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有牌坊當婊子不痛快!
 
鐵證山
 
2000年12月21日發表
 
【人民報21日訊】當年林彪憂柔寡斷,爲策萬全,制止其子林立果發動奇襲,失去先機,以至敗亡。毛澤東總結其教訓時說:「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吃虧的只能是自己。我今天就這樣幹了(指火箭襲擊林彪),任天下人去評說。」這是共產黨頭子的真實邏輯。牌坊是外表,婊子是實質,必要時可以砸牌坊,婊子也要當到底。

幸好中共第二代頭子鄧小平慘淡經營,引進資本主義救命,把文革扯爛的牌坊再裝璜起來,又掀起海內外一片愛國熱潮。

「六四」學生要民主自由嗎?堂而皇之的莊嚴愛國招牌,只好再砸爛一次,因爲:「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吃虧的只能是自己。」這是法西斯亡靈的鐵的邏輯。斯大林是這樣乾的,希特勒也是這樣乾的,鄧小平也這樣。看到報上便衣揪着婦女頭髮施暴的照片,真以爲是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境外記者們多次拍攝到的暴行,原來發生在中共「一國兩制」公關宣傳櫥窗的澳門。跟蹤、圍堵、抓捕、抄家和中國大陸毫無兩樣,看不出絲毫「兩種制度」的模樣。在禁止和平請願,取消信仰自由、集會自由、剝奪公民人身自由與基本人權方面完全是中共一國所特有的一種制度。

鄧小平樹立的「一國兩制」牌坊,昭然寫明「保障實行一國兩制的港澳地區能有跟中國大陸不同的制度,包括更寬鬆的政治環境以至罵共產黨的權利。港澳享有政治、司法自治權。」法輪功學員遍佈四十多國,被世界公認爲和平守法良民。近日北美各州、市授與一百多項褒獎。且澳門申請請願人數極少,不可能干擾週年慶典。江澤民、何厚華此際兌現「一國兩制」正好可以彰顯鄧小平牌坊的櫥窗之美。然而這次警察在公共場所、碼頭、的士、公共汽車甚至公民家中暴力強捕守法工民二十名。不僅抓捕法輪功發言人林逸明,連其愛女也被拽住頭髮,押入警車,白色恐怖籠罩在迴歸前一向享有信仰、集會自由的澳門上空。

香港赴澳門向江澤民請願的不過七人,有何威脅?也被拘捕,強行遣返。早在澳門迴歸前一日,澳門法輪功學員即被抓捕。澳門公民張玉輝先生以「和事佬」的筆名在網上客觀評論法輪功,最後一篇「野火春風見正斜」說了公道話,剛入國門即被拘捕。當時一位澳門女兒寫到:「我第一次不想回歸那個祖國。既然迴歸意味着禁錮在共產黨天羅地網之下,喪失精神自由,我寧可死也不願迴歸。」一年後的今日被她不幸言中。共產黨的本質是法西斯,把公民當作囚徒、牛馬、草芥。一旦遭遇民主,自由,寧可砸牌辛苦搭建的牌坊,也要專制到底。

江澤民在舞臺上雖未帶姘妹,卻高唱「教我如何不想她。」風聲鶴戾,草木皆兵的江戲子內心獨白卻是:「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就不惜砸爛牌坊。」以及毛前輩的:「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吃虧的只能是自己。」

「一國兩制」的牌坊不惜砸爛。橫恆的海峽又跨不過去,只有虛聲恫嚇了。什麼「導彈可以打到總統辦公桌」呀,「中共又發明多管火箭跑」呀,「演獨立的戲,劇終是砍頭、槍斃」呀。大搞神經戰。臺灣人回答「我們不是吃蝦長大的。中國只能統一於民主與自由。」

其實最緊張的是強顏歡笑、跛足而行、粉墨登場的江澤民。他做夢也在重複當年武子胥臨刑時說的話:「吾日暮而途遠,故倒行而逆施之。」

當年中共建國的金字牌坊耀眼的光輝照耀之下,作家老舍迴歸了,跨洋投入中共的懷抱;大藝術家馬連良在梅蘭芳保證之下回歸了,從香港回到北京舞臺;作家金庸的堂兄弟查良錚(即詩人穆旦)從香港回大陸任教、寫詩,如今安在?!何止這三人,無數愛國精英爲自己的輕信付出生命代價,只好以死言悔。他們的冤魂都在仿效當年慘死在德國納粹死牢的捷克作家、名記者伏契克先生的話說:「臺灣人,我是愛你們的,你們可要警惕呀!(注:原話爲『人們,我是愛你們的,你們可要警惕呀!』)」

摘自大紀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氣:21,02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