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委首长”的女儿
 
2000-12-30
 
【人民报讯】

京城来的“神秘电话”……

  今年3月8日,“白玫瑰”美容保健有限公司董事长姚志萍及其员工,在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记者到该公司采访时,因姚志萍对记者提出的产品批号等问题不满,与记者发生争执,进而要求记者交出录像带,否则不能离开,同时,姚还指使另外几个员工抢走记者两盘录像带和手机,并对记者进行非法搜查。为了推卸责任,姚志萍又谎称两名记者向其索要5万元采访费。3月9日,姚志萍及涉及员工被沈阳市公安局沈河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一时间,“白玫瑰事件”轰动了沈阳。然而,就在“白玫瑰事件”发生一周后,“白玫瑰”公司的肖某接到一个“神秘电话”。

   “是‘白玫瑰’公司吗?”一个女性声音。

   “是。”肖某答。“你们董事长关在哪?”

  肖某觉得对方的声音特别陌生,以为是客户,就故意骗对方说:“我们董事长在外地做生意呢。”对方当即挂断了电话。

  10分钟后,对方又将电话打进来:“你不用骗我了,董事长的朋友葛某已经找到我了,要我帮忙。”肖某接到电话后,找到葛某核实,确认打电话的女人叫张慧,是“中央电视台的一个主任”,还是“军委首长”的女儿——原来,葛某是省卫生部门的工作人员,3月8日当天,也接受了“焦点访谈”记者的采访,他害怕牵连进去,就想起一个北京的朋友,这个朋友曾经说过他跟中央电视台的一个部主任很熟悉。当葛某与北京这位朋友通电话时,这位朋友表示:“没问题,你过来吧。”听到这个消息,葛某连夜去了北京。在北京的一家咖啡厅,葛某的朋友为他引见了一个人,这是个中年女性,短发,瘦瘦的。朋友介绍,她叫张慧,是中央电视台的一个主任,这位朋友还特别告诉葛某,张慧还是“军委首长”的女儿。通过交谈,张慧当即表示:“没问题。不知白玫瑰那边想不想办,如果想办,让他们来北京找我。”葛某给了张慧4万元活动经费就回沈阳了。张慧没有等来“白玫瑰”的消息,干脆自己通过114查到了“白玫瑰”公司的电话,将电话打到了这家公司。可肖某并不知道这其中的隐情,认为既是葛某找的人肯定是个“人物”。

  正当白玫瑰公司的人犹豫不决时,3月27日,姚家得到通知,姚志萍已经正式批捕。肖某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北京的张慧。张慧听罢,几乎是以命令的口气说:“你们赶快来北京,越快越好。”3月29日,姚志萍的母亲与肖某、吕某坐了一夜的火车来到北京。一下车,肖某就按张慧事先留给他的传呼号找到了张慧。张慧说:“你们先住假日酒店,下午我去看你们。”听说张慧要来宾馆,肖某还留了个心眼儿,让吕某先在一楼大厅守着,看看张慧坐什么车来。到了下午,张慧果然如约而来。就在张慧上楼没几分钟,吕某也跟上楼,将肖某拉到门外说:“她是坐一辆黑色的、加长的、档次很高的车来的。”肖某这才会心地一笑。

  张慧一进房间,就摆出一副“高干女”的派头,说起话来盛气凌人,还没唠几句,张慧就问姚母:“带了多少钱?”姚母告诉张慧带了17万元现金。张慧一听,一脸的不悦,“就这么点钱,打发要饭的呢,你女儿犯了什么罪你知道不知道,只有我出面才能救她。”姚母一听慌了:“那50万元够不够?”“50万?开玩笑! 再加个零还差不多。”张慧说。姚母一听,哭了。这时,张慧假惺惺地安慰说:“别哭了,拿出100万我给你摆平《焦点访谈》。”姚母一刻也不敢耽误,连夜返沈,东挪西凑地拿了65万元,火速交给了张慧。

  一位“白玫瑰”的代理律师发现了破绽

  通过与“白玫瑰”公司接触,张慧发现公司的人好对付,但最担心的是姚家请的律师。于是,她心生一计:张慧在沈阳期间,给她的一个化名赵明真名宋敏朋友打电话,让她到沈阳来一趟:“机票、住宿,我全包了。”赵明如约来到沈阳。

  赵明来沈阳后,张慧没有让她和自己住在一起,而是给安排在“商贸饭店”,并抓紧时间进行“培训”:“如果有人问你,你就说是‘最高检’一个处长的夫人。”赵明追问:“说是谁的夫人?”“不用说是谁。如果人家问处长去哪了?你就说和局长吃饭去了。”几乎同时,张慧跟“白玫瑰”公司打电话,告诉他们“最高检”来人了,要听案情汇报,让律师赶快去一趟。”公司的人找到沈阳东来律师事务所的战律师。战律师已经接受委托为其公司的涉案员工辩护。公司的人告诉战律师,“最高检”来人了,要听案情汇报,让律师去一趟。

  战律师问:“以什么身份见?”公司的人回答:“以朋友的身份见。”在“商贸饭店”的1311房间,战律师见到了“最高检”的人——一个二十七八的女人。那女人自称是“最高检”的,同两个处长一起来的,处长和局长吃饭去了。接着,对方表示想听听案情。战律师告诉她:接手案子后,还没有见到过被告。

  对方逼问:“为什么?”

  战律师答:“是领导交办的。”“哪个领导?

   “这个,我没有必要告诉你。”“为被告申请取保候审了吗?”

