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广州假盐泛滥
 
2000年12月24日发表
 
【人民报讯】今年10月初,一位姓张的家庭主妇为照顾生病住院的儿子而偶然遭遇了假盐。她在向记者报料时愤怒地说:“假盐居然钻入医院病号的菜碗里了。”在这位热心主妇的配合下,从10月14日起,记者展开了耗时近两个月的暗访,走遍了广州市区与市郊的十几个批发市场、综合市场、肉菜市场及零售小店,结果发现:假盐泛滥已到了随处可以买到的地步。

据盐政人员介绍,1吨食盐可供4000多人口1个月的食用。据记者的粗略统计,今年1-12月,有关部门查获的私盐仅见诸报端的就已近2000吨,但这并非流入我省的私盐总量。每年的入粤私盐究竟有多少?没有一个部门能给我们准确的数字。

为了摸清假盐冲销市场的情况,从10月开始,记者多次到市内各个市场进行暗访,结果发现假盐随处可以买到,真盐倒是不易买到,而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假盐随即销声匿迹。下面是记者在10月14日上午、下午和12月1日的暗访记录。

第一次暗访

时间:10月14日上午地点:天平食品综合批发市场在一家食盐批发店。

记者(指着“吉×”牌食盐):“多少钱一包?”老板:“一包4角,一袋100包,40元。”记者:“能否便宜点?”老板:“最便宜的了。”记者:“有没有开袋的?”(都一袋一袋封好堆在门前)老板(爱理不理):“没有。”在另一家在门口摆着“岭海”牌袋装加碘盐的批发站。

记者:“一包多少钱?”老板(20多岁的男青年):“8角。”记者:“我批多一点,有没有便宜点的?”老板:“有,这4角一包。”他边说边扔出一包“岭海”牌。

记者把两种“岭海”牌仔细辨认,发现除包装袋上文字颜色(4角的)比8角的淡了许多外,其他没什么区别。

记者:“这不都一样吗,为啥便宜那么多?”老板笑而不答。

记者:“买多一点,能否便宜点?”老板:“买多少?”记者:“1吨吧。有没有?”老板:“有。但不能再便宜的了,一包才赚几分钱。”记者:“包送吗?”老板:“送到哪里?”记者:“黄埔。”老板:“太远了。我一袋才三两块钱利润,车费都不够。”记者:“那留个电话吧,再联系你。”老板指了指店门上面的招牌。

在“×丰”副食品批发部。

记者:“有盐没?”老板:“要多少?”记者:“怎么卖?”老板:“80元、60元都有,但没零售的。”记者:“那要一袋(100包装)。”老板:“等等,叫人去拿。”老板打电话,请记者到店里坐,大概15分钟后,一辆二轮摩托车载着3袋盐到来,将盐卸在×丰店前。外包装全是一样,但老板说:“这袋是60元的,那袋是80元的,那袋是50元的。”记者:“我们开大排档的,要最便宜的。”老板给了50元的那袋,最后经讨价还价,这袋盐以35元成交。

第二次暗访

时间:10月14日下午地点:倚绿山庄肉菜市场这里几乎每个档口都有记者在天平架综合市场批发回来的那种盐,价钱为七八角钱一包。

记者在市场里面转了几个档口。

记者:“盐如何卖?”老板是个老头:“1元一包。”记者:“有便宜点的吗?别人才八角一包。”老板:“没有,就这种。”记者没走出几步,听见老头在后面嘀咕:“八角一包?吃死你。”在另一档口,档口主人是一40多岁的妇女。

记者:“有假盐没?便宜就好。”老板:“假的在档口外面。”“多少钱?”“8角。”“便宜点?”最后记者以6角一包的价钱买了两包。

10月以来,记者一直想通过暗访挖出假盐的源头,但由于假盐贩子极其狡猾,终未如愿。

第三次暗访

时间:12月1日地点:天平食品综合批发市场12月1日,记者再次到天平食品综合批发市场暗访,发现这些档口售假盐现象有所收敛。记者问过好多家,都说是绝对“坚嘢”(正牌货),最低70元左右/袋,再问“便宜点”就没有了。记者初时很是纳闷,后来问一女档主:“怎么上个月我还买过40元一大包,现在没有了呢?”女档主的回答很耐人寻味:“可能这段时间风声紧吧,大家都没卖。”再到增槎路口的东旺综合批发市场,情形也差不多。就在记者假装为买不到假盐(便宜盐)而叹气时,一年轻档主拖长嗓音笑着说:“没了,年前不卖了!”这时,记者才醒悟,原来年前有行动,他们这才不明目张胆卖假盐了。

