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昌星,未来中国世纪大审判深层次内幕性的重要证人
 
陈劲松
 
2000年12月8日发表
 
【人民报讯】一桩腐败案,一个行贿人,让中国政府从上到下坐立不安,让加拿大司法当局左右为难,并正向难以预计的更大范围波及,这是一桩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奇案。

中国每年可以轻易抖出大小腐败案件数百件,以远华走私案为标志,中国的官场腐败,在深度上,广度上,规模上,都说得上创造了人类历史空前绝后的记录。也许终有一天,单单其中一件腐败大案,就足以给中共政权大厦以訇然倾塌的致命一击。远华案的发展,便有此征兆。

八百亿人民币,六百多名官员,历时十数年的经营,这还不是远华案的全部。行贿人与中共高层人物的众多纠缠,与海峡两岸情报系统的神秘瓜葛,甚至涉足美国大选政治的可能性,都格外引人注目。至少到目前为止,该案已经将公安部副部长、军队最高情报负责人、军委副主席家属、北京市委书记家属、以及福建省大批高官,都牵连在内。随着该案主角、行贿人赖昌星在加拿大被捕,北京和福建官场更是人人自危,一片恐慌;赖昌星自述,他曾身兼海峡两岸“双料”间谍,并有香港入镜处官员为他通风报信,这一披露,令两岸三地均尴尬万状,忐忑不安;而赖昌星与中共元老刘华清之女刘超英、姬鹏飞之子姬胜德的过往从密和权钱交易,更让人猜测,数年前闹得沸沸洋洋的中共对美国献金案,赖昌星也插了一脚,并知底知细,因为,姬胜德、刘超英二人,正是这一献金案的男女主角。这一环节,也可能使赖昌星成为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党争的筹码,成为中美、中加关系中的一块难啃难咽的骨头。

赖昌星是一颗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棋子,是未来中国对江泽民集团进行世纪大审判的深层次内幕性的重要证人。

是经济案,也是政治案。正是因为该案存在上述几组复杂的利害关系,所以人们并不意外,为什么北京当局对是否要求加拿大方面引渡赖昌星表态含糊,姿态低调。北京当局同时对远华案全案实施严密的舆论控制,由江泽民身边人统一发稿。

随着近期厦门市又一名副市长苏水利被拘留,福建省委书记陈明义被解职,至此,除了“太子党”出身的福建省长习近平之外,福建省委省政府、厦门市委市政府、以及福州市委市政府的官员,几乎被全部撤换,其中半数以上蹲了监狱。一则称福建官员全部腐化,需全数撤换;二则称福建当局与中央当局各行其是,北京设计“动手术”,借机铲除异己;三则称,“上海帮”怀疑一切,只相信自己,福建官职呈现大片真空,得势不饶人的“上海帮”正好填充人马,扩充地盘。

中纪委出马,动辄组织数百人的调查班子,并调集首都武警上千人,到案发当地“保驾”,已经形成北京方面查大案的套路。远华走私案如此,汕头走私案如此,湛江走私案如此,广东骗汇骗税案,等等,莫不如此。显示北京当局与各地方当局互不信任,关系空前紧张。

弃国家检察机关于不顾,并肆意架空国家司法机关和地方司法机关,唯独迷信中纪委,这表明,执政十余年的江泽民,不仅丝毫没有推动法制的诚意,反而正将丑陋的人治推向新的历史高度。那便是,将毛泽东的“政治挂帅”与勃列日涅夫的特务控制相结合,将明朝的“锦衣卫”制度与当代的帮派政治相交融,把历代阴暗政治发挥到极至。

江泽民以“反腐”的名义斗垮政治对头陈希同,却力保亲信如贾庆林、阮崇武之流,并有意庇护早已涉嫌腐化的邓小平李鹏家属,其“爱憎分明”,路人皆知。然而,江泽民的为所欲为,本身并不保险。夹在以朱镕基为代表的清廉派改革派、和以李鹏为代表的腐化派保守派之间,权力斗争,权力交易,并非容易平衡。做得过头,恐埋葬自身。江泽民身边公认的大红人、亲信曾庆红,遭党内同仁一致冷淡,便是江泽民不可能逞志太久的明显政治路标,其势已成强弩之末。民间的反弹和民意的背道而驰,则更为明显。比如,江泽民徒劳无功地鼓吹“三讲”,即“讲政治,讲正气,讲学习”,演变到地方上的“三讲”,其内容却大相径庭,成为:第一讲“你不讲我,我不讲你”;第二讲“你若讲我,我必讲你”;第三讲“你要乱讲,我也乱讲”。(万维读者论坛)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气:18,53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