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俗、低级趣味已成大陆夜娱乐支柱
 
2000-12-27
 
【人民报讯】记者在采访成都少数酒廊迪吧乱改古典名著的同时,根据读者提供的线索,又对一些夜总会的“艳舞”表演进行了暗访。从这种“艳舞”上充分体现出了经营者“打擦边球”的“智慧”。说它“违规”吧,它却没有“脱光”、“露点”;说它是舞蹈吧,它却以低级庸俗的动作竭尽挑逗之能事。经营者还给这种“艳舞”一个“好”称呼——成人游戏。

疯狂铁笼里的舞女

据商务早报报道,日前的一个晚上10时许,在成都市一环路南段某街一家“俱乐部”,记者见到了所谓“艳舞”。扮相很“酷”的DJ发问:“下面有没有未成年人?”

“有!”情绪亢奋的红男绿女们纷纷高举手臂大声回答。“哇,这么多未成年人。我们就开始少儿不宜的‘成人游戏’精彩节目吧!”DJ刚一抖出噱头,立即引起一串尖叫。

伴随着快节奏的乐声,传来阵阵女性痛苦的呻吟声。少顷,一只圆柱形的金属铁笼从地下缓缓升起。铁笼中,一体态丰满,身着比基尼的金发女郎手缠细铁链,疯狂扭动着身体,怪叫声正是出自她的口中。她用各种性感的造型,从多个角度展示自己的身材曲线。

DJ不失时机地发问:“她看起来像什么?”“野猪!野猪!”几声高喊引得一片哄笑。对答案似乎不太满意的DJ用煽动性极强的腔调提示说:“不对,大家听清楚,她发出的是骚叫……”他的声音很快被更大的叫声和口哨声淹没。当聚光灯照射在那个尽力挑逗观众的女子身上时,记者看到,那种过分的暴露和夸张的动作使身在暗处的一些观众也禁不住面红耳赤。身旁一位看客告诉记者。个别迪吧甚至还有更刺激的“脱衣舞”。另一位观众说,在有的酒廊,艳舞的表演场地更像一个大包厢。那里的艳舞,动作要大胆得多,服装仅能遮羞,而且与观众近在咫尺。甚至还走到看客中进行挑逗。

这时,一个艳舞节目完了,一阵尖叫声响起,记者身边一位女子说:“恶心!”过后一位舞台总监承认:这样的节目偶尔可以有,但多了也确实会令观众反感。

尴尬学猪叫的观众

过了一天,记者在成都人民北路一家夜总会看了另一场所谓“成人游戏”。主持人让观众上台模仿猪叫、异性“叫床”的声音……为了博取所谓的奖品,表演者们竭尽所能地向主持人提供的“正版”录音靠拢。他们的表现令现场观众哄笑不已。主持人则油滑地捉弄那些失态的参与者。记者感觉到,声浪中铺排的恶意嘲笑是现场情绪的主流。一位看上去很投入的看客不满地告诉记者,他最烦的就是这种节目,“几个人傻瓜一样在上面现宝,没劲!”

游戏结束后,开始讲“成人笑话”,一名演员出场用某个县份的方言说道:“我们那个村,有一个女人,除了跟我没有一腿之外,跟哪个都有一腿……但她还是想嫁人,新婚之夜怎么办?她灵机一动……”

一位看客告诉记者,上述“笑话”已经算是“洁本”了。

时近零点,当晚表演的节目结束,“的士高”音乐再度响起,“泡吧族”再度拥入舞池。主持人用粗俗下流的告别语向观众道别。记者出门来,在夜总会的入口处,见到一名不足十岁的男孩无聊地玩着“溜溜球”。他说,爸爸正在里面玩,不知多久才结束。看着男孩疲惫的眼神,记者心中涌起一阵难言的痛楚。

摘自(博讯网)(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