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啊!孩子 ──獻給我即將出世的孩子
 
張明
 
2000-8-25
 
【人民報訊】即將做母親的妻子,在家人的催促下,挺著大肚子跑了無數冤枉路,蓋了工作單位、街道辦事處、計生委等6、7個公章後,再交上幾百元錢,終於領到我們的孩子來到這個世界的「合法」派司──准生證。

拿到那張小小的紙片後,妻子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唉!我終於有權利生下這個孩子了!」聽到妻子的感嘆,雖是炎炎盛夏,我仍感到不寒而慄。女人生孩子還要被批准,這是亙古未有的荒唐事。除了上帝,沒有一個世俗政府敢於阻止胎兒的降生。即使是殺人如麻的希特勒,也從未要求孩子需經過納粹政府同意才準出生,真的是太可怕了!我並不反對計劃生育政策。事實上,我也覺得過多的人口是一個沉重的壓力,確實應該採取某種措施控制人口增長。但是,開具「准生證」的作法絕對不可取。這是對生命的嘲弄和侮辱。

關於准生證,有一個非常恐怖的案例。報載一位懷孕八個多月的婦女,出現早產徵象,匆忙中未帶准生證就到了醫院。只因這小小的差錯,醫生非但不肯接生,竟將已經露頭的胎兒強推回去,導致雙胞胎兒窒息而死。孕婦家屬找醫院「討說法」,院方解釋說,早產兒都須推回子宮;這是醫學常識,家屬不要無理取鬧了。我對醫學一竅不通,對院方的解釋不敢妄斷是非。但是,在我有限的人生經驗中,我從未聽說早產兒還要「回爐」。既然上帝讓這個孩子提前出世,自有
他老人家的道理。醫生此舉不僅是漠視生命,也違背神的旨意。

凡是良知未泯的人都會譴責醫生的冷酷無情。但我以為,這已經不僅僅是個人的操守問題。如果一定要與個人聯繫到一起,只能說在邪惡制度的長期薰陶下,個人的惡只是制度的惡習的具體體現而已。事實上,那位醫生就很委屈地對人說:「輿論都譴責我,我也有苦衷啊!她沒有准生證,如果我讓她的孩子出生了,會受處罰的呀!我有什麼辦法呢?」

我從來沒想過為這種沒有人性的醫生辯護。我只是認為,在冷漠已成為一種社會現象時,冷漠本身在這裏只表明一種慣性的惡。它來自於長久的養成。短時期內是揮之不去的。說白了,這種現象是制度造成的。只提高個人素質無濟於事。不久前發生在四川省威遠縣的「7.16」母嬰慘死運政檢查事件,再次在我們的良心上敲響一記沉重的警鐘。如果我們繼續容忍這一件件罪惡發展下去,下一個受害的就是你或者我。

公元2000年7月16日,四川省邊遠山區的威遠縣,一輛載著臨盆孕婦的麵包車全速衝向醫院,只差500米即達目的地。這時候,威遠縣的4個「運政」執法人員走了過來。他們擋了車,熄了火。他們非常冷靜地企圖求證一輛非經營性車輛是否違章拉客。在司機以生命的名義,要求先將孕婦送到醫院,再接受他們的處罰的情況下,這幫傢伙不為所動,仍然堅定不移地要把整人的事業進行到底。

除了沈著地斷送兩條人命外,這次執法與日常行動並沒有什麼不同:車輛、公路,揮手即停,開出罰單;這些場景毫無特別之處。只有車窗後面的兩個生命,正在一點一滴地喪失生命賴以存在的條件。面對一個臨產的母親,即便是古時候最嚴峻的刑罰,也不會剝奪她生育的權利。但是這樣的事情在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竟然發生了,也只有在這樣的國家才會發生。

除了恐懼,我已經無法憤怒了。對於即將出世的孩子,我感到憂心重重,沒有半點做父親的喜悅。孩子,你面臨的是個什麼樣的世界啊!我沒有能力與整個社會的邪惡抗衡。我只能祈禱:上帝啊!賜給我們一個安寧、平和的世界吧!讓我的孩子以及所有即將出世的孩子平安降生,快樂成長!

小心啊!孩子。人啊,請善待生命。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