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鋒: 二○○○年,文革後中國人權最糟的一年
 
2000年12月18日發表
 
【人民報訊】博訊18日消息,十二月十日是聯合國規定的世界人權日,臺灣朝野舉辦了好些活動,包括特赦宗教犯,以及勞工組織的抗爭遊行。香港是「一國兩制」,官是「一國」,聽命於北京,所以沒有組織活動;民是「兩制」,有三十個香港和亞太區民間團體舉行慶祝活動。但是號稱當前處在人權最好狀況的中國大陸,官方卻是悶聲不響,沒有舉行任何紀念或慶祝活動,不但如此,還對民間的活動進行暴力鎮壓。

  世界人權日國際聚焦北京

  這一天,有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廣場,抗議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當然,他們被公安人員踢倒以後再被帶走。由於這一天是世界人權日,北京的一言一行受到全世界的關注,因此這天在光天化日下的暴力行爲已經儘量剋制,但是那些被帶走的學員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肯定會受到拳腳交加的「補課」。第二天晚上,曾在今年六月被北京清河看守所毆打致全身癱瘓的北京工商大學講師趙昕不治身亡,使一年多來被中共迫害至死的法輪功學員達到八十五人。這是中共在簽署了聯合國人權公約以後所欠下的新血債。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在今年五月發表的評估報告,指出今年中國大陸的宗教信仰自由是大退步的一年,是文革結束後惡化狀況最嚴重的一年。而半年後的評估報告顯示,情況仍沒有任何起色。

  最新一期的《梵蒂岡內幕》也表示,北京同教廷之間進入了一個最寒冷的冬天。的確,最近北京加強對地下教會的鎮壓,河南、福建等地都有大批地下教會成員被捕,有的被虐待致死。

  對少數民族的分離主義運動的鎮壓也絕不手軟,除了對西藏達賴喇嘛的自治要求冷嘲熱諷大潑冷水外,更是加緊對新疆維吾爾族的迫害,使彼此關係更加緊張,並且引起外界的關注。

  對民運人士的迫害更是家常便飯,例如因爲組建中國民主黨而被關押了一年半的王澤臣,這位當年因爲反「四人幫」而被北京當局判處死刑的英雄,再次被中共判處六年徒刑。

  對臺灣,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不久前再度發出戰爭恐嚇,揚言五年內要在臺灣海峽打一仗。這種好戰作風當然也同人權精神大相逕庭。

  除了上述的昭彰劣跡外,中共官僚的草菅人命也令人髮指。例如今年十二月一日廣東東莞厚街鎮的塌樓慘劇,當局爲了「減少」死亡人數,不但虛報已經查出的死亡人數,更是早早結束援救行動,免得搜索出更多的死傷者,還因此粗暴對待聞訊趕來採訪的記者。雖然中共中紀委、監察部立即派人來調查,竟然連這樣簡單事件中的基本死亡人數還幾度閃爍其詞,不願直接公佈。而類似的豆腐渣工程或違規工程的死傷狀況比比皆是,但因爲其中不少是外來民工,沒有遺屬來索賠,死了也就死了,甚至連家屬也沒有通知而「人間蒸發」。

  救災草收場官僚草菅人命

  礦場的工傷事故也沒有改善,尤以煤礦爲甚。最近幾天,山西天龍煤礦瓦斯爆炸就死了四十五人;廣西百色村民非法開採金礦,官府沒有有效制止,導致二十三人被活埋,其中十人已證實死亡。

  非法販賣人體器官,因爲有官方的參與而無法制止,最近更發生一位因爲煤氣中毒致死的七歲男童,在父母不知情的情況下眼角膜在殯儀館中被人偷走的怪事。

  下崗工人缺乏社會保障,農民被貪官污吏漢箸暴斂,這些社會的底層人物在走投無路下,有的只能以自殺和引爆炸彈等表示抗議、和發泄對社會的不滿,但也給他人造成傷害。

  簽署備忘錄聯合國被玩弄

  這些迫害人權、違反人權的情況,都是同北京官方的態度有關,上樑不正下樑歪。所以西方國家屢屢要向北京施加壓力,例如美國維吉尼亞州衆議員伍爾夫最近在衆議院發言時就指出北京在獲得美國所給予的永久性正常貿易伙伴關係(PNTR)後仍然繼續侵犯人權,因而呼籲同僚共同譴責。但是北京對此不以爲然,要美國停止批評中共的人權紀錄,他們才願意進行人權對話。然而批評不也是對話的一種嗎?難道讚揚才是對話?在北京這種無理要求下,對北京採取綏靖政策的克林頓政府已經無心戀戰而推給下一任政府了。可是英國和美國的一些議員也有他們的辦法,那就是提名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競逐明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當然又換來北京的歇斯底里謾罵。

  而另一方面,北京在十一月二十日剛同聯合國人權專員羅賓遜夫人簽署所謂人權技術合作的諒解備忘錄,大概就是要聯合國諒解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爲,乃至同它合作。北京把聯合國同美國玩弄在掌心裏,整個世界對此竟也無可奈何,看看美國新政府有何辦法;當然最關鍵的還是中共治下的中國人民如何來爭取自己的人權了。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氣:12,817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