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2000年中国一瞥
 
2000-12-29
 
【人民报讯】千禧年的梦,还在纷纷飘散;如今,所谓“真正的千禧年”又到眼前。是年终结帐的时候了。

回首2000年,发生在中国的真正大事,笔者脑海留得下来仅有四件:1.世贸组织 WTO 问题(以及 对华 PNTR 法案在美国会通过), 2. 远华案,3. 宗教不自由问题凸显, 4. 知识界三度被整肃。

1. 加入世贸组织 WTO 的话题,贯穿全年。“举国话世贸”是2000年中国的一大景观。虽然迄今尚未加入,但其先声夺人,直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无疑,美国国会今年通过对华 PNTR 中国即将进入 WTO,其意义可与1978年中国“开门”那样重要的转折点相比。

然而,当 WTO 这个国际庞然大物的身影逐渐逼近中国门口时,古老的中国突然犹豫起来,一部分“叶公好龙”者战栗不已,望而却步。象是以结婚为目标的多年恋爱,新娘在婚礼前夕骤然犯了“临婚恐惧症”。 但是有远见的精神健全者仍在紧张地为加入 WTO 作接轨准备。包括对不符合 WTO 的法规的修改,中国经济结构的改造,逐渐取消对民营企业在银行贷款和股票上市方面的歧视,正密锣紧鼓,加快进行。事实上,WTO 的影响,已经构成了2000年中国现实的一部分。据笔者看来,《逃跑的新娘》的戏码是很难演出了。

2. 中共建政以来的最大走私案件—厦门远华大案,震动京畿。该案涉案金额达八百亿元,已经枪决了14人,因涉及中共最上层,故全案面貌仍在黑箱之中。不久前该案主犯赖昌星在加拿大落网,由于他是上层各派皆欲掌控的焦点人证,中共为了他手中的证据会不惜代价引渡其回国。因此此案日益引起全球瞩目。

3. 信仰自由问题成为北京的首要挑战。法轮功变成了北京的梦餍,它起于1999年,贯穿于2000年一整年,挥之不去。加上年初西藏噶玛巴法王出走事件,还有罗马教皇对历史上中国信徒的“封圣”事件导致北京的歇斯底里反应,使中共在国际上成了干涉宗教自由的最典型的象征。北京以「干预内政」的说词来搪塞世人对中国大陆宗教自由的关切,已经日益成为全球笑柄。以为用暴力可以摧毁人们的信仰,更是对历史的无知。在西藏的宗教问题上是如此,在法轮功、天主教等问题上也同样如此。其唯一的出路在于宗教自由,政教分离。北京要懂得,用政治力量强行插入宗教,最终会使自己在国际社会成为孤家寡人。只有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避免把政治上的“主权”概念用于宗教事务中,这才是解决当代政、教冲突问题的正道。

4. 今年,中共变本加厉,三度整肃中国知识界。第一轮在四月,是所谓“四君子”被整肃。这四位学者为经济学家樊纲和茅于轼,政治学教授刘军宁和原社科院副院长李慎之。他们因倡导私有化和政治改革受到中共批判,并被取消教学资格,取消主编挂名,取消博士生导师资格等。第二轮在七月,整肃对象为何清涟、秦晖、钱理群等学者,同时,北京强调了对意识形态的的“五不”原则:不让、不放、不松、不软、不惰。第三轮是在年底,中共广东省委发出通知,不准发表11位自由派学者的任何文章。由于北京道义力量的全面丧失,所有在2000年的清洗都是偷偷摸摸、藏头露尾进行的。与此相应,国际社会起而声援,并导致位于美国的“救援危机中学者网络”的诞生。

有人掐指一算,认定来年(2001)是中国起实质性变化的一年,是耶非耶?不久即可见分晓了。
转自大纪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