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須記住亂抓詩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2000年8月28日發表
 
【人民報訊】據世界日報社論,中國大陸旅美詩人貝嶺在被關押兩週後,終於前天獲北京當局釋放並遣返美國。由於貝嶺是美國居民,他在大陸突然被捕,立即震驚北美華人社會,對於北京當局莫名其妙的舉措,至今仍甚爲憤慨。

在全世界都開始認同人權觀念的大潮流之下,中國大陸作爲全球最重要的發展中國家,在聯合國安理會擁有否決權的大國,卻在一種完全不透明的情況之下,逮捕了一位手無寸鐵的文學工作者貝嶺。令人感嘆,難道擁有五千年文明的禮儀之邦,真的把自己置身於全人類的理想與良心之外,淪落爲根本不講人權的荒蠻之地嗎?爲此,包括三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在內的五位國際著名作家十八日透過美國筆會,發出一封致中國大陸國家領導人江澤民的聯名公開信,要求中國無條件釋放「我們的同事」。美國筆會同時向美國國會議員及學者們發出一封內容類似的信函,呼籲他們向北京施壓。果如預料,由於江澤民和李鵬即將訪問紐約,因而北京當局在上週六釋放貝嶺,否則江、李將會在美國面臨嚴重的抗議。

貝嶺是居住於波士頓的大陸詩人,也是大型文學刊物《傾向》雜誌的主編。在文學處於低潮的現在,經營一本無法營利卻要賠本的文學刊物,是需要有一種崇高的文學理想來作支援的。貝嶺爲了約稿和組稿,經常出入中國大陸。如果根據報導所說,貝嶺是因爲從事這樣的文化活動而遭到逮捕,那北京肯定又犯下了一次愚蠢的侵犯人權的錯誤。

實際上,如果貝嶺從事非法活動,觸犯了大陸的現行法律,那大陸當局應該公開逮捕的依據,並依法加以公正的司法審判。但是,到遣回美國爲止,北京並沒有公佈貝嶺的罪狀,可見這個案件又是在搞先逮捕,後收集「罪證」的老一套把戲。海外華人不能理解的是,前些日子剛剛發生過文革研究者宋永義的捉放鬧劇,爲什麼同樣的錯誤又出籠了呢?由此可見,在一個人權遭到漠視,法制不健全的威權體制社會,抓人坐牢實在是稀鬆平常的事情,官方不會汲取所謂的教訓,也不會把海外的抗議當成警鐘。

但是,我們必須要指出,中國大陸一再強調改革開放之後,正在同世界接軌,正在朝民主法制的社會過渡,並以此來說服國際社會與中國合作,吸引外資到大陸。然而,像貝嶺這樣的事情一出,大陸的宣傳立刻就露出破綻。試問,連一個文學工作者都不能容忍,怎麼能夠建立寬容的社會?最近,中國大陸當局加緊了在意識形態上的控制,企圖以此來遏制資訊交流擴大後對中共統治的言論挑戰。儘管如此,書遭到禁止,職務遭到撤銷的作家和社會科學家被逮捕的並不多見,爲什麼要逮捕持有美國綠卡的貝嶺實在令人費解。難道貝嶺是中美關係惡化的代罪羔羊?難道是抓貝嶺是殺雞儆猴,警告國內的異議或地下作家?

就在貝嶺被捕之後不久,第五十二屆國際官方人權組織聯會週年大會於星期一至星期四在溫哥華舉行,包括南北美洲,歐洲及部分亞太及非洲國家共一百六十七人權組織及政府機構參加了大會,其主題當然是倡導平等,人權與反對歧視。因在北愛爾蘭發起和平抗暴運動而獲得九六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威蓮詩女士在會上表示,暴力不可能爲世間帶來持久和平,唯有建立平等互諒的概念,人類才能達至美好的未來。中外歷史也證明,亂抓詩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在二十一世紀已經啓動的今天,中國大陸當權者如果還是要逆人權民主自由的潮流而動,那才是對海內外全體中國人的反動,才是五千年中華文明歷史的「不肖子孫」。

 
分享:
 
人氣:10,217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