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民愚己的江总书记
 
2000-12-30
 
【人民报讯】有时候我和父母亲谈国内的一些事情,也谈法轮功的事情。我发现我和我的父母的想法渐渐的远了。这使我感到悲哀。

父亲的严厉和母亲的慈祥一直在塑造着成为今天的我。我十多年的历程中无处不是父母的影子。而今天,当我在电话中试图用同情的口吻提起“法轮功”这三个字时,他们总是以一种莫名的恐惧或严厉让我不要说。而当我试图用我在海外了解的关于中国的一些事和他们谈心时,却发现他们怎么也不相信我在海外了解到的一些情况。是我真正的被“和平演变”了吗?

来到海外的一大好处是可以自由的读到互联网上的一些文章。

有一段时间中国的官方媒体以各种方式表达了对日军当年屠杀中国人民的罪恶的愤慨。我是一个强烈的爱国者,我当然也因此而愤慨,和广大的中国人民及首领一样指斥日本首相一次次的参拜靖国神社。直到有一天,我读到网上的一篇文章,我在不忘国耻的同时开始对中国的历史和现状有了一种沉思。

文章只是简单的把日军的南京大屠杀和解放战争中的辽沈战役中攻打长春作了一个对比。当年日军屠城三十万,而在长春一役中因长春被围而饿死的百姓及国军就达三十五万。文中提到在八十年代以前,中国的中学历史教材中根本不提南京大屠杀一事,作者的猜测是当时的中国政府不愿因此而不得不提及国民党在正面抗日中的功绩。文中还提到建国以来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死难的中国百姓的人数。

外国人杀中国人是可恨的,那么中国人的自相残杀呢?片面的陈述历史不就等于是在欺骗吗?当时的我隐约觉得政府在以一种方式欺骗着自己的人民。

后来,我渐渐的又发现了自己的一些变化。每当奥运会时,中国人总是很看重中国队所拿的金牌数。那时侯,这种荣誉的记帐是更大媒体的一个主题。我在国内的时候也是被一种热情支持着,为中国队拿到的金牌而感到骄傲,好象是一种莫大的光荣,好象体育赛事的成败真的成了中国或中国人在国际社会地位的标志。而后来,发现许多国家并没有象中国那样“重视”奥运会上的荣誉时,我才开始觉察自己以前的那种热情是多么可笑。

没有出国的时候,读到的海外媒体关于中国的报道大多是正面的,是赞誉的,我也没有再往深处想一想。直到最近一年多来法轮功事件,中国政府的相关报道,我才开始一些反思。

漫天的谣言充斥在报纸和电台,电视台上的时候,也有许多中国人表示不可全信,对中国政府的这种宣传表示怀疑。他们也因此而说,他们也不相信法轮功学员所说的,两边都不信,就相信自己。

其实他们的自己又是什么呢?几十年来,愚民政府的宣传已从人的思维结构上改变了人。当海外关于中国的负面报道被滤去之后,中国人的心中就只有“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当贪污腐败的现象只是作为反腐败的成果而曝光的时候,人们仍然坚信,腐败的只是少数人;当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残暴人身迫害却无法为自己说一句话时,人们却不相信他们会被整的那么惨。

因为宣传工具掌握在他们手中,不管中国人愿不原意,相不相信,他们所能得到的信息就是这些,他们头脑中的概念也就只有这些。打个比方,就好象江泽民关于法轮功所造的所有谣言,不管人们信或不信,但是绝大多数的人们已经在头脑里形成了法轮功和中共的对立,而在这一点就基本上达到了造谣者的目标。好象我的一些同学在谈到这事时的态度,“我是谁都不相信,反正我是不会炼法轮功的。”

中国人对于政府的朴素而本分的信任成为中国很多悲剧,包括迫害法轮功的一大因素。江泽民利用了这一点,肆无忌惮的在960万平方公里的上空强奸人民的判断力。

更为可悲的是,如果这种愚民政策是处于统治者治理国家的“需要”,那还好说点,而现在的统治者(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是完完全全、彻头彻尾的为自己服务的。再拿整法轮功这件事来说,中央的领导同志,公安部的同志们,对法轮功多年来一直关心有加。也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些人无非就是炼炼功,读读书,谁也不惹,而且对国家而言,是一群能“忍”的良民,又能节省那么多医药费。唯一的触动了核心的心的是:有那么多的中国人就只听一个人的话。这可太受不了了,堂堂的总书记的脸往哪搁?

笨人不聪明的地方就在于他的不谦虚。要是一个身居高位的人能够少一点妄自尊大,很容易得到老百姓的爱戴。江泽民的妒忌加上自以为是,导致了这一场浩劫。其实也就是因为他看着心里不舒服,就想把人家铲除。本质而言,这是封建国君的心态。把诺大一个“国”当作自己的“家”,把亿万人民当作可以挥来呼去的奴人。

但是,笨人做事往往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整法轮功的过程好象就是暴露总书记内心恐慌的过程。越整法轮功,法轮功越是能做得正,越是让人无话可说,老江心里就越发毛,就越要加倍铲除,就越加使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因为镇压法轮功本来就是没道理嘛。本来是骗一把百姓,想来个短平快,就好象八九年“六四”那样。可是哪,法轮功越整越是壮大。本来海外和国际社会还不怎么知道法轮功,现在好了,一看老江这架式,加上法轮功学员日日夜夜的向八方求助,只要是看报看电视,谁都知道法轮功了。这下可再没发瞒天过海了,那怎么办哪?下不了台阶呀,那就继续整,往死里整,明知大势已去,但怎么也拉不下脸来认个错,堂堂的江总书记嘛!结果是越整越害怕,越害怕越整。最后不但外人同情炼法轮功的百姓,党内也反对镇压法轮功。内外夹攻,到头来是自己弄的狼狈不堪,越来越孤家寡人了。

时至今日,法轮功的创始人已两度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美、加、英、奥等国政府要员纷纷给予法轮功褒奖或是直接写信江泽民,让他停止镇压。加上身上又有贵恙,总书记真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其实这一切又何苦来。邓爷爷已经摆好了改革开放的谱,你既有幸执掌国事,又有这么能干的总理,只要按着前人铺好的路,简简单单的走下去,中国很可能就是走向繁荣富强了,你到时候自然也功成名就。就好比汉景帝,虽无杰出政绩,但因为他遵照文帝的德政,使百姓安居乐业,留下“文景之治”的美名。

最后奉送江总书记及身边的打手们一首陈毅元帅的诗:

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
不是不报,
时辰未到。
时辰一到,
统统报销!

小刀
两千年岁末
转自 大纪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