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無道伐有道-第三部(1)共產大廈傾 中共秋風瑟
 
春秋筆
 
2000-12-17
 
【人民報訊】但是,古今中外無論是誰,逆歷史潮流而動,焉能得逞?眾所周知,自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以來,沸沸揚揚了大半個世紀,熱熱鬧鬧了小半個地球的共產主義,以及用疊疊白骨堆成的共產帝國大廈,如冰山瓦解,一朝傾覆.共產主義陣營一方,因蘇聯東歐風雲變色,一夜之間坍塌了大半個天.前東德政權效法秦始皇嘔心嚦血在東柏林精心圈建的現代長城,像紙紮的一樣在走親訪友的一陣春風中灰飛煙滅,柏林牆成了現代專制獨裁者遺笑千古的笑柄.

馬列主義這個%%$幽靈%%$,徘徊於人世間一個多世紀,恰恰被資本主義的長足發展證實該理論很值得推敲推敲;而被列寧毛澤東在實踐中創造性發展了的%%$階級斗爭理論%%$和%%$無產階級專政學說%%$,則造成了數以千萬計生命的死亡,造成了20世紀全球規模的史無前例的難民大逃亡,現今可以蓋棺論定為天字第一號的歪理邪說,注定要被送進歷史博物館去了.

而中共政權,說得好聽一點,是碩果尚存;說得不好聽一點,則成了一個覆巢之卵.正是: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當是時實用主義大師鄧小平無力補天,只能掛羊頭賣狗肉,%%$改革開放%%$,%%$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他憂心如焚地說:"不改革,死路一條".說穿了,其實就是攪一個封建專制政體加資本主義經濟的畸形復合體,一個歷史大潮沖激下迫不得已的變種和怪胎.

半死不活萎靡不振了數十年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被忍痛割愛,資本主義經濟再次有機會顯示她的生命力,中國經濟開始起飛,但是已經比亞洲四小龍整整落後了三十年,而數代中國人的青春與生命不幸成為一場烏托邦社會大實驗的試驗品和陪葬.連被改造了的資本家也被重造出來,因為終於明白了:原來中國社會少不了資本家,少了就玩不轉.但是,名稱頭銜得改改,美其名曰:%%$企業家%%$,以免人們記憶猶新.

儘管江澤民以世界多樣性為理由,企圖說服國際社會接納這個畸形胎兒.其實問題並不在於人家是不是認同接納他那個寶貝,問題在於:上層建築必須適應經濟基礎,這個畸形胎兒自身能否成活,無論在理論上實踐上問題多多.單是在上層建築不可救藥的貪腐癌變,就足以在那一天早晨要了這個胎兒的小命.

在這個風雨飄搖的歷史大背景下,中共政權多需要推出一位具有遠見卓識和魅力非凡的中興之主,順應歷史潮流,變革圖存,重開中華歷史新的一頁,也算是將功補過,對歷史對人民有個像樣的交代,為中共政權的存亡續斷找到新的合法性.蔣經國先生就是這樣做的,他深知一黨專權難以吐故納新,難以遏阻癌症的發生髮展.況且國民黨老本也快吃光了,再攪一黨專權等於在火山口上討生活.在新的歷史條件下,他果敢地跨出了從專制走向民主的歷史性的一步,為國家製度的長治久安,為國民黨的永續發展奠定了基礎,而他的名字已經因此名標青史.(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