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性的呼唤:释放我的亲人----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第三届年会花絮
 
晋砚
 
2000-12-15
 
【人民报讯】此次大会的一个新的内容,是安排系狱的政治犯介绍她们亲属的情况。最先上台讲话的是民联阵-自民党主席王策博士的妻子唐绚中。王策因为回国上书要求政治改革,被判刑四年,已经坐牢两年。在这两年中,原来是不闻政治的唐绚中,以其坚韧不拔的毅力,为丈夫的获释奔波,不仅将家中的积蓄用光,也失去了固定的工作。但祸不单行,九月,她在一场车祸中受伤,卧床达一个多月之久。至今,她那俊秀而苍白的脸上,还流露出痛楚。她的到来,受到与会朋友特别的欢迎。

  唐女士说,王策入狱后,各地的朋友为呼吁释放他,已经征集了一万多签名。西班牙总统在访问中国时,专门与朱熔基谈到了王策的案子,朱也亲自做了记录。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还多次传话给我,要我在“国庆酒会”等场合不要到门口示威,王策也会释放回来。今年春节时节,她因为到使馆举行的联欢会上呼吁释放王策,被保安人员推倒在地,在场的记者刚好将这场景摄入镜头,在西班牙大报上刊发出来,使中共感到难堪至极。

  同时,使馆的人员还说,王策要在狱中有所悔改的表示,才能获释。为了给使馆一点面子,她今年没有去使馆的酒会示威。但王策的政治理念,不会动摇和改变。她提到王策无法寄信给她,她也不能前去探望,只有王策的姐姐可以探监。此刻,唐女士凄然泪下。

  当丹麦的廖新军将联席会议的几个朋友的捐款交给唐女士时,一个感人的场面出现了:台下的听众纷纷站立起来,排成一队,走向前来捐款。

  接著,是王万星的女儿王美茜介绍情况,她今年只有十八岁,在德国读书,是与会者中年龄最小的一个。王万星是一个老异议人士,1992年6 月3 日,他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为“六四事件”平反的横幅,立即被警察拘留、审查,并被关押在中国北京公安局主办的北京安康精神病医院,至今已8 个年头。但中国政府和医院当局,根本无法出示一个王万星患有精神病的诊断书。王美茜的母亲和很多国际人权组织均向中国方面索要过王万星的诊断书,都被中国政府拒绝。在前苏联,有不少政治犯被关押在精神病院中,折磨致死。在中国,王万星正在遭受同样的命运。这是一种没有刑期的徒刑。

  1999年下半年,王万星被保释出来。他对警察说,他想召开一个记者会,将他的情况向外界说明。国际社会对他的遭遇很关心,所以,他想让外界了解他的真实情况。此后,他又被押送回安康精神病院,直到今天。从十岁起失去父爱的王美茜,回忆起往日与父亲在一起的情景,早已泣不成声。这曾经是一个幸福的家庭,但被中共当局硬给拆散了。王万星的太太王军鹰女士,为了给女儿一个安稳的读书环境,举债将女儿送到德国读书。她的收入本来不高,全部用在女儿和被关押的丈夫身上。做一个政治犯的家属,特别是做中共政权下的政治犯家属,要经历多少的人间磨难啊。大家又纷纷解囊相助。《北京之春》杂志社的经理薛伟,当场绊示:要以杂志社的名义给王美茜捐助1000美金。

  “亲情不能折”

  王美茜的一席话,激起了黄慈萍对不久前过世的慈父的无限怀念。她曾经担任过全美学自联的主席,十多年来一直默默地为民运操劳,在此次大会上也负责给大家安排住处。在她父亲病危和过世的时候,她作为一个自小深受父亲疼爱的女儿,很想能见上父亲最后一面,或者能给父亲送终。但是,她被中共当局以铁门无情地档在外面。暴政可以践踏亲情,但不能屈服人心。苍天有眼,必将惩罚这些毫无人性的东西!会场上的一些女士,早已经泪流满面。就是那些有泪不轻弹的刚硬男儿,也让不断涌出的泪水随脸流淌。来自丹麦的廖新军先生,其父亲原来是中共县委书记,有二十多年的右派的痛苦生涯。廖新军就是在劳改农场度过那每个人均倍感宝贵的童年时代。他的父亲也刚刚故去。中共使用各种手段,不让他回国与父亲告别。父亲死后,中共使馆的人员要求他写一份保证书,才能归国奔丧。廖新军愤然拒绝了。有骨气的人,不会接受这一毫无人性的耻辱。

