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論江澤民的「偉大書法」
 
吳隅
 
2000-12-8
 
【人民報訊】九月十八日,《中國人民抗日軍事政治大學史》出版了。這個抗日軍政大學,簡稱「抗大」,在中國現代史上有重要地位,編一部校史,當然
很有意義。現在還沒看到原書,但是僅從新華社所發消息來看,已經夠倒胃口的了。

  這則消息首先一個畫龍點睛之筆是:這部書是由江澤民題寫書名。似乎這部書的價值不在於內容,而在於江澤民給它寫了書名。真是「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有江澤民題名,這部書就成為經典之作了。

  文化大革命中盛行毛澤東題名。一些報紙原來都有題名,也一律換上毛澤東的題名,而且還得敲鑼打鼓,把毛的題字遊街示眾。但那是造神運動的一部份。當時凡毛所到之處,下榻的賓館,坐過的椅子,用過的茶具,甚至吸剩下的煙頭,都成了聖物,更不要說他親筆題的字了。

  可是這都是那瘋狂年代的迷信舉動。中共在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已經批判了這種現象,並且決定要杜絕個人崇拜,為什麼今天又重新出現了呢?

  即使不去追究迷信色彩,只就書籍題名來說,請江澤民給這本書題名,也未免太諂媚了。當然,如果江澤民不愛這一套—諂媚者也不敢去拍馬屁的。

  中國書法是傳統的東方藝術,在書籍的封面印上手書字體,或雄健,或秀逸!或渾厚,或瀟灑,確實能為書籍增光,甚至光是那題字便有典藏價值。但這要有個條件:那題字者是真正的書法家,所題的字稱得上是一種藝術。

  在這一點上,應該說毛澤東是當之無愧的。到過韶山毛氏故居的人當能注意到,毛在小時候就練就一手好字,書法基本功非常紮實,以後再加上他的梟雄性格和浪漫情懷,也就形成了獨有的書法風格。當然,造神運動中是沒有人把毛當作書法家來尊重的。但把那些迷信的塵埃洗去之後!毛的書法的確是值得珍藏的。

  然而江澤民那兩筆字也要東施效顰,未免太不自量了。他寫的字當然比李鵬要好得多,因為人們一看還能認得,但是其水平也就僅此而已,可以看出,他是在努力寫得工整一些。其實他的字是不入流的,還不能稱作「書法」。

  不懂書法,並不影響做官?問題是他又不肯老老實實做官,而是喜歡賣弄文采。文采這東西是不容易賣弄的,弄不好就變成獻醜,即所謂「弄巧成拙」。尤其是書法!它和背幾句唐詩不一樣。唐詩只要事先背得爛熟,就能即席吟詠,而書法就不行了!不入流就是不入流,東施任憑如何打扮也變不成西施。

  然而在當今的中國,「官本位」已經到了這個程度:不但一個人的權力和他的官職成正比,而且書法水平也和官職成正此,官越大,水平就越高。這就是江澤民居然有膽量到處題字的原因。

  其實那本抗大校史完全可以找健在的某位將軍題寫書名。解放軍不乏儒將,寫一手好字的大有人在。這本抗大校史,請一位和抗大有淵源的將軍題名,不是恰到好處,相得益彰嗎?江澤民一天仗也沒打過,還不知他會不會放槍。當軍委主席,也就是體制使然,掛個名也就罷了,在這樣一本書也要去題個名,實在是太缺乏自知之明瞭。(原載《爭鳴》十月號)
轉自(大參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