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五位顶尖经济学者现身说法: 法轮功「魅力」令人称奇
 
2000-12-18
 
【人民报18日讯】据《今周刊》报道:法轮功转到台湾,最引人注目的是,许多位顶尖经济学者都义无反顾地投入修炼法轮功,让人对法轮功的「魅力」更加好奇。本期《今周刊》就请马凯、张清溪、吴惠林等五位学者现身说法。不论外界如何批评与看待,专心修持法轮大法的五位经济学者,都将批评视为提供自己一个去执著心的机会。五个人都有着不同的体会与历程,但一致认为,法轮大法是个非常好的法门,工作之余积极投入推广的行列里。

其中又以台大经济系教授张清溪、与中华经济研究院(中经院)研究员吴惠林的改变最大,变得没脾气、不再爱出锋头是身边人对他们的共同感觉。加上中经院的马凯、台大经济系教授刘莺钏、叶淑贞等五人,都是热心推广法轮功的教授群,他们的修行过程各有不同。

马凯:法轮功解答了三十年来的追寻与疑惑

有着一身高超的外丹功功夫,去年五月,中经院研究员马凯遇到法轮功之后,就完全丢掉练了二十多年的外丹功。

年轻时代的马凯就在寻找人类最古老的答案,人存在的目的是什么?人究竟是什么?人与其他生物的关系又是什么?他觉得必须对人的本性认识清楚之后,才能获得解脱,于是看了很多关于存在主义、禅学、儒家、老庄的书,也亲近禅宗、佛学,甚至学外丹功,不断向一个方向追寻,然而三十年来不断追寻,却一直没有成功。因为他认为自己并没有见到本性。

直到遇到法轮功,马凯发现以前所追寻的都是错的,因为「该做的事情就要立刻去做,不要等待到悟见本性才去做」,从每件事情上、每一时刻与每个人接触时彻底地执行,当别人打你,要高兴接受;别人骂你,没有怨恨。过去不断以理性方式追寻人的本性,其实是被理性所蒙蔽,况且修养心性不需要找到人的本性后才去做。

他也因此死心塌地地放弃过去所追逐的名利,认为自己比别人更没有冲突、矛盾与利益的纠葛。虽然所有宗教都要求信徒勿贪、勿嗔、勿疑,唯有法轮功真正的要求学员执行,而且让学员有执行的强大压力。学了法轮功之后,他就把外丹功丢掉了,因为每天练法轮功法就得花去一个小时,实在没时间再练其他的功夫;况且他认为也没有必要再练其他的法门。

马凯最初是抱着挑剔之心,为吴惠林监定李洪志写的《转法轮》是否为正法,刚开始只觉得法轮功是大陆传进来的养身功夫。而且,在此之前吴惠林也拿相同的一本书,给院里另一位钻研佛学的同事监定,那位同事认为法轮功不是真正的佛法。

没想到马凯才看了第一遍,就认定它为正法,还解答了放在心中长达三十年的疑惑,就是「气与心性」的关系。马凯说,李老师的书中将中国炼丹之学讲得非常清楚,这一部分在中国经典里却是十分隐晦,一直被认为很玄,而且显得光怪陆离。

减少上电视 忙着回家打坐

过去这一年来的修持,马凯觉得自己变得不太喜欢热闹,也不太出锋头,上电视的时间减少了,因为下班就忙着回家打坐。虽然心态上有很大改变,不过他认为该说的还是会说,过去也是一样的原则,不过过去因为有着虚荣心与得失心,有些话出口以前会有所顾忌;现在去除虚荣心之后,反而没有顾忌。

虽然法轮功强调去执著心,对于修炼这件事却得执著,而且得在常人社会中修炼,透过不断的羞辱、打击与摩擦,来检验自己的执著心是否真的去除了。刚开始,马凯对两件事很不能接受,第一件是自己的命运事前都已经特别安排好了,一切都不是偶然或努力得到;第二件事人是不会生病,生病只是将过去的业力显现出来,所以不用治疗,也治不好,更不须吃药。反而得利用生病期间努力修持,消除自己的业力。所以这一年来,即使伤风感冒,马凯都没有吃药、看医生。

对他最大的刺激在于,过去长期研究大陆经济,发现社会主义信奉的唯物史观不但非常肤浅,更将中国传统思想与宗教摧毁殆尽,一旦共产主义屈服于资本主义后,没有规范、失掉道德的大陆人民会变成一群禽兽,原来他为此一直忧心忡忡,直到遇见法轮功,令他喜出望外,因为从纯粹中国传统文化取出精髓的法轮功可以弥补这些缝隙。

