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態: 經濟犯罪展之「最」
 
2000年8月26日發表
 
【人民報訊】據北京晨報廖雁題爲經濟犯罪展之「最」的報導,可見人間百態,法律治了人治不了本。

最遺憾的親情: 罪難恕人倫尚存 死刑犯跪謝法官

李立成承包經營虧了本,搞起了虛開增值稅發票的勾當。他領購增值稅專用發票110本,虛開增值稅發票1700多份,票面稅額合計人民幣8300餘萬元,造成國家稅收損失224萬餘元,涉及全國20餘個省、市。李立成非法獲取暴利112萬餘元,大部分被揮霍。他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和非法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負責審理這個案子的是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的審判長王東。她說:「我判了他死刑,他在臨死前卻給我跪下,說:『我謝謝您了。』」原來,李立成被判死刑後,最大的心願就是再見一見家人,而他的家遠在溫州,死刑執行的時間卻不等人。爲了滿足他的最後一個心願,審判長王東多方努力,終於讓李立成見到親人的最後一面。

老母親是李立成的哥哥從溫州背過來的,她懇求法院,能否晚兩天槍斃她的兒子,因爲當時馬上就要過春節了。然而法律是無情的,觸犯法律者終將受到法律的制裁。

最心痛的悲劇: 貪夫妻雙雙伏法 孤弱女無處爲家

劉藝霞是某基金會出納員,其夫李少洋於90年代初辭職下海,本來幹得不錯,劉藝霞向來以家庭爲傲。噩夢是從李少洋染上了賭博的惡習開始的。從1996年開始,爲了供李少洋揮霍,劉藝霞從3萬到5萬,再到10萬、20萬,一次次貪污公款,採取弄虛作假、不記賬、銷燬存根等手段,先後竊取、騙取現金支票、轉賬支票及匯票共119張,貪污公款874.2萬元,供李少洋坐着飛機去香港、澳門、泰國、韓國去豪賭,最多的一次一下就輸掉200多萬元。劉藝霞所在的基金會,是用中國科學家(包括錢學森、周光召等知名人士)的獎金設立的,他們在國際上獲了獎,連自己的兒女都沒給一分,建立了這個獎勵基金,可卻被李少洋扔在了賭桌上。兩人在瀋陽被抓獲時,還有他們12歲的女兒在場,在飛機上,女兒見媽媽戴着手銬,就不住地喂她喝水,一再追問:「媽媽你怎麼啦?」劉藝霞說:「媽媽犯的是死罪,今後你見不着媽媽啦,你好好讀書吧。」一審判決,夫妻二人均爲死刑。就在宣判前幾天,他們的女兒雖然跟着爸、媽跑出去半年多,考試卻在全年級獲得第一。

最糊塗的貪婪: 臨退休貪念乍起 勞模病重受死刑

陳銘一案,上演了一出「五九現象」的悲劇。原是北京電子動力公司總經理的陳銘,曾爲企業的發展做出過貢獻,先後被選爲人大代表,被評爲全國勞模等。但是,面臨退休,陳銘有了「不撈白不撈」,「有權不使過期作廢」的想法,多次指使他人將公款轉到他開的私人公司,或者把錢打到他兩個兒子的公司賬戶上。

在生活上,陳銘追求享樂,動用公款25萬元在高級酒店包租客房,花20多萬元公款買轎車以供退休後使用,花67萬元買套公寓給替他辦事的人等等。案發時,陳銘已重病在床,他因貪污公款人民幣357.6萬元、挪用公款217萬元,數罪併罰,被判處死刑。宣判時,他是被架到法庭上的。勞模的病故,與犯罪被槍斃,死的意義是不一樣的。糊塗的陳銘作出了最糊塗的選擇。

最可悲的巧合 小會計年方廿二 伸黑手二十有二

年僅22歲的鄒磊在西城區醫藥公司白塔寺藥品經營公司當會計期間,僅半年時間就採用僞造賬目支出、記賬憑證、冒領支票等手段,作案22次,先後將公款159萬餘元佔爲己有,爲自己購買了住房、本田轎車及勞力士、浪琴手表。鄒磊被依法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現在,鄒磊已命喪黃泉,許多參觀者看到照片上那年輕英俊的面孔,都不禁爲之惋惜。

最公開的盜竊 爲偷電村村出動 斷黑手依法責衆

被譽爲「百里礦區」的首鋼礦業公司地處河北省遷安市遷西縣境內,與當地13個鄉鎮120個自然村接壤,近年來,偷電現象愈演愈烈,一些個人承包的小鐵礦、小冶煉廠生產用電全部靠偷,偷電者家中不光做飯、取暖靠偷電,連雞窩、豬圈都盤上電爐絲,讓家畜都享受「溫暖」。這些人用搭鉤鉤住電線,再往電線杆上塗上油,讓人爬不上去,拆不下來,要拆就得全線拉閘。偷電經常造成礦區電壓不穩,電力不足,致使設備不能正常運轉,被迫停機停產,造成的損失相當於每天從礦裏開走一輛「桑塔那2000」。日益猖獗的盜電犯罪,引起各級領導的高度重視,決定重點打擊。自1997年以來,政法機關先後組織反盜電行動450餘次,依法打擊懲處了劉儉等31名不法分子,劉儉犯盜竊罪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10年。

展廳裏展出了不法分子發明的盜電工具。這些工具都是展覽的布展人員驅車4個多小時,到河北省遷西縣取回來的。觀衆在展板上看到的一幅礦區全景的照片就是工作人員從礦長辦公桌的玻璃板下面拿到的。

最誘人的騙局: 高回報實爲詐騙 五個億難買逍遙

臺灣人曹予飛化名倪文亮,採取僞造身份、僞造印章、文件等非法手段,成立了山東某期貨公司北京營業部,變更了「新國大」期貨公司的法人代表,又成立了精登石油公司,讓情人龔聰穎當財務總監,僱用高振宇當總經理助理,以承諾無風險投資、高額回報爲誘餌,以集資形式搞詐騙。例如,他們承諾只要投30萬元,就能成爲代理商,一年可以得24萬元的廣告費,一年後還可以退還本金。他們設立了假盤房,讓衆人認爲所經營的期貨天天掙錢。從1997年6月至1998年7月,倪文亮一夥共騙取4100多人高達5億多元的集資款。除了拿出1.7億元用於支付所謂的「利潤」外,3億多元被他們轉移出公司和大肆揮霍。曹予飛拿錢賭球,一場「世界盃」就輸掉522萬元。1998年8月,曹予飛等人銷燬賬目逃跑,途中仍然揮霍無度,住高檔公寓,買高檔電器。在他房中查獲的一臺丹麥產的電視就價值人民幣18萬元,據說全國只進口了3臺。展廳裏除了這臺電視外,還展示了3萬多元的冰箱、6000多元的洗衣機。1998年9月,曹予飛等人在雲南石林被抓獲歸案,使他們越境逃到國外的計劃沒能得逞。一審判決:曹予飛死刑;龔聰穎「死緩」;高振宇無期徒刑。

 
分享:
 
人氣:10,614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