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无法团结有力量,咱们来唱『浪打浪』
 
——江总书记又兴致勃勃地做了回『指挥家』
 
扁豆
 
2000-12-31
 
【人民报讯】在欢庆澳门回归一周年的大喜日子里,精神焕发的江总书记又有了充分表演自己的才能、施展自己魅力的好机会。它有音乐天才尽人皆知,它能背诵唐诗宋词尽人皆知,它总喜欢指挥大家唱那支振奋人心,鼓舞斗志的『团结就是力量』,也是尽人皆知的。

指挥大家唱这只粗犷豪放的中国工人阶级之歌,颇能显示出咱中国共产党所向披靡、无往而不胜的英雄气概;如果由总书记指挥来唱,那就极好地从潜意识上给你一种感觉:咱们党的领导核心坚定地站在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的立场上,为它们操心,为它们代言,为它们办事,为它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绝对不会想方设法保护贾庆林之类的个别党的干部)。所以别的歌可唱可不唱,但是遇有总书记能出任合唱指挥的机会,是一定要唱这支『团结就是力量』的。

可是俗话说得好,到什么山唱什么歌,识世务者为俊杰。这点常识咱江总书记还是有的。 因此在澳门回归一周年的庆典上,江总书记换节目了。不唱这支『团结就是力量了』,唱什么呢?『洪湖水,浪打浪』和『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歌唱祖国』)了。这事很多人可能都不大在意,可扁豆却觉得颇为耐人寻味。

过去唱『团结就是力量』时,江总书记对于自己作为这团结的核心所起的凝聚的作用大概是蛮自信的。嘿!你们大家伙儿瞧瞧,我身为中国的国家最高首脑,指挥身边的幸运群众(它们当然是幸运的,因为能在我核心的指挥下合唱)唱这歌儿,表现团结的力量(同时也表现我团结大家的力量),有多出众啊。还没听说过哪个国家元首在和平时期能指挥它周围的普通群众唱出这样冒着劳动人民的汗香、透着本民族的豪情的歌曲的呢,没有吧?横着比,国外没有如此才华横溢的同化于人民的国家首脑;竖着比,中国也没有过如此风流倜傥的美名溢四海的潇洒领袖(周恩来不能算,它只当到了总理)。虽然现在的辉煌、一切的一切都是邓小平开创出来,咱照着贯彻就能『摘桃儿』。可贯彻也不易啊!香港平稳地回来了没有?澳门平稳地回来了没有?换个人当『核心』很可能就不会做得这么漂亮。

但是那支『团结就是力量』还是不好唱出口了。不唱还好,要是唱的话,不知有多少人会笑话江总书记傻,不识时务哩。过去捧铁饭碗的,现在是下岗的下岗,分流的分流;武装警察的现代化程度是越来越高,可社会刑事犯罪直线上升,犯罪手段之残忍日夜翻新;贪官污吏是怎么杀也不怕,照贪照黑;世风日下,中国人再这样下去恐怕就不知道德为何物了。更离奇悖谬的是:好人法轮功却被关的关、被打的打、被罚的罚、被杀的杀。团结?什么是团结?团结是人出于一种超越自我的高尚追求,互相关爱、互相维护、共同为那高尚追求贡献心血和力量的一种状态。(顺便我也咬文嚼字儿一把:团结是能产生力量的一种人际关系状态,说团结就是力量,意思大家明白,可从逻辑上不通的)人心没有道德,做事都是为了自己一己私利,哪来的高尚追求?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珍惜全民族全体人民的团结,那么首先要做的是抑恶扬善,现在反过来了。在这样的政策导向下,那表面上做着同一件事的人,最多是出于各自利益的考虑或互相利用而已。当彼此利益发生冲突时,轻的得用法律调节,重的大打出手,你死我活。哪里还有朋友?哪里还有亲情?哪里还有友谊?哪里还有良心?哪里还有团结?哪里还唱得出『团结就是力量』?!江总书记没有提议大家唱这支歌是它的聪明,它不想给自己留下一副历史讽刺画。它不想让海外这些『太幼稚』,『太简单』(也太让人头疼)的媒体以这支歌为契机,批评它唱一套做一套。

可是这『浪打浪』唱得就那么轻松么?非也,非也。那弦律是没得说,美!可是那歌词,特别是歌颂共产党的恩情的那句:『共产党的恩情比那东海深,渔民的光景一年更比一年强…………』。要是这渔民中有炼法轮功的,那最起码的(不关它、不判它、不劳教它)罚它个倾家荡产不在话下,所以要使这句歌词不具备讽刺意味,得保证渔民有炼法轮功的特权,做得到么?如果这渔民中若有做偷渡出国打算的,那么一定要保证它们真正满足在中国的物质和精神生活状况,打消冒死出国的念头,不会选择花光了积蓄往国外跑,最后落得个焖死在货舱里或闭封的车箱里的下场,也难做到吧?再说了,就算是这些特权都给渔民了,也不公平呀!光保证给渔民深过东海的恩情,而把其它行业的劳动人民都另眼看待吗?那样的话,唱这歌也不会踏实。

要我看哪,江总书记看了扁豆这篇实话后,下次可能这『浪打浪』也唱不出了。如果咱们以江主席为首脑的政府仍然坚持着对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的好人实行镇压政策,我看那首气贯长虹的『歌唱祖国』,江总书记最好下次也不要提议指挥大家唱了。心里会愧的!人民群众怨声载道的,谁还能发自内心地唱出『我们的歌声多么响亮』?!要是咱们看到它还要指挥唱这歌,咱们就『嘘』它,咱不跟着它唱,它不配指挥咱中国人民唱这些好歌。当然江总书记酷爱音乐,还是有不少歌可以唱的,象『小呀么小二郎-郎』啦、『少林!少林!有多少英雄豪杰……』啦、『路见便宜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好汉歌儿』啦、『小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在岸上走──走』啦,都还比较适宜。

各位网友,您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吗?当一个人失去它做人的起码良心和人品时,它唱歌都只能唱那些或者是跟着感觉走,毫无理智的情绪发泄,或者是情哥哥爱妹妹的糜糜之音了。它若唱那带有伟大的精神、崇高的情感、刚正的节奏的歌,它自己都会觉得无地自容。晓得么?无法团结生力量,咱们来唱『浪打浪』,也许就是咱江总书记换节目的潜意识活动的写照。当然了,也不排除它知道法轮功根据它的表现称它为罪人,出于想用这优美的弦律给自己蒙上温情面纱的一种自觉的有意识的考虑。
转自 大纪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