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軍中不值一提的腐敗逸事
 
2000-12-6
 
【人民報6日訊】記得還在軍校的課堂上,一教員向我們抱怨:每次去食堂吃飯,好菜都被機關幹部們先打走了。而那些炊事兵對他們的態度又很不好,有次竟然把一教員的碗提起就扔啦.......

確實,在軍隊裡,機關幹部是要吃香些。而政工幹部和行政幹部還是有差別的。

一次,我們單位決定把養雞場的雞分掉,每個幹部一隻,但要按雞的重量給點錢。排隊領雞時,政治處的頭兒就排在我前面。他領了雞,由家屬拿走,也沒掏錢。他把身子靠在那窗子上,叫記帳。負責分雞的老會計只盯了他一眼也沒敢動筆。

我領了雞轉身走時,他還靠在那,估計是想再要一隻。

後來,我把這件事擺給一有10多年軍齡的行政助理聽,沒想到他卻破口大罵那分雞的。說是整了他冤枉,一隻老母雞怎麼也□不爛,沒法吃。嘿嘿,你面子不夠大呀!

聽別人講,單位食堂的小採購每天天黑時,都要提著一籃子的東西去送。他奶奶的,難怪我們的伙食那麼差,得搞個水落石出才行!

機會終於來了。有天深夜,他輸得太多,為了讓我退點給他好應付第2天的購買,竟然向我下話。我就像盤問犯人一樣問他,他把我想知道的一股腦道了出來。

每次主要是給3個人送,政治處,院務處的頭,和食堂的直接領導。有些什麼東西呢,好肉,豬肚子,肝腰等等。數量夠他們3家一天吃喝。他每次都不進去,只把東西放在他們的家門就行。他還說這些算什麼,在大機關幹時(他是為了轉志願兵才由上級機關調下來的),給頭兒送的盡是魷魚和海參。

我又問,政委呢?他說,政委要的自有人送去。

提到我們的政委,那才有趣呢!

政委貪杯,世人皆知。由於他那張大臉偏黑,經常都呈現出豬肝色。

有回,地方一單位幫我們裝了些燈。為了表達謝意,或者說為了密切軍民關係,擺了2桌酒席。部門領導提醒了我幾次,一定要把政委請來。誰知到了時間,政委偏偏未到。估計是我們的級別太低。我又一次去了政委的家,他獨自一人正喝著呢!

費了好大勁才把他拉來。部門領導露出了笑臉,我也長長地出了口氣.....

一物降一物。儘管政委高高在上,可政治處的一小幹事卻逗地得他團團轉。原來,政委是1950入伍的,差幾個月才夠得上離休,他挖空心思地想將來辦成離休。要知道,離休和退休在待遇上簡直大不一樣。

那小幹事常吹噓自己的後臺如何硬,關係如何廣。沒想到那老傢伙給聽進去了,在他面前不僅顯得恭恭敬敬的,而且私下也為此付出了不少。

後來,那小幹事要調走時,把這些當笑料給抖了出來。他竟然想把檔案裡的入伍時間給改動一下,呵呵.......

轉自6日「中國觀察」(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