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正毀滅著現代中國明星
 
2000-12-16
 
【人民報訊】秋冬之交,一則《被疑服用毒品,瞿穎泡吧遭公安突檢》的黑色新聞在因特網和報紙上廣為傳播;在此前後,曾因吸毒而沉寂多年的青年演員賈宏聲復出和北京又有兩名影視明星聚眾吸毒被強制戒毒的消息亦引起人們的關注。這樣,繼3年前歌星羅琦在南京犯毒癮被傳媒曝光之後,明星吸毒這一併不輕鬆的話題再度浮出水面。

  瞿穎:誰說我吸毒了?

有關瞿穎被疑吸毒的新聞先是稱她在上海拍電視劇《霹靂嬌娃》時突然失蹤,隨後便傳出11月9日晚她在北京的酒吧遭公安人員突擊檢查時,在場一些藝人涉嫌服用搖頭丸而被捕,其中就有瞿穎。

事情真相如何?記者於11月20日撥通了瞿穎的手機。在電話裡,瞿穎說:「我(本月)25號就要來南京,上電視直播現場,大家一看就知道我現在的情況了。這種無聊的問題我沒有時間去回應。」記者問事情的經過,瞿穎說「首都治安比較嚴格,對從外地到北京的人作例行公事的檢查,公安問了一下情況就沒事了」。

至於「拍戲失蹤」,瞿穎的說法是因為患了膽囊炎,因此請假一星期回北京休養,請假是得到了制片方同意的。但當她假期回去後,發現制片方已找了個替身在拍,不需要她回去了,對此她很不滿意。「記者們問我吸毒是怎麼回事,我也感到奇怪。好像最早是香港一家報紙登的。」「為什麼偏偏說你吸毒?」「我也不知道,我又不是大紅大紫的那種。反正,對把我說得慘不忍睹的傳聞,我是不去理它的。」

  明星吸毒,公開的秘密?

日前,記者從北京同行那裏獲悉一個驚人的消息:兩位炙手可熱的影視紅星和一位體育明星因聚眾吸毒,被公安部門強制收審。據傳一些大城市已經出現了專供演藝圈中的隱君子「過癮」的地下俱樂部。在一些地下俱樂部,明星吸毒已經是個公開的秘密。

一位與演藝圈人士過從甚密的人士告訴記者,你看有的歌星在舞臺上唱啊蹦的,精氣神十足,其實,他(她)在上臺前都要偷偷地吸一口「白面」(海
洛因)。

  賈宏聲:昨天不堪回首

蕭瑟秋風中,青年導演張揚的新作《昨天》悄然開機。這是一部寫實風格的故事片,賈宏聲自己演自己。故事情節是:賈宏聲本是一個年輕優秀的演員,從1987年到1993年,他主演了《夏日的期待》、《銀蛇謀殺案》、《黑火》、《黑雪》、《北京你早》、《陜北大嫂》、《週末情人》等影片。這期間,他接觸並瘋狂喜愛上了搖滾樂,視BEATLES的約翰·列農為精神之父,但同樣是這段時間,他也接觸了大麻和軟性毒品。從此,他不再接戲,性格也變得偏執、歇斯底里,與他人格格不入。遠在東北四平老家的父母提前退休,把整個家搬到北京來照顧兒子。隨後的一切就像一場戰爭,讓一個人放棄毒品是可想而知的艱難……

日前,記者打電話到北京賈宏聲家,想了解賈宏聲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賈母告訴記者,今年33歲的兒子拍完戲後,這會兒回東北老家的親戚處休假去了。說起往事,賈母說,當年賈宏聲是拍戲時需要這個東西(指大麻),用多了些,上了癮。「好在他的單位中央實驗話劇院了解他,關心他;好多朋友愛護他,家裡人體貼他,他痛苦了一個時期,沒吃一片藥,沒去戒毒所,就把大麻給斷了。畢竟,大麻和『白面』是有區別的,沒那麼厲害。」「賈宏聲現在完全脫離毒品了嗎?」記者問。「完全身心正常了,已經四五年了。這些年來,有關他的傳聞還是不少,有的說他離婚了,他沒結婚哪離的婚,有的說他瘋了,有的說他銷聲匿跡了,都不是那麼回事。」賈母說到這有些激動。記者換了個話題:「他敢於站出來演吸毒那段經歷,還是蠻勇敢的。」賈母說「那段災難過去了,通過這個電影證實一下他現在的情況」。賈母有一兒一女,讓她寬慰的是,兒子挺過來了,單位對兒子也不錯,前些日子在北京近郊昌平縣給兒子分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現在房子正在裝修。

賈宏聲坦率地承認:「我希望通過這部電影把這段真實的人生過程明明白白地告訴大家,與其讓大家把小道消息添枝加葉地傳,還不如如實展示自己的內心世界。」大麻之類的東西真像傳說的那樣神乎其神、對激發藝術靈感有特別的功效嗎?賈宏聲以他過來人的體驗說:「藥物對我演戲的作用只在於它使我心裡特別安靜。但是它對我的神經刺激特別大,後來也給我演戲帶來了很多負面的作用。」

  明星為何要吸毒?

賈宏聲是幸運的,他最終從毒品的廢墟裡站起來了。而有些明星就沒有這樣的幸運了。當年那個甩甩秀髮,以寬而高的音調高歌一曲《選擇堅強》的羅琦如今從歌壇銷聲匿跡了!羅琦原是指南針樂隊的主唱,被譽為「歌唱天才」。1994年,羅琦因為吸毒退出了樂隊,這無疑是她自毀前程。1997年春,羅琦在南京打出租車時四處尋找毒品被傳媒曝光。從此,歌壇上一顆流星隕落了。大約在羅琦出事的同期,容貌俏麗、只有20來歲的朱潔,在一部電影中擔當主演而在演藝圈嶄露頭角。可惜沒過多久,朱潔就染上了海洛因,吸食過量而死。

《每日新報》的石宇在《明星為何要吸毒》一文中認為:商業包裝出來的「明星」顯然會有很多的商業元素在裡面,素質低、修養差成了很多明星的通病。暴富起來的一些明星首先在價值觀上產生了偏差,容易受到所謂「毒品文化」的吸引和誘惑,「值錢的東西必然是好東西」,吸毒在他們看來就成了一種時髦的消費,一種身分的象徵,一種地位的體現。還有的明星之所以與毒品交上「朋友」,則是緣於成名後的精神空虛感,對前途的焦慮感、純真的失落感、人際關係的複雜感,都使他們希冀獲得一種解脫。於是,他們在吞雲吐霧之間麻醉自己,化解煩惱,結果卻是越陷越深,難以自拔。還有的明星對毒品抱有一種獵奇的心理,認為毒品具有神秘感,既然有錢就什麼都可以嘗試,毒品為什麼不可以嘗試呢?結果沒想到試一試便上了癮,再想戒毒,悔之晚矣。

幾年前,記者曾經在南京一家歌舞廳欣賞過羅琦的演唱。她激情澎湃又有些無助地唱道:「我找不到天堂,腳下是遠方。」根據後來的報導,那時,羅琦已經染上了毒癮。之後,她試圖「選擇堅強」,可惜,毒品對人的生理和意志的摧殘太厲害了,這歌成了她藝術的絕唱。

那些誤入歧途的羅琦們或是躍躍欲試的準羅琦們,你們要警惕啊!

(摘自木子網)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