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锋: 江泽民的那个TA
 
凌锋
 
2000-12-26
 
【人民报讯】“月光恋爱着海洋,海洋恋爱着月光。啊!这般蜜也式的银月,教我如何不想TA?”当江泽民在庆祝澳门“回归”一周年动情的独唱这首歌曲时,人们都在想,在这个令人亢奋的日子里,江泽民到底在想谁?

这首《教我如何不想TA》是1926年由赵元任创作,歌词选自刘半农的《扬鞭集》。那个“TA”到底是什么人,赵元任在八十年代有解释,他说:“歌中的‘TA’可以是男的‘他’,女的‘她’,代表一切心爱的‘他’、‘她’、‘它’。”

因此江泽民心爱的是谁就需要从“他她它”中去寻找。笔者研究“江学而进行“索隐”,还请诸位见教。

他--应该是邓小平。因为收回澳门是邓小平拍板决定的。江泽民可以有如此风光,要感谢小平同志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她--是夫人王冶萍吗?肯定不是,因为王冶萍就在身边,一眼望到,不必遐想。到底是谁?

它--小猫小狗之类的宠物。江泽民身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可以豢养鸡鸣狗盗之徒却不会饲养小宠物而玩物丧志。何况在这个庄严隆重的庆祝大典上去想念猫狗,太亵渎这神圣的日子,因此这条可以否定。

于是只能在“他”“她”中作出选择。

当时在台上的江泽民是在表演单口相声后,由大提琴家王健演奏《二泉映月》,由月亮才触发江泽民的罗曼蒂克情怀,由月亮想到“月光恋爱着海洋,海洋恋爱着月光”,慨叹“人生何处不相逢”。然后邀请台下的“女同志”上台同他一起唱歌。这大概就是人生的“相逢”了。

响应江主席伟大号召而上台与江主席“相逢”的女同志就是澳门赌王何鸿□的第四个姨太太梁安琪,诸位在照片上所看到的紧靠在江泽民身后那位红衣女郎是也。在男女声合唱《洪湖水浪打浪》后,江泽民就一个人独唱《教我如何不想TA》。这些姨太太之类的场景肯定同邓小平的“他”风马牛不相及。如果江泽民脑海里还有邓小平的阴魂,就绝不敢做出同资本家的姨太太同台演唱这样出格的事,不要说成何体统,更是违反了“四项基本原则”。因此可以肯定江泽民的TA是“她”而不是邓小平的“他”。

如果我们再翻翻周而复那套《上海的早晨》,就会发现江泽民就是小说中被资本家腐蚀而成为三反五反对象的共产党领导干部。

“她”既然并非王冶萍,又是谁呢?这就要从梁安琪那里找线索了。梁安琪同志歌舞团出身,江泽民所心爱的自然也同歌舞有关,根据各方的资料,很可能就是那位歌唱家宋小姐了。

江泽民在卖弄他的英文时,曾经将MAKE LOVE解释为“恋爱”,因此月光和海洋不但MAKE LOVE,江泽民和那个“她”必然也有MAHE LOVE关系。梁安琪既是四奶,那么同江泽民有MAKE LOVE关系的“奶”字辈引发他的想念自也顺理成章。

看来江泽民还是个多情种子,人性未泯。然而人大常委会正在为严惩包二奶立法时,江泽民公然高唱《教我如何不想她》,那是在顶风作案了。
转自 大纪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