虽然有不少学员在心得交换时,非常喜欢炫耀练功时出现的特异能力,对马凯而言,对此他不愿强调,甚至认为不该说出来,只要触及所谓特异能力,就会遭到误解,重点应该集中在心性的修持与改变。

张清溪:不再管闲事,因为不一定管得对、管得好

台大经济系教授张清溪的改变最令人惊讶,不过,他只是觉得自己返璞归真、不再管闲事,因为「自己鸡婆的去管闲事,不一定管得对,也不一定管得好」,虽然他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很大的改变,但连与他同修法轮大法的马凯都认为,张清溪与吴惠林的转变令人吃惊,难以置信。因为他过去就曾目睹张清溪为了教育预算,在会议上对着官员激动地大声发言、还会拍桌子,现在却变得没有脾气了。

台大经济系的同事叶淑贞、刘莺钏、甚至张清溪的太太曹爱玲,都相继成为法轮功的成员,原始的出发点都跟身体不佳有关,因为自己的身体没有病痛,张清溪一直听不进去,他也有过「为什么要信你?」的怀疑,即使太太不断在耳边念,也亲眼见到自己的太太与女同事身体一百八十度的改善;但直到去年七月,卸下了经济系主任职务,张清溪才认真地开始学习法轮功,从参加九天课程,听课与学习五套气功功法入门。

起码可以做一个好人

尔后,听录音带、看书,张清溪说此「终究是一种缘分」,超乎科学的东西,谈人为何成人、人生是什么,以及一般的特异功能等内容,让他觉得很有道理。张清溪在全心投入修炼法轮功之前,曾经分析过利弊得失,最坏的情形了不起是丢掉工作,在以前从事社会运动时期,就已经承担过相同的风险,他觉得可以接受,况且修法轮功最不好的情形起码可以「做一个好人」,而且在常人社会修炼,更可让他立于不败之地。不用出家、没有宗教形式、不接触金钱与政治,深深打动他的修炼之心。

虽然许多学员在修炼初期有过程度不同、症状不同的生理反应,但这并没有发生在张清溪的身上,不过在几个星期之后,有一天走在路上,突然间觉得上半身不见了,过几天也经验到下半身不见了,他真正感受到「一身轻」的感觉。

一年的修炼经验,张清溪说自己的人生观与宇宙观起了改变。过去追求社会公平与正义,发展个人能力以带动社会进步。现在不再管闲事,因为不一定管得对,也不一定管得好,连李登辉总统也有掌握不了的东西。他甚至认为,过去一生研究的政策、理论都有可能是错误的。至于宇宙观,宇宙的天象变化非人可以左右,而人类的发展只是宇宙的一部分,管不了宇宙,又如何管得了人类。人类科学对宇宙的存在解释的能力也很有限。

叶淑贞是台大经济系第一位法轮功学员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变得消极,张清溪说其实也有积极的一面,他说,人的社会行为是根据伦理、重道德,而非法律。当个人道德提升社会就会变好,可能比较慢,却是根本之道,而且每个人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仍须努力以赴。在这段过程中,他感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

比起中国大陆有近一亿个法轮功学员的数字,一个系上有三位教授是法轮功学员实在微不足道。但叶淑贞、刘莺钏、张清溪这三位教授,不但同在台大经济系执教鞭,又都是全家人一起潜修,就格外令人好奇。而在三人之中,叶淑贞又最为特别,因为她不但是台大经济系成为法轮功学员的第一人,还把法轮大法推介予刘莺钏、张清溪的太太,甚至更热心地把自家供做九天集体学法炼功班、集体读法的场地。

为什么从没有宗教信仰的叶淑贞,会坚定修炼法轮大法?而曾经百病缠身、一直怕麻烦事的叶淑贞,又为什么会愿意弘法?

