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形象工程」
 
2000年8月27日發表
 
【人民報訊】衆所周知,江澤民置中國平民百姓於水深火熱而不顧,五十大慶花費千億人民幣,而今又要建國家劇院,」空軍一號「專機。老百姓稱之爲「形象工程」。上樑不正下樑歪,在江澤民同志的表帥下,全國上下大搞「形象工程」。請看有關報道。

■裝門面的牌子越來越多

  這裏是洞庭湖區臨澧縣一個不足千人的小村。在村支部辦公室裏,掛着80多塊招牌,有「綜合治理辦公室」、「法制學校」、「暫住流動人口管理站」等等,令人眼花繚亂。這些招牌大多製作精美考究,形式多種多樣。

  記者被眼前這個「一套人馬、幾十塊牌子」的陣勢驚得目瞪口呆,但沒想到村支書說:由於牌子太多,辦公室地方小,還有許多牌子沒有掛出來呢!有的牌子只好寄放在村民家裏,有的乾脆被塞到了床底下。

  記者問:「搞這麼多牌子幹什麼用?」

  支書說:「派用場時掛。」

  記者又問:「派什麼用場?」

  支書滿臉苦笑:「你是真不懂還是裝的?上面幹部來參觀檢查時,掛出來裝相的。」

  一位村幹部說,哪一撥上級來檢查,我們掛哪一塊牌子。有的牌子一面寫一個機構,翻過來再寫另一個機構,正反都能用,省錢還省事。

  據當地對15個村的調查,牌子最多的村有117塊,最少的也有64塊,平均一個村81塊。爲製作這些牌子,每個村平均耗資5000多元,最多的達7850元。

  據統計,前幾年這個縣300多個村,僅用於招牌的投入就達180多萬元,農民人平增加負擔4元多。

  推行村民自治的村務公開牆,也被一些幹部用來大搞形式主義。長沙郊區火炬村的「村務公開牆」建得十分漂亮,黃瓦白牆,飛檐拱角,氣派非凡。然而記者採訪時發現,這個村財務一團混亂,1999年村幹部胡花亂用公款近3000萬元。

  洞庭湖區近年大修水利,沿湖一些縣的「水利建設責任牌」、「防汛責任牌」等剛開始很簡易,只是木牌牌,後來越做越「壯觀」。好多地方建成了高達數米的鋼筋水泥牌,一塊牌子造價1000多元。湘陰縣一位農民說:「修水利本來是樁好事,可看着這些牌子,我心裏就窩火 !」

  ■「四拍」工程搭起的「花架子」

  在江蘇寧連(南京到連雲港)一級公路邊上,有處佔地數百畝的花卉園,遠遠望去,十分搶眼。一座高大的碑式大招牌上,寫着淮陰市花卉交易市場。園裏,花圃由幾條水泥路分隔成小塊。由鋼筋混凝土構成的葡萄架長廊在園內穿過。大招牌上的塗料脫落了不少,偌大的花卉交易市場,裏邊卻無人也無花,除一部分園地育有樹苗、種着洋蔥等蔬菜外,其餘雜草叢生,成了放羊的地方。

  這片花卉園坐落在淮陰市清浦區黃碼鄉,當初號稱「天下第一花卉園」。附近的幹部羣衆告訴記者,寧連公路兩邊建設大農業示範帶,區裏花了幾百萬元,佔地搭花架子,結果是什麼示範作用也沒有起,真的只剩下「花架子」了。

  黃碼鄉一直以種植蔬菜爲主,有淮陰市蔬菜生產第一鄉之稱。花卉園所在的寧連公路兩側地勢低窪,以粘土爲主,土壤保水蓄水性能差,不太適合花卉生長。據黃碼鄉人介紹,建千畝花卉園是區裏的決策。政府將農民的承包地轉包給外地人種植花卉,每年每畝地付給農民650元左右的轉包金。根據規劃,花卉園佔地面積爲1020畝,園內擬鋪設3條總長2316米的水泥路,架設3596米長的葡萄架,建設4000米圍牆柵欄和1500平方米日光溫室花房,配套建設一個佔地30畝的花卉交易市場,但只建成了四五百畝便告流產。

  無獨有偶。在公路的另一側,位於武墩鄉的「清浦銀杏園」也面臨着同樣的命運。當年也號稱「天下第一」的千畝銀杏園,大標誌牌和通向田裏的水泥路依然醒目,但銀杏只剩下了幾十畝,圍牆柵欄也早被人拆除,只有殘留的牆樁還能看出當時的規模。

  記者問當地幹部羣衆,建花卉園、銀杏園究竟有何「好處」?武墩鄉的農民說,當然有好處,銀杏樹多的時候,前來參觀的領導和小轎車很多,還上過好幾回電視。一位姓張的農民苦笑着說:「據說光銀杏園的標誌牌就花了差不多10萬元,那條水泥路也是爲方便參觀的車子進出而鋪的。不該花的錢,花得這麼多,銀杏市場又不好,你說能不敗嗎。園子建了,參觀的也參觀過了,可老百姓什麼好處都沒得到。相反,田裏的溝渠體系卻被破壞了。有的承包地水灌不過來,現在還糧後,只能種小麥和旱作物。這地原來可都是水稻田啊!這樣的示範田,不僅沒有帶動農民調整農業結構,反而讓我們農民提起結構調整就害怕!」

  有人形象地稱華而不實的示範工程爲「四拍」工程:迎合領導拍馬屁,項目決策拍腦袋,保證增收拍胸脯,最後玩兒完拍屁股。

  ■脫離實際的「歐式別墅」

  在合肥至阜陽公路的皖北某縣農科村段,路兩旁有一處「奇特景觀」:右邊一排10多棟兩層正在掃尾的歐式別墅,彩瓦屋頂,鋁合金門窗。帶有裝飾性很強的圓柱體的房子,高大、美觀,在一排排低矮簡陋的農舍前顯得特別扎眼。

  記者好奇地走近別墅詢問是誰的家,一位50歲左右的農婦說:我家原有5間帶小院的瓦房,住得挺好。現在鎮裏硬將我家房子扒了,蓋了這些「別墅」,我哪交得起房錢呀!村裏許多老房子都被扒了,去年冬天下大雪,大家都睡在漏風的草棚裏,很多人凍病了。

  在別墅後面的一排農舍裏,記者看到的是家家陳設簡陋,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一位農民說:這豪華別墅哪是我們住的呢?連個放農具的地方都沒有,再說咱這寒磣的家當哪能擺進別墅呢!

  路左邊,是一排做得講究的高高水泥牆,牆上嵌着不少半裸體的西方美女塑像。從牆的門洞能看見牆後的破敗不堪的民房。路邊的農民說:因爲省裏、市裏的領導都從這兒走,所以鎮裏搞了這堵牆和別墅。鎮裏講這是「形象工程」!

 
分享:
 
人氣:11,14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