論坦克,」華萊士說:「我在談那人的心,那人的勇氣,那個人,那個孤零零 的人,站在那裏擋着坦克。」

華萊士接着提到,江澤民二戰期間在上海也曾經是一名抗議學生,這 二者之間是否似曾相識?

「在 1989年動亂中我們完全理解學生要求更大民主自由時的激情,」江說:「事實上,我們總是一直在改進我們的民主制度。但是,我們不可 能允許懷有不良動機的人利用學生,以民主和自由爲藉口推翻政府。」

天安門事件過後一個月時,江澤民在一篇文章中寫道:「腐敗正在擴散。如果我們的黨和我們的政府機關通過權力腐敗謀求物質利益,那不就像在光天化日之下敲詐百姓嗎?」

華萊士指出,天安門遊行者一直在抗議腐敗,華萊士問,這是否對(共產)黨產生影響。

「我憎恨腐敗,」江說:「你說得對,在 1989年動亂中學生們改變了反腐敗方面的口號,因此在這一特定 點上 ,黨和學生們立場一致。」

爲了強調他過去是一名抗議學生,主席先生獨自唱起他在 1943年反對日本軍隊佔領中國時的抗議歌曲:「同學們,站起來,保衛祖國!」
(江澤民)主席的助手提議,出示天安門廣場暴力的圖片並不公平,他們說,江澤民與這些毫不相干,但是,他們高興地給「60分鐘」(節目組)他們駐貝爾格萊德的使館圖片,該使館去年在北約空襲中被美國轟炸機摧毀。

被問及是否相信美國故意轟炸中國駐 貝爾格萊德使館時,江澤民拐彎抹角地回答。

「美國擁有一流的技術,」他說:「所以他們已經給我們的關於所謂誤炸的所有解釋是絕對不能令人信服的。」

「中國駐 貝爾格萊德使館的標記太清晰了,人們不可能錯認,」他繼續說:「所以爲什麼出現這樣的事件?這仍然是一個問題。但是,我們已經決定向前看,去推動美中關係。」

後來,美國政府曾經努力讓中國相信,那次轟炸是 一個可怕的錯誤。

「克林頓總統打電話向我就此表示歉意,打了許多次,」江澤民說:「我告訴他,既然你代表美國,我代表中國,我們不可能就此事完全達成一致。」

在最近的採訪中,江澤民主席告訴華萊士,被控的間諜(美籍華人 )李文和不是中國間諜。
「我可以坦率地說,中國一點也沒有捲入李文和案,」江在訪談中說:「但我們的確知道,他是一名科學家。」

江說,李文和來中國並和中國科學家交談,這並不奇怪。「正如某些中國科學家出國旅行一樣正常, 」他說:「允許我引用中國一句成語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不知道 (此案)背後有什麼政治動機。 今天,中國人仍然把李文和看作是知名的科學家。」

當華萊士說江第一次在會談中顯得 緊張,江笑着加了一句,稱自己並不緊張,並反問華萊士,是否他認爲李文和是一名間諜。當華萊士拒絕回答時,江澤民再次發出 笑聲。

以 前當江是一名中學生學英語時,他已經學過傑佛遜和林肯的講話。在 他當教師時,他在課程中使用「哥得茨堡演說」。

華萊士問到這些時,江提出背誦其中的一部分。

「八十七年前,我們的先父們給這塊大陸帶來一個以自由爲本的嶄新國家,並信奉如下主張:人人是生而平等的。」江從記憶中背出。

華萊士問他爲什麼這一段學得如此之好。

「我集中在這幾個字,『人人是生而平等的』,」江說:「我年輕時,這句話對學生們有過 巨大的影響。而且,我認爲林肯所描述的仍然是當今美國領導人的目標。」

「特別是最後一段,『民有、民治、 民享的政府將永遠不會從地球上消失』。」他加上一句。

華萊士接着問江關於民主的問題。「爲什麼美國人可以選舉他們國家的領導,但你顯然不相信由中國人民選出你們的國家領導?」

「我也是一名 選舉產生的領導人,儘管我們有不同的選舉制度,」江說:「每個國家都應該有他們自己的制度,因爲我們兩國有不同的文化和歷史傳統,有着不同 的教育和經濟發展水平。」

