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市黑手 惨案频发花市
 
2000-8-24
 

●广州岭南花卉市场,全国最大的花卉批发市场之一。每天,这里的鲜花通过铁路、公路和航空源源不断地运往全国各地。●一段时间来,这里惨案频发,十几名运货商被棍打、刀砍,8月4日,一起硝酸毁容案又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 谁是这一系列暗算事件的幕后人?


惨案频发花市

  8月4日晨6时许,下着大雨,与往常一样,25岁的杨永华————广州岭南花市里的货运商,早起清点头天客户交来的货(指鲜花),准备上车运往火车站。

  正在这时,一个30来岁的男子走过来,称有两件货要发运,要他去拿。杨永华于是尾随而去。刚走几步,那人突然扬起手提的喷水壶(通常作浇花用),朝杨的右脸喷射,杨一阵惨叫……
  
  事后证明,水壶中喷出的是高浓度的硝酸。 

  “幸亏我当时反应快,用手挡住双眼,不然眼睛就完了。”8月9日,广州市红十字医院,伤卧在床的杨永华对记者说。他的右脸及右肩胸部大块皮肤碳化,样子极其恐怖。他的女友坐在一旁,神色黯然。这对20多岁的年青人,已将婚礼定在今年年底。杨的主治医生告诉记者,杨属三级烧伤,法医上属重伤,尽管可做整容手术,但脸部难看的疤痕将伴随余生。

  杨永华不过是岭南花市今年2月以来一系列暗算事件中最新的一位受害者。在此之前,已有10多人遭到不明不白的刀砍和棍打。

  受害者的一个共同点是,他们均为花市里的货运商,或者他们的工仔。


公开的秘密

  谁是这一系列暗算事件的幕后人?在岭南花市里,这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我从今年6月开始做花卉货运生意,”杨永华对记者说,“此前,勤国耀发公司控制着花市到火车站的货运,不准别人插手。”

  杨永华说,勤国耀发的老板之一王能文曾叫他不要再做花卉货运,并许诺几万元钱作补偿,但他没答应。“后来,在7月底,王能文曾提醒过我,这段时间注意一点,马××和柳××————勤国耀发的另外两个老板可能要搞我的人,我以前也听说已有好几家做货运的被他们打了,便长了一个心眼,没想到还是防不胜防。

  不止一位花商告诉记者,花市里本来有数户商家经营货运业务,大家公平竞争,还互相帮助,气氛很好。

  但自从今年2月勤国耀发公司成立后,一切都变了。

  今年4月21日,是蒙延光做花卉批发的第三天。

  一大早,蒙延光拉13件货向火车站进发,刚走到荣丰公司(一家花卉公司)门口,勤国耀发公司的马××拦住蒙延光说:“警告你,从明天开始,你不要再发货(鲜花)了,否则后果自负”。

  “那天凌晨3点左右,我从花市收花回来,刚摆好地摊,不知突然从那里窜出3个手持三角钢棍,空心铁管的歹徒,冲我便打,整个过程不会超过30秒钟,等我反应过来,身上到处是血,左耳被割断四分之三,不是抢救及时差一点左耳就没了。”说完,蒙延光侧过身体,让记者看了看那条长长的疤痕。

  比起蒙延光,货运商颜海平的遭遇更为悲惨。颜海平的妻子寿莉告诉记者,今年4月27日凌晨4时许,颜海平正忙着发货,这时4个青年男子走来问:“ 你们老板是谁?”颜海平回答:“我就是,有什么事?”话音刚落,来人迅速从身上抽出西瓜刀和铁棍……瞬间,颜海平身上布满伤口和棍痕,“整个人就像被血染了一样”。等寿莉的弟弟反应过来追出去时,歹徒已钻进了一辆在不远处等候的小车,绝尘而去。

  “我们公司是专门搞航空货运的……今年以来,花市气氛相当紧张,虽然勤国耀发的人还没当面警告我,但我们的工人已多次受到警告:‘你们不要再为国鑫做了,要做也做不长,没看到那些搞铁路货运的吗?都一个个倒下去了,等我们收拾完铁路(货运)和公路(货运),下一个就轮到你们航空(货运)。’” 花卉批发大户云南国鑫责任有限公司驻广州办事处负责人邓亚玲说。

  邓说,勤国耀发对竞争者一般采取先用钱买,劝其退出,不行再打。“看到不断有人遭打遭杀,我们也非常害怕。为防不测,我们只好把铡花的铡刀放在店门旁。”

  垄断意味着暴利。“自从勤国耀发独霸货运以来,拼命抬高花卉运费,”一位浙江来的客户说,“从原来正常的每件10—15元抬高到40—50元。”

  但是自杨永华做货运后,勤国耀发便拚命降价,有时甚至比杨永华的价格还低,“尽管是这种情况,我们还是从杨种进货……但我们也很担心,像杨永华这些人能支持多久?”这位浙江客户说。

勤国耀发的说法

  8月11日,记者采访到了勤国耀发的最大股东王能文。

  王能文告诉记者,他本人也是受害者。他说:“我在岭南花市已经做了4年,在整个花市中是做得比较好的。"今年2月15日,马××和柳××带了几个烂仔找到我,威胁说‘你要么不要在这再做(花卉生意)了,要么与我们合伙,否则后果自负’。”

  “当时好几家花行都被马、柳弄得趴下了,我的生意还比较大,此时自然处在事情的浪尖上,但我知道马、柳的情况,我肯定顶不住他们,所以后来我还是与他们合伙了。”王能文说。

  王表示:“我早就希望勤国耀发能被查掉,希望尽快从中脱身,里面实在是太黑了。他们(马、柳)俩人做事都很隐蔽,很老道,很有反侦查手段,商量什么事,做什么事不会让多一个人知道,以减少把柄。”

  记者曾装成客户来到勤国耀发公司,打听马、柳的下落,工作人员称,二人很少到门店。8月11日上午,记者拨通马××的手机,与自称在宁夏银川的马 ××发生如下对话:

  记者:“你知道岭南花市近期发生的事情吗?”
  马××:“我没做那些事情。”
  记者:“你没做哪些事情?”
  马××:“我很早就出来旅游了,对花市近期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记者:“那你刚才否认没做的事情是指什么?”
  马××:……

警方的答复

  记者找到杨永华伤害案的办案人、广州市芳村区公安局刑警大队驻石围塘街分队的一位郑姓民警。郑说此案正在侦破阶段,采访须经芳村区公安局批准。记者来到芳村区公安局,区公安局秘书科一位民警又称采访须经得市公安局批准。

  尽管没有正式接受采访,郑警官在与记者的交谈中还是透露,花市内以前就有人被打,警方跟踪这一系列案件已有两个多月。“但对群众举报的某些人采取行动还没有足够的证据,主要是因为凶手一打人就跑”,他强调,“现在法制健全,什么都强调证据,不能随便抓人”。

  “我们不知道下一个受害者是谁,岭南花市现在没有一点安全感。”一位花商说。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