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成克傑相比賴昌星似乎更符合共產黨員的標準
 
2000-12-3
 
【人民報訊】上官天乙: 賴昌星與成克傑

與成克傑同樣,一旦賴昌星回國進入中國大陸的「司法」程序,結局多半也只有死胡同可鉆。權勢薰天的「廣西王」與財勢薰天的走私大王終於坐到一條板凳上,消極地說,體現了法律面前的人人平等;積極意義則在,無巧不成書,恰好揭示出刁民走私與官員腐敗的內在相通之處。身為中國人,卻不管不顧中國的利益,串通外國人,搞中國稅收和海關的鬼名堂,是為貨物走私;身為人民公僕、國家幹部,同樣不管不顧人民和國家的利益,勾搭種種色色社會蛀蟲和渣子,挖人民和國家的墻腳,則屬權錢交易、權力走私。吃裡扒外是貫穿二者的一根紅線。

雖然如此,成克傑拼著一腔黑血和生命奉獻給黨和人民的是一場鬧劇或諷刺劇,賴昌星竭盡九牛二虎之力上演的這場戲卻多少有些嚴肅的悲劇色彩,兩人畢竟有所不同。

只要成克傑同志在江澤民登基後甩開前靠山緊跟其後,就算借改革開放之風發點國難財,與情婦李平鬧點生活上的自由主義,他老人家仍然是一棵相當相當好的政治苗子。其前途雖不是人民幣鋪成的金光大道,卻也足夠資格享用紅地毯鋪出的紅光大道。無論威鎮一方的「廣西王」 ,還是已然進入「國家領導人」 悼詞術語範疇的副委員長,價值都遠遠超過受賄得來的那幾個小錢。走在紅光大道上,眼讒人家的金光小道,而又無視當朝天子,結果誤入歪門邪道。這種方向路線錯誤,竟然滋生在久經考驗的無產階級國家領導人身上,除非老人家搞情婦搞昏了頭,蓄意胡鬧,再找不到別的更好解釋。

賴昌星不同。一介農家子弟,撿破爛的「破爛王」 出身,面前既沒有現成的紅光大道可走,也沒有任何的後臺、路子、資金、技術來走金光大道,呈現在他腳下的,原是泥濘小道甚或壓根兒沒路的一片荊棘雜草。在改革開放年代,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同時,另一部分人下崗失業,也相對先窮了下去。賴昌星如果老老實實按我黨的既定方針辦,多半只能加入後者的一群。不幸他好像並非老實認命的本份角色,而生性積極進取,沒準還是塊改革家的材料,不想辜負改革開放大好時光呢。他也想先富起來。但是憑自己的一窮二白,怎麼先富?他只好沒有條件創造條件,用金錢開路,後來還加上美女等等。又經過不懈的探索追求,他發現走私才是先富的捷徑。事實勝於雄辯,賴昌星的確先富起來了。但他改革開放的步子邁得太大太快,竟把中國加入世貿以後不得已而為之的好多事情提前做了。結果個人先富,國家吃了大虧。

歸根結底,賴昌星這一失足,既有個人因素,如一方面一窮二白,沒文化少教養,另一方面膽大心靈,敢做敢當;也有社會失調的責任,如改革開放網開一面,只讓部分人先富,其他人想富無門,只好鋌而走險。他的悲劇在,不配沾改革開放的光,卻偏要擠進來插一腳。他當然是個不安本份的潑皮無賴,卻也真有他的幾分無奈。

賴昌星與成克傑還有一個明顯的不同。成克傑「掙」 了錢,全都交給情婦李平,存入銀行,一心一意兢兢業業打造未來的二人極樂世界。賴昌星的錢,據說有8/10用於「鋪路」 了。他不但幾十萬上百萬地送錢給各路高官,而且對與自己有各種各樣瓜葛的人也出手大方。一個澳門朋友被人尋仇斬死,雖然彼此關係並不熱絡,但當賴昌星得知死者家庭十分困苦時,便叫人送去100萬,做為撫恤金。另有一次,一位與他從小認識但很早移民菲律賓的同鄉孩子被人綁架,一時籌不齊綁匪索要的150萬,托人來借錢,賴昌星也是二話沒說,當時照辦。

賴昌星還曾贊助建立遠華足球隊,贊助中央電視臺98年春節聯歡晚會,贊助汽車給福建省公安、警察、海關等單位,幫助家鄉建立遠華中學。他還特別眷顧老人,每年出資100多萬,在賴氏發祥地賴厝祠堂創建「賴厝老年人協會」, 規定凡59歲以上的老人,不論貧富,每月都可領取500元津貼。

究竟出手大方是賴昌星天性使然還是純粹出於「鋪路」 的需要,不得而知。無論如何,比較成克傑的個人奮斗式存錢,顯然賴昌星更容易得到人們的稱許和同情。而且他的走私活動也給不少消費者帶來過好處,讓他們能買到比較便宜的外國貨。因此有些人對賴昌星抱有好感,甚至有人簡直就把他當做20世紀中國的俠盜羅賓漢。他的一位鄰居說:「賴昌星是全天下最辛苦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別人著想。」對照黨章,這似乎更符合中國共產黨員的標準。

(博訊記者:上官天乙)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