   “申请了。”说到这,那女人脸色一沉,吼道:“你不要说了,你们都是骗子。”战律师听了这话,顿时对对方的身份起了疑心:“请你将工作证出示一下。”“最高检”的人立刻慌张起来,连忙掩饰说:“我只是‘最高检’的家属。”战律师严肃地说:“如果你是家属,你就更没有资格这样跟我说话。”

  听了这番话,“最高检”的人竟然有些语无伦次:“其实,我们是同行,我是总政的律师。”说完拿出一个军官证一晃。战律师连看都没看,起身便走。

  回去的路上,战律师越想越不对劲,第二天,就跟所里的领导汇报了这个情况。

  战律师离开后,张慧的电话打到赵明那里,询问谈话的情况。赵明就将不欢而散那榭龈嫠吡苏呕郏呕鄄淮笈骸罢獾阈∈露及觳缓谩牎?p>  镇定下来后,张慧找到“白玫瑰”公司的人:“你们的律师和公安局是一伙的,不会给你们办事,赶快解聘他们。”“白玫瑰”公司的人信以为真,真的与律师解除了合同。

   “钦点”的古稀律师进京抄了“高干女”的老底

  辞退请来的律师后,姚家的家属催促张慧赶快再找个律师。张慧不知从哪打听到沈阳有一位70岁高龄的王玉琦律师。她看中的是王律师的年龄,在她看来,70岁的人也许不会那么多事。而恰恰正是这个老人成了她的“克星”。

  4月25日,张慧将电话打到沈阳华剑律师事务所找到王玉琦律师,约他第二天见面。第二天下午3时,在“商贸饭店”一楼咖啡厅,王律师见到了张慧。

  第3天,王玉琦与“白玫瑰”公司签定了委托书。当天晚上,肖某给王律师打电话说,张慧是“军委首长”的女儿,她出面摆平公司的事,并说已经给了张慧100万元。王玉琦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的首批高材生。在与张慧的接触中,明显感到此人说话太大,而且话里有水分。于是,这位有着高度责任感的老律师开始暗中调查张慧的真实身份。王律师得知她是省卫生部门葛某介绍来的,就故意表示想通过张慧接触葛某。张慧说葛某已经调离了原单位,老练的王律师不动声色,往葛某所在的部门打了个电话,发现接电话的正是葛某,而葛某并未调离原单位。

  5月初的一天,张慧再次打电话给王律师,说自己正在中央电视台为姚家办事,如再拿50万元,就彻底没事了。要王律师说服姚家赶快拿出50万元。这时,王律师已经基本认定这是要钱不要脸的骗子。

  为了不冤枉一个好人,5月14日,70高龄的王玉琦悄悄来到北京,他要查清楚张慧究竟是不是“军委首长”的女儿。

  15日,王律师第一站来到中纪委,纪委负责接待的同志听明白来意后,就给他介绍到中央军委信访局,信访局一位局长接待了王玉琦。

  17日,信访局反馈的信息是:“军委首长没有这样的女儿,这是个冒充的。”

  当日,姚家到沈阳市刑警支队报案。

  剥开“高干女”的画皮

  接到报案后,沈阳市刑警支队三大队立即组成专案组。在详细走访和分析案情后,决定利用姚家再送50万元的机会将张慧擒获。5月18日,侦查员余庆贺等接受抓捕女骗子的任务。他们陪送钱人一起进京。下车后,姚志萍的妹妹姚志娟与张慧取得了联系,告诉张慧50万元已经送到。张慧告诉姚志娟在中央电视台门前等她。姚志娟拿着个小包在约定的地点等候张慧的出现,侦查员则在不远处假扮闲逛的行人,眼睛紧紧盯着姚志娟这边。不多时,张慧终于出现了,就在姚志娟想上前打招呼时,突然,张慧疾速拦了辆出租车跑了。

  莫非张慧有什么觉察。冷静的公安人员经过分析后认为,张慧不会轻易放弃到手的钱,她还会出现。

  10分钟后,姚志娟的电话响了。是张慧打来的:“你耍我,你说拿钱来,钱呢?你那小包能装下50万元?”

  姚志娟也装出生气的样子:“你可真是,那么多的钱能带在身上吗?再说,我们家都花了100多万了,还差这点钱。要取钱,你就选个安全的地方。”张慧听了这话,口气才缓和下来:“这样吧,下午2时,你到亚视金朗酒店等我,我去取钱。”

  下午2时,姚志娟的房间响起了敲门声,姚志娟打开房门一看,来人正是张慧。就在张慧梦想着再拿起50万元时,一副冰凉的手铐铐住了她。

  这个轻松骗了130万元的“神秘女人”到底是什么角色呢?下面是她在公安机关的交待。

  问:“你的真实姓名叫什么?”

  答:“我叫于娜。1961年出生在吉林白山市。离婚后,来到北京。”

  问:“你是什么时候到的北京?”

  答:“1993年,当时在电视剧剧组做杂务,负责服装、道具的整理。还贩过木材。”

  问:“你一共收了‘白玫瑰’公司多少钱?”

  答:“130万元。”

  问:“你收他们钱是什么意思?”

  答:“他们让我给他们办事。”

  问:“你能帮他们办事吗?”

  答:“不能。”

  问:“那你为什么还答应他们?”

  答:“就是为了钱。我想把孩子送到美国,那需要不少钱。”

  问:“这些钱你都干什么了?”

  答:“有90万元在我家里。还有25万元在我姐姐那里,准备送孩子出国。”

  问:“你为什么要冒充‘军委首长’的女儿?”

  答:“为了让他们相信我能给他们办事。”

  近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于娜诈骗案。等待于娜的是法律严惩。但造成腐败诈骗的土壤又如何清除???

摘自(大纪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