初次看到叶淑贞的人,一定会被她骨瘦如柴的身形给吓一跳,叶淑贞笑着说:「常有人开玩笑,说我这样的身材会破坏别人对法轮大法的印象。以前我会很在意,现在我都放下了,每天都过得轻松自在,反而不太有人会这么说我了。」在访谈过程中,叶淑贞始终精神奕奕,一点儿看不出她为了赶稿已经熬了三天三夜。在三年前,叶淑贞还是一位没有宗教信仰的经济学者,虽然自小就为了求身体好而常被母亲带往四处求神拜佛,但有神无神,叶淑贞始终都是与己无关的态度。

可是三十多年来,深受头痛、黏连和糖尿病之苦的叶淑贞,在民国八十年取得博士学位回国时,几乎病得奄奄一息,日子过得非常痛苦和辛苦,要靠学习气功来改善身体上的问题,只是对叶淑贞来说,改善有限,花钱无限。

一位老友对我说:「你有救了!」

八十五年,叶淑贞的一位忘年之交打电话来关心叶淑贞的状况,当时每天要注射两次胰岛素的叶淑贞因觉没希望而在电话那头哭了出来,结果这位朋友对叶淑贞说:「你有救了!」这位刚在中国大陆参加完法轮功法会的朋友,让叶淑贞与法轮功有了第一次的接触。而就在这一年的十一月,台湾的法轮功学员在师大综合体育馆举办心得会,好奇前往参加的叶淑贞发现,这个可以改变心性、身体又不用花钱的法门很不一样。而叶淑贞又最喜欢自修,所以就马上到观音学会买回《转法轮》和炼功的录影带,结果叶淑贞在两周内就学会全部的练功功法,但看《转法轮》的进度却停滞不前。

「当时我是用做研究的精神去推论,当然会看不通。」叶淑贞又是一阵好笑地说。虽然书没看通,但大法的治病奇效却开始在叶淑贞身上体现,困扰叶淑贞的头痛、胃痛、失眠、黏连,甚至是糖尿病都未再出现。就在同时,叶淑贞也开始重新看《转法轮》,读完第一遍时,叶淑贞就相信了八成,因为李洪志的法理不但合乎逻辑且一致性高,还可以自修而得法,又不求名不求利,所以不怕会上当;在读到第二遍时,叶淑贞居然感动地落泪,「我已经完全相信这个法理了。」叶淑贞说。

当叶淑贞的心性、身体都出现明显改变后,她的家人、同事和朋友也都察觉到了,而叶淑贞也很想将这个强调「真善忍」的正法与他们分享,但叶淑贞却没有任何直接的行动,她说:「引导才是我弘法的方式。」而这个方式,让叶淑贞的先生和女儿也成为学员。

到了九七年七月,对法理又有近一步了解而身体改善许多的叶淑贞,写了一份修炼法轮大法的心得报告,然后放在几位平日就很关心她的教授信箱里。结果很快就看完《转法轮》的刘莺钏就来找叶淑贞,问她:「书中有提到练功的书,为什么不给我?」于是叶淑贞给了刘莺钏另一本书和录影带,结果刘莺钏只花了一天,就学完五套功法,「刘老师的悟性比我高,不像我先练功才修法,走了好多的冤枉路。」叶淑贞说。

自修炼以来,叶淑贞的工作态度变得顺其自然,存物存财之心全然舍去,与他人的互动关系更为坦然和善,身体百病一扫而空,她认真地说:「大法使我下滑的生命转而向上走,使枯萎的人生转而欣欣向荣。」现在,叶淑贞再忙,每天至少花两小时读法、两小时练功。

在国立台湾大学任教,身为知识分子的叶淑贞再次强调,她之所以接受并坚信法轮大法,是经过理性思辨后所做的抉择。希望大家能从她对法理认识与身心的转变了解,法轮大法不但不是邪魔外道,反而还能对社会文明起很大的促进作用。

刘莺钏、吴惠林 是夫妻也是同修

「第一次看《转法轮》,觉得它比武侠小说还好看,所以我花了十个小时一口气看完。」神清气爽的刘莺钏如是说。事实上,台大经济系教授刘莺钏不只是人神清气爽,连她的研究室也很清爽,这与她先生吴惠林在中华经济研究院的办公室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不过,一谈起改变她身心的法轮大法时,刘莺钏变得认真且严肃起来:「刚开始了解法轮功时,虽然好奇但也和叶淑贞老师一样,是抱着做研究的态度。如今,经过两年的修炼,不但心性有所提升,连之前大医生都医不好的过敏、湿疹、肌腱炎,都离我而去,此刻的心情,除了感恩,还有难得的平静。」

对像刘莺钏这样的经济学者而言,凡事讲究实务和证据,这种理性态度,已经成为她看待事物的反射动作,研究工作如此,面对法轮功时亦是如此。在刘莺钏修炼大法之初,刘莺钏的先生,同时也是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的吴惠林,虽不置可否,但却也发现太太这次练的功法以及练过之后的身体,的确不太一样。于是一年半前,吴惠林也开始修炼起法轮功,如今家中三人,夫妻两个学经济的,一个学理工的儿子,三个讲究实证科学的人,都在理性中接受了法轮功。