江是由共產黨高級領導人選出的。(中國的)公共選舉僅僅發生於小村小鎮,候選人必須是共產黨員,或者是獨立人士。

華萊士問江,爲什麼中國是一黨國家。「爲什麼我們必須要有反對黨?」江回答:「你正在試圖把美國價值觀念和美國政治系統應用到整個世界,但那樣不是十分明智的。」

「讓我坦率講,」江說:「中國和美國在我們的價值觀上分歧巨大。你們美國人總是使用你們的價值觀念對其他國家 的政治情形做出判斷。我們要從西方學習科學和技術,以及如何管理經濟,但這必須與這裏的特殊情況相結合。那就是我們在過去二十年如何取得巨大進步的。」

中國的生活標準一直在顯着提高。正如在美國一樣,在中國經濟基本上決定人民對他們政府的滿意度。江堅 稱 絕大多數中國人相信。強勢一黨統治是維繫巨大人口和保持經濟增長的最好出路,穩定壓倒一切,其代價有時是犧牲人權。

華萊士問他關於人權和中國政府迫害宗教團體法輪功方面的問題。

「他們的頭領,李洪志,自 稱是主要佛主轉世再生,也是耶穌的轉世再生。」他說:「你相信嗎?他說世界的末日就要到了,地球即將爆炸,事實上他所說的僅僅是欺騙人民的謬論。但是,由於他的說教,許多家庭被打碎了,許多生命消失了。所以,經過仔細權衡,我們的結論是,法輪功是一門邪教。」

江指出,沒有法輪功信徒被判處死刑。

但是據報導其中26人死在警察拘留所內。

江告訴「60分鐘」,法輪功已經造成數千學員自殺。

法輪功說這太可笑了 --法輪功既不鼓勵自殺,而且儘管中國政府取締它,法輪功依然強大。

被問及中國政府對基督徒的迫害時江表示,基督徒在中國沒有受到過迫害。憲法保護宗教自由,包括基督教。「但法輪功是邪教,」他說:「它和基督教完全不同。」

江澤民總是喜歡由政府強力控制媒體。「媒體,」他說:「應該是黨的喉舌。」

「我認爲所有國家和政黨都必須有他們自己的出版物來宣傳他們的主張,」江告訴華萊士:「我們的確有新聞自由,但是這種自由應該從屬並服從於國家的利益。你怎麼能夠讓這種自由傷害國家利益呢?」

華萊士問江,(中國)爲什麼封鎖網站,包括BBC和華盛頓郵報網站。

「我希望人們將從網上學習很多有用的事情,」江說:「但無論如何,網上有時也有不健康的東西,特別是網上的色情內容--對我們的年輕人傷害很大。」

華萊士指出,BBC和華盛頓郵報網站沒有色情的東西。「它們被禁可能是因爲有些政治消息的報導,」江說: 「我們需要有所選擇,我們希望儘可能地限制對中國發展無用的信息。」

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曾說過,「發財致富光榮」。江說,這一主張的確容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最後的目標是所有人的繁榮。」

華萊士問他是否認爲美國比中國更爲頹廢。 「讓我這樣來分析,」江說:「由於我們兩個國家在歷史傳統、生活方式、宗教信仰等等方面存在許多差異,你在美國認爲不頹廢的東西,我們也許在中國認爲是頹廢的。這就是我們必須要有所選擇的原因。」

當江訪問美國時,他將與美國商界領導人見面,催促他們增加對中國的投資。美國的一些公司長期以來對中國十多億消費者組成的市場垂涎叄尺,但是中國仍然對美出口大大超過從美國的進口。

爲了努力改變這種狀況,白宮說,如果美國參議院像衆議院那樣批准與中國的永久正常貿易關係,就將會迫使中國降低關稅,減少貿易壁壘,從而從美國購買更多的商品。

江也希望兩國的貿易正常化,在結束採訪時他強調了這一點。

江表示:「我堅信,這是採訪將進一步促進我們兩個民族之間的友誼和相互理解。」江告訴華萊士說他欽佩美國。「我想促進 我們兩個民族的相互理解。」

 
分享:
 
人氣:30,58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