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南海:反江同盟,是虚构,还是现实?
 
2000-8-20
 
【人民报消息】随着中共十六大的迫近,各界关于中共高层出现“反江同盟”的传言和报道也不径而走。是否存在反江同盟直接关系到江泽民个人的政治命运,可谓“兹事体大”。关心中国政治的人不免要从各种角度来寻找这个问题的谜底:反江同盟究竟是神话,还是现实?

客观地说,支持存在反江同盟的证据不多,分量不大。任何一个同盟若其存在,必定有挑头者。自从乔石下台后,至今未发现中共高层有这样的享有足够威望的挑头者。

李鹏虽然在八九年之后一度对江很不服气,并受到邓的批评;但是后来,他为了保持六四翻案不被牺牲掉,改变了策略,变成了衷心的拥江派,去年夏天更是指责总理朱熔基另立核心。

朱熔基也不像是挑头者,最令他不安的就是关于他“功高震主”的传言,故丝毫不敢有野心流露。外界也常常形容他的政府是不问政治的“财经内阁”。而朱本人从就职伊始,就声称自己致力于“科教兴国”,尽量避免涉及政治话题。

胡锦涛和李瑞环则处于相同的困境:一方面需要江泽民大力提携,另一方面又害怕江泽民另起炉灶,垂青他人。只要这两种心态同时存在,此二人就不可能站到江的对立面。

关于中共军队是否有挑战江泽民的可能一直是一个重大而敏感的话题。不过,由于江泽民在十五大上的制度安排,军队在常委中没有代表。所以任何军事将领要想挑头来建立反江同盟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因为对军方来说,要取代江泽民必须先推翻政治局常委,这一障碍几乎不可逾越。

由此可见,目前在中共高层尚不存在一个旨在取江泽民而代之的反江同盟。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江泽民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反江同盟不存在,并不等于反江情绪不存在,更不等于反江连任的情绪不存在。实际上,中共高层目前斗争的焦点不是有没有人要取江而代之,而是同意江连任与否。不难发现,在这一问题上许多人有类似的立场。

再以李鹏为例,若江泽民所说七十岁以上的人十六大全部退下的话属实,那么,他将是第一个被迫退下的人。若果真如此,对李鹏来说,就已无继续拥江的必要;若他下江不下,他就免不了会对江再生芥蒂。而朱熔基一再表示无意连任,只求作清官,分明是在与任何企图恋栈的人划清界限。而朱与贾庆林之间的较量则显然打乱了江的权力部署。对胡锦涛之类的接班者来说,只有江泽民全退,他们才会心存感激;若江泽民半退不退,则胡锦涛、李瑞环等接班者肯定心生怨恨。

事实上,对江泽民连任施加压力最大的并不是上述这些六、七十岁的人,而恰恰是四十五岁左右的中共少壮干部。他们接班心切,害怕第三代及其领导核心久居不退,使自己在处长、局长的职位上熬成白头宫女。对其中的一些人来说,如此坐等告老,莫若奋起一博。而江泽民本人想必已感受到这一无形而巨大的不满。尤其台湾新领导人只有49岁就登上总统宝座,这无形中构成对中南海老人的压力。故最近在中央党校的讲话中,江泽民开始强调要大胆选拔年轻干部,不要求全责备,这显然是在派发起安抚作用的定心丸。

不过,江泽民仍然面临着这样的难处:他若想继续掌权,就须向少壮干部做出实质性的让权,这必然会引起江的那些即将退休的同代人(如李鹏等)的高度不满。若江泽民只对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原班人马稍作微调,拖延交班时间,则接班心切的少壮干部们必将感到失落,乃至绝望,说不准何时会再次冒出新的党内民主派宣言或纲领,从而使党内反对派浮出水面。不仅如此,已退休的老干部也会作出反弹。任仲夷的发难就是最新的例子,与江有约的乔石也不会沉默。

综上所述,旨在取代江泽民的反江同盟也许未见踪迹,但是对江泽民继续独掌大权的共同抵触情绪则随处可见。对此,江泽民及其幕僚不会熟视无睹。(原载:7月24日《信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