刘莺钏认为,能一家人一起修炼是非常好的事。因为大法要求修炼人要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相当重视心性的修持,不像一般人所认为,只是练一些外功;修炼的人是以一颗无为的心,但不是什么事都不做,反而还要求大家要克尽本分,将原本的工作做好,因为这是做一个好人的基本条件,在这基础之上,再努力达到好人中的好人境界。

至于对于社会乱象,站在一个专业学者的立场,刘莺钏还是会去陈述事实,但会避免情绪性的字眼。对社会赋予学者主持正义、监督政策的角色期许,成为法轮功学员的刘莺钏会不会太独善其身?刘莺钏淡淡地笑说:「每个人对名利的看法不同,就是有人会放不下这些东西,所以不用担心所有的人都会来修,最后没有伸张正义的人!」

刘莺钏现在每天都起个大早,和丈夫、儿子一起到大安森林公园练功,还会定期参加九天一期的集体学法练功班,加上平时忙碌的研究、教学工作,对于时间的分配,就像她所说:「愈忙愈做得到事。」

哪来这么多时间修炼?

每天早上五点半,吴惠林和太太、儿子都会到大安森林公园,和大家一起修炼法轮功,一直到七点半,再带着一颗平静的心,到位于长兴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做研究工作。

吴惠林认为自己修习法轮功的缘由,就像其他成员一样,都是基于一种缘分。去年春节前夕,修炼已经半年的妻子对着他和儿子说:「反正在家里也是闲着,何不跟我一起来练法轮功。」于是当初对法轮功仍半信半疑的吴惠林,便跟着妻子一起修炼。从此,法轮功的修炼就成一家三口共同的生活重心。

一年半的修炼,对吴惠林而言,刚开始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并不是很投入。吴惠林表示,法轮功的修炼,除了每天早上两个小时的功法外,还要配合两个小时的念书(《转法轮》),换言之,一天最少要有四个小时花在修炼上。对研究工作沉重与稿约不断的吴惠林来说,简直不可能有时间修炼。

但奇妙的是,练了法轮功之后,这些时间竟然都让他「生」出来了,吴惠林得意的表示,修炼法轮功之后发现,很多零碎的时间其实都可以拿来利用,像吃完午饭后的时间,下班回家后的晚上时间,都可以利用来看书。再者,以前去朋友家串门子、或和妻子去看电影,都自然而然地不想去做,时间也就用来看书或练功,心情也平静了许多。

平静的心,使吴惠林在观察社会时,非但不是冷漠,反而更能清楚看到问题的症结。以前,吴惠林一看到社会上有不公不义之事,隔天报纸上的民意论坛或意见广场一定会见到他愤恨不平的笔伐,然后邀稿就马上跟着来。有人曾私下替吴惠林算过,他一年所写的稿量多达十二万字之多。但近来,吴惠林的「诤文」明显的减少,上电视的次数更少。吴惠林说,修法之后学会要更全面地看待问题,态度不同,角度也变广了,但不是所谓的消极或是独善其身。

一家人同修助力更大

「法轮功强调要做好人中的好人。好人,只是基本要求,也就是做好平常应该要做的工作,或家庭里的角色,像我就要做好一个丈夫、父亲、研究员的角色,这是一种入世的关怀,如果基本的都做不好了,更遑论要做好人中的好人。」吴惠林说。

法轮功的修炼,原来也有见贤思齐的效果,吴惠林认为儿子是他修炼过程中一面很好的镜子。每当他看到儿子会有意无意拿着《转法轮》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觉得自己不用功都不行,所以家人同修是一种助力,激发自己要更用功。

吴惠林强调,法轮功在传功时讲缘分,不强迫。完全不像外界所想般有组织、有目的。而很多修炼法轮功的人,就像吴惠林一样,一开始抱有去病强身的念头。但修炼法轮功,不能抱着治病的心,一旦你有所求,反而得不到,因为修炼的过程中,你都把病放在心里了,怎么可能去除得了?无求而自得,才是修炼的健康心态。

既然有这么好的功法,是否会想要介绍给朋友?吴惠林说:「还是那句老话,这是一种缘分,强迫不来的,就好像自己修炼功法时的心情,无求而自得,如果你拘泥在要对方接受的心,反而一无所得!传功时如此,自修时亦是如此。」吴惠林的修行果然颇有心得。(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