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鹏在纽约的夜间独白: 心不甘、情不愿啊
 
2000年8月30日发表
 
唉!怎么说呢!我智商不高,老邓老杨已经决定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我的历史定位必然只会是天安门的屠夫。我当然心不甘、情不愿啊!但有什么办法呢?谁叫我是好共产党员呢?谁叫我是烈士之子呢!我父为共产党牺牲,为我党赢得江山,我却变成屠杀学生的刽子手。

毛主席教导我们:「镇压学生运动,没有好下场!」我的下场如何呢?希望不要鞭尸,像苏共列宁、史达林一样,也不要像毛主席一样被后世骂个万代。我干爸周总理总算争得还不错的历史地位。我啊!恐怕不行了。但是我不甘心啊!所以我才要制作一个纪录片,把我的说法公之于众,传诸后世。不论你们信不信,至少我有我的解释。我唯一错的就是没有要邓杨下个手令作最后洗刷自己证明。

唉!真笨!笨死了!我干爸当初没好好教我「以柔克刚」的斗争心法。他老人家与毛主席斗了一辈子,最后笑的胜者是他!邓杨在干爸手下多年,要是干妈死前,留下一两手,告诉我怎么模仿干爸的斗争招数,如今我到全世界都不会被人咒骂、耻笑。究竟是干爸、干妈留了一手,没教我;还是我太笨,没有学到呢?我真不知道。也许我不知道的事实就表示我智商确是不太高。至少政治斗争的智商不够用,好共产党员第一要会的就是怎么才能斗胜敌人,打死他再踩上几脚。斗争是无情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斗赵紫阳只算赢了个惨胜。毕竟我的历史屠夫定位太难听了。不过,历史也有其公平之处。邓杨名声虽不如我臭,但好不了多少!

 最可恨者是江泽民这个扬州滑头。他占尽便宜。十年来,他风光极了,本来这些都该归我的!我太听话了!老邓叫我不要不服气,我就真听话了。如今他到美国来几次,访问过白宫,还可以欣赏莫尼卡·陆文斯基与小柯玩耍的地方。我连华盛顿都去不了。

 
分享:
 
人气:9,72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