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江澤民放聰明點就不會自尋死路
 
溫(火軍) 
 
2000-12-2
 
【人民報2日訊】有這樣古老的習俗:活人為活人預造陪葬的「壽衣」。有些人還別開生面地為社會預制壽衣。幾十年前,就出現了兩襲這樣的陪葬品,一件寫上「垂死」兩個大字,一件也有「危淺」的字樣。這是當年列寧和毛澤東為資本主義世界預造的。有趣的是,這兩件衣裳用盡氣力也穿不上生龍活虎的資先生身上,倒像是度身定造似的穿在共先生身上了──共產主義世界基本倒坍了,剩下的一角還掛著「共」的招牌,但實質上似共非共、非共似共,似的是兩點,一是共產黨專政,一是部份產權仍屬「共」有。

共產主義世界餘留下來的這一角,主要是中共政權,現在靠兩根木條支撐著:一是共黨一手把持的軍警;一是引進的資本主義經濟機制。自由市場和外資有助發展經濟,槍桿子壓住不滿一黨專政、貪污腐敗的群眾呼號和行動。如此這般,共產黨政權就有了穩定和發展的包裝。但如果仔細看一下,花花綠綠的包裝裡面,是政治、經濟、社會等方面一個個的大麻煩,大困結,大危機。形象地說,是一個個定時炸彈和不定時炸彈。如果沒有這些威脅和壓力,江澤民何須苦苦求入世(貿)?何須大搞「三講」?何須強調黨內高層團結?何須在反腐中縮手縮腳?何須把那麼多和平地呼喊民主的人士抓進監獄?何須禁制一大批書刊報社?何須連健身修心的法輪功也嚴厲鎮壓?每一句問話和答案都離不開兩個字:危機。而危機的潛在或出現,也離不開兩個字:專制。例如如果黨內有民主,怎會發生不斷的內斗?如果黨內外有民主,民間可以自由辦報刊,大小官員都在輿論監察監督之下,怎會產生那麼嚴重的貪腐現象?專制制度是萬惡之源,也是共產黨難免一死之因。面臨這個假穩定、真動湯的局面,江澤民、黨核心怎樣應對?

他的取向不外乎二者:

一是拋棄共產主義、一黨專政,用民主政治代替專制政治。這是化解危機之道,是共產黨的活路。

一是死抱住共產主義、一黨專政,一手強力鎮壓異己,緊閉政改之門,一手加緊發展以官僚宦族資本為核心的經濟。這是危險的路向。險在各種矛盾、危機必然深化,險在人民對暴政和貪腐的忍受力終必超限,險在這些發展必將導致抗議運動的大爆發,更危險的是此路通向對內強化專政、對外窮兵黷武的法西斯全面化。

江澤民選擇哪一條路?

他正在走著第二條路。

中共老幹部胡績偉在他的近著《沒有民主的「社會主義」》中,一言道出中共一黨專政制度的本質:「無產階級專政的理論和實踐,與法西斯的理論和實踐如出一轍。」縱觀毛鄧兩代,從大規模迫害知識分子、異己人士和自由主義者,到出動坦克屠殺和平反對貪腐的群眾,這樣的政治運動和暴力行為,的確是法西斯模式的。江澤民繼承、仿效了毛鄧類法西斯專政人民的意識形態和政治行為,並且予以補充發展。特別突出的是在擴軍備戰和對外關係方面。

江澤民掌握了黨政軍大權後,一直在擴軍備戰,提升大批高級軍官將領,增強陸海空三軍裝備和尖端武器,這是決意建立軍事超強國和爭霸天下的表現。為了實現這個霸權主義目的,便促成了中俄「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和「更高水平的軍事合作」,兩國關係發展下去,便可能結成軍事同盟或經濟、政治、軍事等等的全面合作關係。當然這不是中共一廂情願所能辦到的,還需要一個條件,就是俄羅斯的復辟或半復辟。從目前俄國的情況看來,復辟的可能性是近乎零的。不過中俄關係的特殊化,容易使人想起七十年前希特勒和墨索裡尼組成的法西斯「軸心國家」,兩者似像非像,非像似像。

三十年代之初,希特勒坐上德國元首寶座後,恣意擴軍備戰,發展軍需工業,帶動因一戰失敗而大傷元氣的德國經濟高速增長,不到十年,希特勒的霸權主義極度膨脹,終於東征西伐,和軸心國家一起打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目前,江澤民、中共核心頑固派會不會走進希特勒的陰影還有待觀察。但為了解決臺灣問題不惜和美國打核戰爭的叫囂已一再傳出。江澤民真的會發展為法西斯戰爭狂人嗎?會冒天下之大不韙,大肆把戰爭、災難、死亡帶進地球村嗎?這個可能性也許不大不小。如果江澤民聰明一點,就不會自尋死路。我們希望他為己為黨為國著想,選擇中國民主化的路。當然,人們是不會走進夢境的。專制極權主義者、霸權主義者和法西斯戰爭狂人之間只隔著百步之遙,誰也「不畏浮雲遮望眼」,深識廬山真面目。

轉自「爭鳴」2000年3月號(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