  说到此刻,冯国将老先生突然站立起来高呼:“打倒中共暴政”!全场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回应。

  二十多年来投身民运的薛伟先生,出生在一个被中共打成“黑五类”的家庭中。他近二十年不能探望自己的母亲,而母亲一直是他最重要的亲人。母亲过世后,他让人将母亲的骨灰带到泰国。在一个星期里,他天天背负母亲的骨灰盒,不断告诉母亲,他来到了什么地方。他说:我的肩上从此有两个十字架,一个是民运的十字架,一个是母亲的十字架。在中共的暴政没有结束前,我不会停止战斗。

  古代贤人孟子说过,大丈夫的标准为“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但是,在对于中共独裁政权的反对派人士来说,还要做到“亲情不能折”,才能保持人格的完整。江泽民集团,难道你们不是自己的父母生养的吗?

  主持会议的蔡崇国提议,要将这些材料整理出来,寄给国际人权组织和各国政府,向中共当局施加压力,迫使其同意流亡异议人士回国探望病重亲属和奔丧。中共或许可以拒绝异议人士回国,但他们能公开地拒绝人们回国与父母的临终告别吗?
 
  法轮功:善对恶的抗争

  从去年开始,每当中共的领导人到某一个西方国家出访,在抗议的队伍中除了民运人士、流亡藏人、外国人权团体之外,有了一支新的队伍:法轮功。

  特别是今年在纽约抗议江泽民来访的时候,法轮功以整齐的队伍而最引人注目。

  这次联席会议的又一个突破是:请来了法轮功的朋友为大家介绍情况。德国法轮功的联络人周蕾小姐和施一兵先生,均亲身见过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也听过他的报告,并多次组织过在德国的请愿和抗议活动。他们的到来,受到与会者的热烈欢迎。

  周蕾小姐以低沉而感人的语调,为大家讲述了法轮功遭受的残酷迫害。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可谓是不择手段,令人发指。至今,已经有95个法轮功学员被活活打死。在东北,施暴者竟然将众多法轮功女学员的衣服剥光,投入男性刑事犯的监狱,让他们强暴。但是,法轮功的学员们,还是坚持在练功。每天,都有人到天安门广场静坐练功。已经有五万人被判处劳动教养,一万人没有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就被关进监狱。法轮功的力量在于信仰,而真正的信仰,是任何暴力无法战胜的。

  听众显然对法轮功特别有兴趣。有人问:听说法轮功奉行与民运人士不接触的政策,是否如此?周蕾的回答是:“我今天不就坐在大家之间了吗?”也有人提问:法轮功信奉佛教,在佛教中,也有反抗邪恶力量的说法,为什么法轮功不能以一种物质的手段,来推翻残暴的独裁者?周蕾说,真、善、忍,就是我们的力量。法轮功并非没有社会责任感。人,首先要独善其身,才能兼济天下。如果每个人均能按照真善忍的原则生活,世界上就不会有邪恶的力量。

  在历史上,和平的善的力量最终战胜暴戾的邪恶力量的例子,有很多。比如:基督教在最初的三个世纪中,遭受过十次大的迫害,成千上万的人被投入斗兽场让饥饿的猛兽撕裂吞食,或被浇上燃油,活活烧死。基督教默默地忍受了这些灾难。现在,基督教的教堂在各地耸立著,而罗马帝国却早已烟消云散。

  法轮功,将是江泽民的滑铁卢。
转自(大参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