尽管如此,当日记者在广东大厦后面的兴平市场,花9角钱买了一包据称是绝对“坚嘢”的“岭海”牌食盐,后经化验仍然是“流嘢”(假货)。

省食盐专卖局作出权威鉴定暗访买的全是假盐

自10月初至12月1日,记者在广州市区共暗访大大小小市场十几个、二十几次,每次均有“采购”。为了弄清楚记者所购食盐的真假,12月1日下午,记者将这些采购品送到广东省食盐专卖局作鉴定。

打开记者10月14日在天平食品综合批发市场买回来的那一大袋“岭海”牌加碘精盐,发现里面100包盐来来去去只有12872341、11086836等七八个码,与其包装上写的“一包一码,不会重码”自相矛盾。省食盐专卖局人员说,真盐流水线生产,绝无重码,显然这是假盐。再用秤称,0·5公斤装也只有0·4公斤左右,明显短斤缺两,而且细看封口也不够严密。

再打开记者从其它几个市场“采购”的食盐,用碘盐检测试剂逐包滴液检测,结果无一变色,仍然是无色。质检员从该站拿出一包加碘精盐作试验,结果滴液后的真盐呈紫色。他们告诉记者,这说明记者所买的所谓加碘精盐实际不含碘。

省食盐专卖局盐业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站长余宵英最后肯定地说,这些盐是工业盐(冒充食盐),它们不符合卫生标准。

省食盐专卖局作出权威鉴定:暗访买的全是假盐

自10月初至12月1日,记者在广州市区共暗访大大小小市场十几个、二十几次,每次均有“采购”。为了弄清楚记者所购食盐的真假,12月1日下午,记者将这些采购品送到广东省食盐专卖局作鉴定。

打开记者10月14日在天平食品综合批发市场买回来的那一大袋“岭海”牌加碘精盐,发现里面100包盐来来去去只有12872341、11086836等七八个码,与其包装上写的“一包一码,不会重码”自相矛盾。省食盐专卖局人员说,真盐流水线生产,绝无重码,显然这是假盐。再用秤称,0·5公斤装也只有0·4公斤左右,明显短斤缺两,而且细看封口也不够严密。

再打开记者从其它几个市场“采购”的食盐,用碘盐检测试剂逐包滴液检测,结果无一变色,仍然是无色。质检员从该站拿出一包加碘精盐作试验,结果滴液后的真盐呈紫色。他们告诉记者,这说明记者所买的所谓加碘精盐实际不含碘。

省食盐专卖局盐业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站长余宵英最后肯定地说,这些盐是工业盐(冒充食盐),它们不符合卫生标准。

湖北知情人透露内幕:盐贩盐厂联手贩盐火车运送畅通无阻

记者从湖北应城某盐矿一知情人口中了解到,广东的盐贩子多是用火车皮把那些质地不一的井盐运入珠三角地区的。据这位知情人透露:盐贩子通常与盐厂联手,使这些“私盐”一路畅通无阻。

10月底,经过一番周折,记者终于联系上一位朋友的亲戚———湖北省应城市某盐矿的一个技术人员。据这位知情人介绍,湖北共有8家井矿盐厂,包括云梦盐硝厂、策阳制盐厂、孝感市空军盐厂以及应城的4家盐厂等。虽然盐是由国家“定点生产、统一销售”的物品,但现在供大于求,加上一些盐矿的盐质量较差(氯化钠含量达不到国家要求的90%的标准、含有硭硝等有毒的其它杂质),盐厂效益不好,给个体盐贩造成了可乘之机。每吨正规的工业用盐价格大概在200至250元之间,而那些质量不达标的盐价格通常要低二三十元,即每吨100多元。据这位知情人说,个体盐贩运往广东的多是这种“低价盐”。

该知情人还透露,广东的个体盐贩与湖北一些盐矿关系颇为密切。盐贩子拿货时可以先不交现金,等盐厂把“低价盐”装上火车后,双方在火车上交货付钱,运费由盐贩子支付,盐厂不负责途中风险。因为双方都在各自的地头上有关系网,这种“低价盐”在运输过程一路畅通:个体盐贩手持的运货单上,绝对查不到“盐”字。这位知情人说,如果有关部门真要查,这种运输方式并非无懈可击,最简单的办法是:到货物抵达站堵截。这位知情人还提醒:每年的9月之后,是个体盐贩活动的“旺季”,是打击假盐的最好时机。(

摘自(木子网)(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气:9,53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